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格非: 时代在变,我们都在不断调整跟生活的关系

2019-11-22 10:4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 解悦

《月落荒寺》是茅盾文学奖得主、以先锋叙事闻名的作家格非继《江南三部曲》和《望春风》之后一部长篇新作。作家以娴熟的文字,向读者讲述了一个看似一段情事、其实寓意深远的故事,细密勾勒出都市知识分子众生相。 

格非说,时代在变化,我们都在重新定位自己,不断调和或者说调整自己跟生活之间的关系,这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心理冲突,会遇到不同的人物,我想通过作品来描述今天的现实以及我们对精神生活的某种追求。 

作品中主人公林宜生是一位哲学老师,作品通过三条线索交叉展开。 

第一条线索,是林宜生和他的朋友们之间的故事。这个部分主要是描述不同的人,有知识分子、官员、生意人、艺术策展人等,写这些人在现实中基本的生存状况。这个“朋友圈”其实就是一个“微小型社会”。 

第二条线索,是描写林宜生和神秘女人楚云的关系,呈现的是现实生活和可能的生活之间的关联。我们既在现实生活之中,同时又向往另外一种存在。 

第三条线索,涉及林宜生作为父亲和孩子伯远的关系。两代人生活观念有非常大的不同,小说写林宜生和孩子之间的隔阂,以及最后的和解,传递的是代际间的矛盾与平衡。 

三年前,音乐评论家刘雪峰举办了一场中秋音乐会,从晚上七点持续到第二天凌晨,格非和朋友们欣赏了各种音乐,有西方的古典音乐,德彪西、李斯特、柯达伊,也有中国的京剧,各种各样的戏曲、古琴、古筝,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格非确定了《月落荒寺》的框架。他说,这个音乐会对我的刺激非常大,七八个小时待下来,差不多就把这个小说大致的构架想完了。 

书中人物讨论德彪西《意象集2》中表现月光的曲子是该译为“月落古寺”、“月落古刹”、“月落禅寺”还是“月落荒寺”、“月照萧寺”时点了题,即貌似平凡的日常生活与隐在深处的命运的神秘关联,传达烟霞散尽的人生迷思。 

格非早年作品《褐色鸟群》曾影响了许多人的文学观,彼时的先锋小说也试图描绘现代生活的不确定性和神秘性。多年过去,格非的创作接续上世纪80年代先锋小说传统,保持着对现实的冷静洞察。 

格非坦言,今天小说写作面临两个方面的压力,首先是科技的发展使得人们的生活充分暴露,所有的事情都可量化、可分析。第二个非常大的压力来自于新闻。“新闻也在讲我们的现实,也在记述这个现实中发生的故事。但现实生活本身不像新闻报道那般条分缕析,而是更神秘更丰富,所以我希望让小说回到神秘的过程,重新激活大家对小说的热情。” 

“从《江南三部曲》到《望春风》,再到《隐身衣》《月落荒寺》,对我来说,实际上是对整个社会生活的一种持续的思考,连贯起来看,便是一部流动的现代知识分子的心灵成长史。”格非说,当然也有一些变化,这主要是因为生活在变化。“作家要有能力分析当今的现实,通过艺术手段、特殊的修辞把这样一个现实呈现出来。” 

不同的生活观念塑造不同的生活方式,当下需要重新理解年轻人。正是这种沟通的欲望,小说细腻刻画了林宜生和伯远从隔阂到互相理解的过程。与以往作品不同,书中的父辈开始老去,年轻一代渐渐成长,并将对更好的世界的期待,寄托在下一代的成长上。 

有读者说这部作品花了四五个小时就读完了,格非说,自己对此有些担忧,因为这部小说里“安排了很多埋伏,花了很多的心思,希望大家慢慢读”。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巢宸舒
关于格非的新闻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