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20世纪中国画大家展亮相南博 走近国画大师重温传世经典

2019-11-27 10:2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图为傅抱石作品《虎踞龙盘今胜昔》。本报记者 冯芃摄

图为李可染作品《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本报记者 冯芃摄

11月26日,南京博物院年度大展“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在南博特展馆开展。此次展览集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徐悲鸿纪念馆等9家文博、美术机构之珍藏,为观众呈现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和李可染8位20世纪中国画大家的158件套经典力作,回眸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最高成就。展览将分两期展出,展期至2020年2月28日。

齐白石爱画不倒翁,幽默题诗讽“贼官” 

如果把20世纪中国画史视作一条银河,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和李可染这8位大师,无疑是银河中最闪亮的巨星。 

凡有华人处,皆知齐白石。8位“超级巨星”,以齐白石最为年长,这位“胸罗万象、造化在手”的世纪老人,是20世纪知名度最高的中国画家。提到白石老人的画,人们最为熟悉的题材往往是鱼、虾、蟹、蛙“四绝”。其实,齐白石的人物画之名,远早于他的花鸟画,他人生中第一张绘画作品,便是8岁时摹拓的雷公像,而“不倒翁”这一题材,更是其笔下的“明星产品”。 

齐白石一生画过很多幅不倒翁,每幅作品都以幽默与智慧赋予画面不同涵义,并附上一首妙趣横生的题画诗。 

此次展出的一件《不倒翁图》,收藏于中国美术馆,落款为“九十三岁白石”。画中的不倒翁通体遍黑、面部染赭、鼻梁与折扇留白,一幅京剧丑角的“贼官”模样。画上还题诗一首:“能供儿戏此翁乖,打倒休扶快起来。头上齐眉纱帽黑,虽无肝胆有官阶。”漫画式的手法和妙趣横生的题诗,在玩笑间揭示出低能腐吏的丑陋嘴脸。 

百余人物入画,徐悲鸿巨制庆祝南京解放

纵149厘米、横375厘米的徐悲鸿《九方皋图》,纵164厘米、横320厘米的张大千《泼墨荷花图》,纵150.8厘米、横395.6厘米的潘天寿《记写雁荡山花图》…… 

此次参展的重量级画作中,不乏大尺幅的传世经典,相比这些横轴长卷,徐悲鸿的巨型立轴画《在世界和平大会上听到南京解放》,因其3.52米的罕见高度,平时鲜有展厅能以全画幅形式展出,这次在南博特展馆11号展厅得以完美呈现,殊为难得。 

这幅中国美术史上的名画创作于1949年。作为第一个新中国派出的代表团成员,徐悲鸿在布拉格参加世界和平大会时,南京解放的消息传来,全场沸腾为中国人民鼓掌欢呼,中国代表团欢呼雀跃、握手拥抱,场面感人至深。 

为了展现这一历史性时刻,徐悲鸿当即构思了这幅巨作,他重构了会场空间、人物位置以及庆祝场面,选取了一个狭长的构图营造出一种全景式的效果。画面上的中外人物多达百余个,郭沫若等被外国友人举在空中,中国代表们与表示祝贺者握手、拥抱,楼上和底层的代表一起鼓掌。 

用中国水墨描绘如此人物众多的真实场面,在中国绘画史上从未有过。徐悲鸿为此作了大量准备,他为郭沫若、田汉、马寅初、邓初民、翦伯赞、丁玲、肖三、古元等画了数十幅肖像写生,用了约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幅巨型立轴画,为中国文化界的志士仁人和外交事业的开端留下了精彩写照。

傅抱石画中藏“彩蛋”,拿放大镜才能看清楚

江山如此多娇,笔墨当随时代。展厅里,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待细把江山图画》,是1961年傅抱石在“两万三千里写生”后留下的一幅山水杰作。 

1960年9月15日,傅抱石等画家一行13人离开南京,历时3个月,相继走访了河南、陕西、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六省十几个大中城市,成为当时中国绘画界一件极为轰动的大事,同时也将1950年以来中国画写生活动推向了一个历史的高潮。回到南京后,傅抱石反复推敲,数易其稿,终于完成了这幅《待细把江山图画》。 

作为晚年山水画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傅抱石以辛弃疾的“待细把江山图画”作画题,凭借独到的视角和创造力,将华山奇峭无伦、壁立千仞的雄姿呈现在人们面前。画作虽为方形构图,但画家将山峰伸出纸外,不留天空,以几缕云雾隔断山腰,虚实相生之间愈显华山遮天盖地、直插云霄的磅礴气势。 

欣赏这幅《待细把江山图画》时,人们的注意力往往被华山的险峻雄姿所吸引,而忽略了画中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彩蛋”。 

由于体力原因,傅抱石当时未能登临华山顶峰,只能在山下青柯坪附近观华山之姿。因此,在画中的山脚下,傅抱石精细刻画了一组人物画:行走的人、坐在场院上聊天和喂鸡的人,甚至门口露出的半头牛,都被画家生动地表现出来。这些对树木、房屋、人物等细小配景的精细刻画,进一步反衬了华山的卓绝雄姿。  

作者:朱凯责任编辑:朱皓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