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回归传统 让金陵琴学焕发新活力

2019-11-22 07:5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本报记者 王峰

一直以来,金陵琴坛都以其海纳百川之气概,兼收各地琴人之长,使古琴这一民族瑰宝在金陵得以传承和发展,并衍生出古琴艺术中的一支重要流派——金陵琴派。

中国古琴被列为世界非遗之后,一代代琴家更加努力,要让更多人感受到金陵琴派独树一帜的“顿挫”艺术和儒雅超然之风,使之焕发出新的活力。

辉煌历史

金陵琴学一度盛况空前

金陵琴学的发展,在东吴之际就可初见端倪,曾在历史上留下“锋芒而秀”“苍古醇穆、刚柔并蓄、参序有节、抑扬有纪”等高度评价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古琴艺术不仅体现了中国哲学、美学和艺术的运作方式,还体现了文人的思想学识和人格情操。据古琴艺术·金陵琴派国家级非遗传人刘正春考证,金陵琴学的发展,在东吴之际就可初见端倪;魏晋南北朝之际,随着经济文化中心南移,“金陵琴学盛况空前”。等到明朱元璋定都金陵,更是开设文华堂,广罗人才,“金陵琴乐始兴”。明代万历年间,著名琴家杨表正将无词的琴曲,配上演唱中的腔韵,在金陵传琴、刊谱,对金陵琴学发展产生了重要意义;长期生活在金陵的杨抡更是对后世形成的金陵派琴学具有重要影响,其《真传正宗琴谱》被看作是金陵琴人所撰写、最有代表性琴谱之一。 

由于地处东西南北的交汇点,在中国历史上几次重要的文化大迁徙中,南京都堪称枢纽和中心。南京古琴艺术的发展,更是离不开四面八方成熟琴派的交流与碰撞:金陵东边有以风格安静、含蓄著称的苏州吴派和常熟的虞山派;北方和西方的琴派风格均苍古端严;而南方是以杭州为中心的浙派,其风格讲究绵密和流畅。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金陵琴派将这些琴乐风格综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不但具有清和雅正等艺术特质,在节奏、指法和音乐意境等方面也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貌,并在历史上留下了“锋芒而秀”“苍古醇穆、刚柔并蓄、参序有节、抑扬有纪”等高度评价。

在此基础上,《圯桥进履》《鸥鹭忘机》《汉宫秋月》《碧天秋思》《梧叶舞秋风》《秋塞吟》等渐渐成为金陵琴派的代表性琴曲。而金陵琴学的发展更离不开诸多琴家的传承,包括与古琴有关的竹林七贤。据金陵琴社副社长谢坤芳介绍,阮籍所作的古琴曲《酒狂》、嵇康临刑前所奏的《广陵散》一直流传至今,“嵇康的《琴赋》《声无哀乐论》更是重要的音乐文献。”从秦淮八艳李香君的琴学中,也可一见其所具有的文化素质和政治见识。 

传承现状

走出去与各种艺术进行碰撞融合

金陵琴人一直都有结社交流、教习琴艺的传统,这对金陵琴学的发展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金陵琴社副社长刘甦介绍说,上世纪30年代成立的青溪琴社,参加者皆为当时的琴坛名家,各地琴人相聚金陵,“相互切磋,教学相长,著书立说,蔚然成风”。在斫琴、音律研究方面,青溪琴社也颇有建树,还经常到电台演奏,其纯正的雅乐、出神入化的技巧,得到听众的广泛好评。1954年,集古琴、昆曲、民乐为一体的南京乐社成立,云集了一批在音乐界享有声誉的民族音乐家和戏曲家,包括甘涛、夏一峰、王生香、刘少椿、程午嘉、张正吟等。 

1999年,在南京乐社古琴组的基础上,刘正春发展组建了金陵琴社,其时,中国音乐家协会前主席吕骥为琴社亲笔题名。琴社约定每月一个固定时间举行雅集,并不定期推出《金陵琴讯》期刊。后来为大众所熟知的金陵琴家李家安、谢坤芳、葛勇等,都是从金陵琴社起步,并在其中担任一定的职务。 

谢坤芳告诉记者,金陵琴社成立初期,由于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各位琴友便不定时地相聚于某一琴友家中进行雅集。刘正春则多次随南京师范大学民乐团到在宁高校演出,进行民乐的普及。 

2003年中国古琴被列为世界非遗之后,琴友们更多思考如何让古琴更好地融入今天人们的生活。金陵琴社选择走出去,与各种艺术进行碰撞、融合。他们先后举办海峡两岸丝竹交流音乐会、王生香先生诞辰100周年古琴音乐会等,还深入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审计学院及金陵图书馆等地,举行“中国古琴艺术”专题讲座及古琴专场音乐会,并且从古琴音律、琴曲打谱、琴曲赏析、古琴与边缘文化、笛箫艺术等诸多方面,开展各种别开生面的主题讲座。就在不久前,金陵琴社成立20周年生日之际,全国30余位琴家相聚南京,先后在秦淮区文化馆、六朝博物馆共畅清欢、操缦遣怀,让人感受到金陵琴派独树一帜的“顿挫”艺术和儒雅超然之风。 

谢坤芳自1986年起就师从古琴大师刘正春,并长期在南京民俗博物馆从事古琴教学。她坚持认为,古琴是真正的室内乐,不应该进录音棚,尤其是不应该进行过多的后期制作。她的CD碟片中的所有曲目就都是在自家客厅里收录的。同时,她也深知,古琴艺术需要传承,更需要普及和宣传。因此,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国鹏来电,希望在喜马拉雅平台的“给所有人听的古琴艺术课”中播放她演奏的曲目时,她欣然答应。此外,谢坤芳还曾在江苏卫视的一档节目中教马来西亚歌手阿牛弹古琴,尽管此举被有些人形容为现代版的“对牛弹琴”。 

据了解,在古琴艺术的追随者中,既有老师、医生、记者和工程师,也有戏曲演员及海内外学子,还有退休老人与学龄儿童,很多人都对金陵琴学的发展进行了有力探索。比如,同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者,李家安除擅古琴外,还研究埙、瑟、筑等中国古代乐器;越剧梅花奖得主陶琪则通过习琴拓展自己的表演领域。 

发展前景

更重要的是

提升琴人文化修养

不仅要重视古琴艺术、古琴史研究或古琴弹奏技艺等与古琴直接相关的内容,还应注重保护与古琴发展相关的历史遗存

“古琴艺术的发扬光大,不仅仅是技艺的传承与发展,更重要的是琴人文化修养的提升。”业内人士指出,古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不仅要重视古琴艺术、古琴史研究或古琴弹奏技艺等与古琴直接相关的内容,还应注重保护与古琴发展相关的历史遗存,挖掘和整理已故琴人的琴谱手稿,将其转化为音像留存,进一步提升琴人的文化修养。 

谈及此,谢坤芳认为,从宣传古琴艺术方面,将古琴与国学相结合的方式值得鼓励。金陵琴社社员郑春霖等做了努力尝试,他们将古琴与少儿国学教育、经典诵读进行了结合;金陵琴社社委葛勇也成功勾起很多人对包括古琴在内的传统文化的兴趣和关注。葛勇认为,“传统不是复古,而是传古,好东西在心里,是圆融包容的。”据了解,葛勇先后师承琴家李家安、龚一、刘正春,又曾得到梅曰强等前辈琴家的提点,能将昆曲、京剧、箫埙等各门艺术之精华有机合理地融入到琴乐演奏当中。无独有偶,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播出的“古琴与交响乐”的合作,在谢坤芳看来,“也算是一种新的尝试”。

作为刘正春的二儿子,现为金陵琴派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的刘甦延续了父亲的古琴研究。在父亲留下的诸多资料文献中,刘甦发现金陵琴派还有很多曲子不为人所详知,这些曲子不但好听,背后更藏有动人的故事。为了恢复这些几近湮没的琴曲,刘甦一直在做着打谱工作,即翻译古谱。刘甦告诉记者:“古代的琴谱都是减字谱写而成,打谱就是把它们逐字逐段翻译成通用的简谱,即用活的音乐,尽可能再现古人所表述的琴曲意境。”

随着人们对古琴关注度的日趋提高,谢坤芳告诉记者,金陵琴社“在师生关系、琴德培养等诸多方面,都追求一种传统的回归”。据悉,该琴社整理汇编的《金陵琴韵》一书即将出版,其中收集整理了诸多近现代金陵琴人的史料与谱集,尤其是王生香先生的琴学稿存,更是弥足珍贵。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