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叶兆言携《南京传》做客南京晓书馆——透过南京之窗,展示中国沧桑

2019-11-29 07:0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叶兆言(中)和南大教授杜骏飞(右)、主持人吴晓平做客南京晓书馆。本报记者 邢虹摄

秦淮河畔、明城墙下,《南京传》南京首发。昨天下午,南京晓书馆迎来开馆以来的首场伴读分享会,叶兆言携《南京传》来到这里,与南京大学教授、诗人杜骏飞,《听我韶韶》主持人吴晓平进行阅读与对谈。 

“写一本以南京为基点的中国史”

《艳歌》《夜泊秦淮》《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影》《花煞》《流浪之夜》《旧影秦淮》……在叶兆言笔下,总能看到南京的踪迹、南京的影子。他也是很多读者心目中,最适合书写南京的作家。 

对叶兆言来说,南京这座城市,就是“我坐的这张板凳”。“我跟你说话,总得坐在一个地方,或者站在一个地方跟你说话,我不可能悬浮在空中跟你说话,南京就是我站着的这块地、我坐的这张椅子。我为什么写南京?不是因为它有多好、多美、多有诗意,它在城市排行榜上排第几,我觉得这个就没意思了,就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南京人为南京立传,这次的《南京传》洋洋洒洒20余万字,纵跨千余年,从公元211年到1949年,是为城市立传,更是给历史加注。“我其实在写一本以南京为基点的中国史。我写过很多与南京有关的文字,觉得自己不会再写,不可能再写。直到找到一个新的角度,把南京作为一个窗口,通过这扇窗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别样的中国历史,就是因为它全新,它和以往完全不一样,我就有写作热情,我也愿意写。”

在叶兆言看来,中国只有两座城市适合书写历史,北京和南京。“南京是一个包含了无数盛衰兴亡的地方,如果要写出整个中国的沧桑,南京甚至比北京更合适。至于西安、洛阳等其他城市,更适合写断代史。”

“希望读者触摸到历史的温度”

《南京传》从三国时代开始写起,因为叶兆言觉得,南京的城市历史,应该从三国时代的东吴开始。“谈一个地方历史,没必要从最原始说起。赤壁大战前,吴国的首都在镇江,赤壁大战后,孙权胜了曹操,这时候的战略决策就是向西走,所以选择了南京。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个城市的记录才算有点靠谱。在此之前,当然也有文字记录,也有各式各样考古发现,然而更多的还是传说。说起来好像寻根求源,好像来头也不算小,其实都是七零八碎的东拼西凑。” 

“文史不分家”是中国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传统之一。叶兆言秉承这个传统写《南京传》,严格遵循非虚构原则,“绝对没有小说细节,不会编一个故事,或者出现历史上没有的事。我就是非常严肃。”他对历史的热爱从小就开始了,“这个跟家庭教育有关系,因为我们家一致认为文史不分家。以前很多老先生既可以是历史系教授,也可以是文学系教授。你很难说司马迁的《史记》只是一本历史书,它显然还是一本文学书。这种观念对我影响特别深,我对历史非常感兴趣。” 

尽管《南京传》获得了很多赞誉,但叶兆言说这是一本普通“读物”,“我也不觉得这本书读了以后有什么了不起,更说不上提高大家的文化。我觉得能够有这样一种触摸的感觉,能够感觉到历史的温度就可以了。” 

“写作是最好的学习和思考”

写《南京传》时,叶兆言刚刚完成一部长篇小说,觉得自己进入了“真空期”。作为一个习惯天天写作的人,他很想再写一部长篇,又觉得不太合适。译林出版社的负责人给了他一本当时非常流行的《伦敦传》,希望他能写一本这样的书。“我开玩笑说如果我写《南京传》,一定不会比《伦敦传》差。”叶兆言的戏言成了现实。

“没想到创作状态那么好,有段时间,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结束时天旋地转,仿佛云里雾里。真是疯狂,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上岁数的老同志,能够这样,实在太美妙了。”年过六旬热爱写作的叶兆言回想起《南京传》的创作过程,仍很兴奋。

《南京传》的写作对叶兆言来说特别新鲜——他选择在网络连载。连载一段时间后,点击率很不错。他对苏童说:“我现在是网络作家了。”作为老牌传统作家,他对这次体验表示满意,“能看到读者的评论,和他们互动,整个写作过程蛮愉快的。” 

“温故而知新,写作是最好的学习和思考。”叶兆言说,《南京传》时间截至1949年,以后的南京历史,应该是下一部书稿,这已经在计划中。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朱皓

周刊

2020年还剩4个多月,在上半年环境提升取得显著成效基础上,治污攻坚这场硬仗还要怎么打?南京再次拿出一系列实招、硬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