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少年的你》:是谁站在你身后?

2019-11-22 10:4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 程果儿

我教小学,每带一个班级,总会遇见如电影《少年的你》中陈念一般游走在人群边缘的学生,只是很少像陈念那样成绩优秀。他们大多家境窘迫、成绩差,或是家中遭遇大变故;他们有相似的面孔,消瘦苍白,往往还挂着重重的黑眼圈。或许,因为紧张,站在边缘的他们胃纳都差,消化不良。与陈念更为相似的是,这些孩子的成长中,家长都是缺位的。

为了挣钱和躲债,陈念妈妈将她一个人丢在家中。我也常会遇见这样的家长。有些告诉我,自己没念过几年书;有些忙着打工挣钱,我教他家孩子三五年,也不知能不能见上三五面。我会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挣钱还不是为了孩子吗?如果孩子教育不好,挣钱有什么用呢?可是,谁都知道,钱是有用的。陈念的被欺凌,小北的被放逐,都隐隐与钱关联。

再看片中的魏莱,表面的清纯与背后的残忍,形成诡谲的对比。可悲的是,看到她躺在太平间,父亲的第一反应是拂袖而去,冷漠中带着愤怒。体面的父亲像山一样压着魏莱,这棵小树,早已长得倾斜走样。被压变形的魏莱一定曾经向妈妈呼救过,只是妈妈听不懂。之前问讯时听说妈妈要来,她立刻卸下冷静的伪装,歇斯底里起来。这中间,有多少误读与伤害,才会让血脉相连的人再找不到彼此站立的方向?

魏莱的恶没有像陈念的边缘化那样细致交代。如果从魏莱的角度再拍一部电影,又焉知我们不会落泪?每一个走样的少年,身后都没有照过来的正常光源,要么太昏暗,要么太炽烈。我们看不见原来的他们,只剩下变形夸张的影子。

少年是什么样的人?在《动物凶猛》里,王朔写道:“多有名,传得越厉害的人我都不憷,再猖我也敢铲他。就怕那十六七的生瓜蛋子。” 生瓜蛋子还没有学会畏惧,像剧中的小北,要么狠狠打人,要么被打到遍体鳞伤。他们还带着幼兽的习性,敏感易怒,又容易轻信他人。生瓜蛋子的神经裸露在外,整个社会好与不好的东西,都先触动他们。

当电影结尾于一摞摞密封试卷的影像时,我很想问:人生真的就是由这些东西决定的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成绩优秀的陈念,入了监狱;一心向往北大的魏莱,葬身黄泉,再无未来。除了分数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左右人生。正常的学校教育,不应该只看到分数看不到人。被书本堆砌起来的围城里,每个人各自为政。冷漠,是孳生欺凌的沃土。

警察郑易是成人角色里我最喜欢的一个,他离少年最近,懂得成人的疲惫,也理解少年的刚烈。他还没沾染老警察老杨的世故,也不像女同事那般咄咄逼人。其实,女同事面对陈念的坚硬,只是“白天不懂夜的黑”的体现。她不信有人真的会一无所恃,只剩下自己。

背后一无所有的陈念,最后,只能向同为少年的小北求救。女警察说,没有人会为另一个人揽罪,搭进几十年人生,郑易说:他们会,因为,他们是少年。

警察老杨明白生活的河流里所有的激流与暗礁,“安稳”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他没想到郑易会较真,也正是郑易的较真,让陈念和小北得以解脱。陈念失去上北大的机会,却重拾一颗清白的良心,小北也不用搭进去几十年人生。最后,陈念和小北都实现诺言。陈念去保护需要帮助的女学生,而她身后,依然跟着小北。曾经终日顶着帽子的小北,终于可以坦坦然看向摄像头。他们少年时候有过过错,但没有罪过。

我教过的已经升入九年级的女学生,告诉我有同学咄咄逼人。我无力帮助,只能认真聆听并且拥抱她。我的儿子身有隐疾,曾经被同班女生用恶毒的字眼辱骂,我心如刀绞,与老师沟通后到他班中做了激愤演说。看过《少年的你》后,我要告诉那位女学生:你的背后,有我们的关心和日益健全的法律。而我,会永远站在儿子背后。

亲爱的少年,人生的路上,希望你们放心去走。 

作者:程果儿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产能力,同时多渠道开展全球采购,积极组织货源,并采取平价销售、限购等方式,尽最大努力保市场供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