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不是逞能和“找死”

2019-11-26 13:01图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距离吴永宁坠楼事件已两年多。其间,其母曾将直播平台所属公司诉至法院。11月22日,该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结果,直播平台赔偿其母何某3万元。

在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前,吴永宁曾涉足娱乐圈,他学过武术,做过群演武行,后来投入极限挑战视频拍摄,获百万粉丝。他说过,“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吴永宁并非不知危险,但其终被挑战冲动压倒,是要深思之处。

危险固然是极限运动的特征,但其本意并非“逞能”,更非“找死”。以跳伞为例,2015年,美国人跳伞总数在350万次,死亡事故为21次。尽管跳伞的死亡风险不高,但其低事故率足以说明,“极限”不是以命相搏,无计生死。

纪录片《徒手攀岩》讲述亚历克斯·霍诺德徒手攀登酋长岩的梦想,和吴永宁短期频繁换地、升级难度的冒险不同,霍诺德为达成目标,在长期攀岩训练基础上,借绳索攀过酋长岩近60次。在他看来,这样做是为了反复尝试不同岩点,研究攻克最难区域。缺乏必要准备,必然陷自身于险境,道理再浅显不过,不仅无法参透极限运动的本义,还是漠视生命。

回头看吴永宁“生命攀爬”,似乎更多是场面刺激。目前,斯人已逝,我们无法揣测其极限挑战是迎合流量,还是追求极限,但其朋友证实,他经常疲惫参加挑战,几度陷入生死边缘。

和攀岩前做好家人工作的霍诺德不同,吴永宁骤然而逝,也令其亲人悲痛万分。从吴永宁那里,我们很难看到极限运动给人的心灵震撼、精神充盈,反倒是对他高楼坠亡的痛惜。

有对未知的好奇心、有不舍未来的勇气,人类才能前赴后继,感受群星闪耀的高光时刻。极限运动不是盲目以身试错,视生命为儿戏。只有纠偏社会对极限运动“逞能”“逞勇”的误解,才能更好地传播极限精神,宣扬积极进取的价值观。

作者:白毅鹏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城建城管大会,会上明确表示今年将启动宁芜铁路征地拆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