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无法忘记伤痛,祈愿和平安宁

2019-11-19 09:57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2019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特别报道正式启动

幸存者:无法忘记伤痛,祈愿和平安宁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距离30万同胞的死去已经过去80多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正逐渐凋零,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80人。他们平均年纪超过80岁,头发花白、听力下降,但却无法忘记那段伤痛;他们颤颤巍巍,但却坚定地走在不忘历史、呐喊和平的道路上。11月18日,紫金山新闻正式开始2019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特别报道。记者走近多位幸存者的身边,听一听那段黑白却又血腥的历史,在清晰的记忆里让悲剧不再重演,珍惜和平。

夏淑琴(91岁):

希望能帮忙,让30万遇难同胞安心

夏淑琴至今难以忘记全家被侵华日军杀害的场景,这留给年仅8岁的她一生的阴影和伤痛。根据她的回忆,一家九口人原本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闯入她家。哀求的父亲被日军枪杀,母亲吓得抱着1岁的小妹妹躲到一张桌子下面,被日本兵从桌子下面拖出来,日本兵从母亲手中夺过小妹妹,把她摔死在地上,接着他们扒光了母亲的衣服,几个日本兵对母亲进行了轮奸,然后用刺刀把她杀死,并在她下身塞了一只瓶子。

几个日本兵闯进隔壁房间,想要强奸两个姐姐,外祖父和外祖母拼命护着孩子们,但均惨遭枪杀。两个姐姐分别遭到几个日本兵的轮奸,又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日本兵还将我外婆的竹手杖插进了大姐的下身里。”

当时的夏淑琴躲在被子里,吓得大哭,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三刀,当时就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4岁的妹妹的哭声惊醒,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妹妹哭喊着找妈妈,我浑身是血啊,带着她爬过亲人的尸体,在死人堆里待了十多天……”

最后,一家9口人只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被老人堂的人救了下来。“我只要活一天,我就要说一天。可是我已经91岁了,我还能说几天呢?我已经从8岁,活到了91岁,为什么还没等来日本的道歉?”

夏淑琴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我们为什么要建纪念馆、设国家公祭日?就是希望一代代能够把历史传承下去。我希望你们记者能帮帮30万遇难同胞,让他们能够安心!”

陈德寿(88岁):

准备招待日本兵,日本兵却杀了姑妈

日军进南京城的那天,一个日本兵拿着长枪来到陈德寿家。陈家人毫无准备,以为拿出香烟、糖果来好好招待他便不会有什么危险。结果他不要,在家里到处找姑娘。“当时我母亲怀孕快生了,日本鬼子见了姑妈就要拖走她。”

陈德寿回忆,27岁的姑妈陈宝珠是个有文化的人,死活不从,她把小表妹放下,让奶奶抱着,她与那个日本兵周旋。日本兵恼羞成怒,在枪上装上刺刀,对她连续刺了六刀,然后扬长而去。“姑妈倒在地上,她说心里难受要喝糖水,奶奶刚从后面房子里端水过来,她就没气了。”

而在今年93岁的石秀英记忆里,1937年父亲就随着下山的背影永远地离开了家人。“日军进城三天后,我父亲下山去买小菜,顺便看看住在山下的姑妈,他这一出去,就再也没回来。”家人到处寻找都无果。

“后来一位姓马的亲戚告诉我们,他在水西门看见日军在刺杀中国人,其中一个像是我父亲。”等日军走后亲戚过去看,发现果然是石秀英的父亲,他身上被刺了三刀,就这样被杀害了。而石秀英19岁的大哥石坤宝,跟父亲一样的命运——被日军抓上卡车拉走后失踪,一去不复返。

葛道荣(92岁):

把亲身经历写成册,要后人铭记历史

日军闯入南京城时,所幸葛道荣和部分家人已经躲进了金陵女子大学难民区南院楼下教室内。

“1937年12月18日,我在汉口路金陵女子大学难民区南院楼下教室内,被闯入的鬼子重打耳光,打得头晕目眩,右腿被刺刀刺伤,至今还留有伤疤,还会隐隐作痛。”

葛道荣的叔叔和两个舅舅未能幸免于难。“1937年,我的叔父葛之爕在家中被三个鬼子闯入杀害,面目皆非。舅父潘兆祥挑了行李至下关,被攻城的鬼子杀害。舅父王钧生在煤炭港做工工地上被侵入的鬼子杀害。”

当他跟母亲到江边试图寻找亲人的尸体时,看到的是成堆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江水。如今,他已经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了一本小册子,这成为了一份家族的“传家宝”。“我要告诉一代代后人这段历史。”

80多年过去,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名册每年都在缩减。他们已经老去,但证言却像石刻一样,坚硬无比。他们告诉记者,他们会将这段历史一代代传承下去,不是为了记住仇恨,而是为了珍惜和平。

作者:王丽华责任编辑:巢宸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