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南京独立书店依托城市资源拓宽阅读边界

2019-11-29 09:1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进入年末,不时有书店传出即将撤店的消息。曾经作为实体书店成功经营的典范,台北诚品书店敦南店也于日前宣布,由于租约到期,将于2020年5月31日关闭。相比之下,南京却不断有书店新开,且都让人眼前一亮。南京的独立书店是不是“风景这边独好”?在残酷的竞争中,它们依托南京丰富的城市资源呈现出怎样的面貌?

书店有开有关是常态

每个城市都拥有颇具特色的书店,它们或地处喧嚣街市,或隐于山水城林之间,成为文化地标。 

但是,互联网的发展,让实体书店面临巨大挑战。进入年末,不断有实体书店传出即将关闭的消息:10月22日,单向街书店爱琴海店宣布撤店倒计时;11月4日,因库房要紧急搬迁,读库在网上向读者发出求救信息,希望能“把您的书房变为读库库房”;11月5日,老书虫北京三里屯店宣布关店。 

在南京,独立书店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包括在南京已有15年历史的尚文书坊。 

尚文书坊余浩介绍说,其开在南大附近的门面店已处于“搁置”状态,“此举是为了保持最低的运营成本,留下一个火种,以期等来新的转机。” 

尚文书坊一直以人文、社科、古籍、文艺类图书见长,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山西路长三角图书市场。 

余浩告诉记者,在实体书店中,经营文学、社科类的书店面临的压力更大,“因为畅销书少,流转率低。” 

无独有偶,据先锋书店永丰诗舍店长张金京透露,该店年底也面临续租危机,能不能续约,现在还不好说。张金京在先锋工作已有9年,其中有5年时间在永丰诗舍。他介绍说,他一个月只能休息三四天,即便这样满负荷工作,书店收入仍然不尽如人意。 

据了解,在最近一年,先锋书店旗下已先后关了两家分店。 

先锋书店一直是南京独立书店的标杆,其旗下的永丰诗舍依托风景优美的紫金山,让书香与山林间的宁静、阳光,甚至是鸟鸣相伴,极大丰富了读者的阅读体验。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书店除了兼有文化传播的功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还需要在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具有商业营利的功能。在他看来,和很多做生意的一样,书店每年有关的,也有新开的,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书店+”正成为新的业态模式

书店生存困难由来已久,电商、盗版和房租被认为是给书店带来巨大压力的三座大山。卖书利润率低,即使有咖啡饮品、文创等来支撑,也是不够的。 

不过,在与电子书、手机阅读等新型阅读方式的竞争下,很多实体书店在近年已探索出新的业态模式——书店+,即通过与休闲餐饮、讲座、文创、剧场等元素进行嫁接,使其成为既有颜值又可体验的复合型文化空间。 

一方面,极具生活美学的空间营造、充满文化内涵的文创产品,以及面对面的读书交流,使读者极大满足了对文化的追求和对阅读的渴望;另一方面,从销售情况来看,部分复合型书店已取得一定成绩,有数据表明,在文创文具产品销售在整体销售占比中,先锋书店已达到30%-50%。 

在这些探索中,南京不乏成功的经验。 

位于南大旁边的万象书坊,致力于媒体交互性形态创新,通过建立微信群等方式增加线上销售,另外,他们还做一些图书的衍生产品。 

即将亮相的可一书店仙林艺术中心,则以“图书+艺术+美学”为核心,致力于打造成文化社交+文人书房+城市客厅的复合型文化中心。 

此外,作为南京较早的一家大型书店,大众书局正试水租书借阅业务,目前也有不错的收益。 

与购物中心结合,一些书店日子也变得好过很多,实现双赢。一方面,书店得以降低租金,甚至大规模盈利,另一方面,对购物中心而言,书店体验性强,可以成为商场新的流量入口,而书店独有的文化属性,也可以提升购物中心的形象。 

世界最美书店G-TAKAYA在金鹰世界入驻,书店以创造都市人更加美好的精神生活为目标,引进200余家知名文具及文创类品牌,还有琳琅满目的厨具、小家电、科技产品、生活用品、绿植鲜花等,在百货商场里打造出的独特的文化与生活空间,给读者带来耳目一新的体验感。 

出于同样的经营理念,由于与售楼处结合,从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起步的象甲书店,目前已拥有三家分店。

打造与“文学之都”

相匹配的品牌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王林军认为,南京书店应该在差异化、个性化、文创化和文艺化中寻找新的生机。南京近期涌现出的诗歌书店、虫子书店、奇点书集等风格迥异的独立书店,也印证了他的观点。 

奇点书集汇集了书店、艺廊、美学生活馆、咖啡馆、设计师服装等多种业态为一体,其受众定位已不仅仅是爱书人士;位于玄武湖内的先锋虫子书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家以虫子为主题的书店,其目标人群则是对虫子没有距离感的孩子;依托老门东的创意氛围,作为一个展示和阅读的空间,“一间很小的书店”也迅速吸引了过路人的目光。 

二楼南书房被誉为“南京首个24小时阅读空间”,用创始人陈烨的话说,他们已变身为“文化服务运营商”,即立足其现有的品牌、团队、项目经验,以及成熟的管理系统,为基层政府、商场、景区提供文化服务。 

南京丰富的山水城林资源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也成为不少书店发展的助推器。先锋书店旗下有多家门店处于南京各大景区之内,一方面,书店成为景区的一部分,甚至因其品牌为景区招徕更多游客;另一方面,先锋书店的文创产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替和补充了旅游纪念商品的功能。 

基于此,“旅游+阅读”正成为各个景区公园建设的“发力点”之一。 

书店代表着一个城市的文化品牌形象,它不仅参与城市文化空间的建构,给都市人创造可供交往的公共空间,更是一个城市的文化样本,承载着一座城市的文化脉络和城市记忆。 

随着南京成为世界“文学之都”,阅读正在反哺和改变这座城市。 

“书店被人们看作城市的文化标记,视为精神依托的港湾,开书店的人必须坚守这一点。”余浩说,“实体书店可以让读者的阅读视野变得宽泛而广阔,我们还是想提供给读者有营养的书。” 

书店未来会是一种什么格局?张金京希望,“达到人文传播和生存盈利的平衡点。” 

“先锋完全得益于南京这座城市的滋养。”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期待通过各种活动打造和南京这座城市相匹配的“先锋书店”形象,比如,11月29日举行的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南京站,就将有来自加拿大、美国、爱沙尼亚、阿根廷等国家的诗人出席。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