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博物君”做客大众书局聊《海错图笔记》

2019-11-18 16:14图文来源:南报网

“博物君”做客大众书局聊《海错图笔记》

QQ图片20191118162125

QQ图片20191118162133

出版社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邢虹)著名科普网红“博物君”张辰亮的《海错图笔记》系列堪称科普现象级图书作品。《海错图笔记》的第一册和第二册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出版。近日,张辰亮带着《海错图笔记·叁》做客大众书局,现场人气爆棚。“我又回南京了,在座有南京农业大学的吗?”底下一排手举起来。张辰亮点点头:“要好好学习啊!”在一片大笑声中,关于《海错图笔记·叁》的生动讲座开始了。

清康熙年间,聂璜绘制了一部海洋生物图谱,取名为《海错图》。“海错”的“错”取种类繁多之意,韦应物有诗云:“山珍海错弃藩篱,烹犊羊羔如折葵。”(《长安道诗》)书中共描绘海底生物共300多种,皆为聂璜亲眼所见或亲耳所闻后所绘制出来的,画风清奇,妙趣横生,连乾隆皇帝也拿来当消遣的枕边书。

300年后,《海错图》激起了“博物君”张辰亮对于海洋世界的暗涌般的好奇心,他从现代生物学的角度,对《海错图》记载的生物进行分析、考证和实地考察,并写下了《海错图笔记》,开始了和聂璜跨越时空的对话。

《海错图笔记》的第一册和第二册,对张辰亮来说写得相对容易。到了这次的第三册,难度剧增。在这本书中,张辰亮又考证了63幅《海错图》原图,收录了最新的20篇考察、论证笔记。他说,这本书写得很费劲。“写第一册时,我都挑简单的写。第二册挑战了一些有难度的物种。到第三册,那些考证困难的物种,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解决掉,这是需要时间的。有些问题不是多看两本书就能解决,必须自己亲手去做。”

在第三册中,张辰亮还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尝试。比如《海错图》中说,鳓鱼头骨拼起来,“俨然一鹤”。一般人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能做成鹤呢?最后,张辰亮联系到一位擅做鱼骨标本的爱好者,对方用鳓鱼头骨拼成了一只鹤,跟《海错图》里说的一样。

比如大闸蟹,“闸”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搜大闸蟹是怎么来的,复制粘贴,一篇公众号推文就这么出来了,有时候复制的东西前后矛盾都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时候,就会去分析不合理之处,还要找其他人是怎么反驳这种观点的,最后两相对比,才做出一个判断来。”张辰亮说,他发现其中有一个学说,“闸”是一种抓蟹的工具,蟹簖。“我以为这个东西已经非常常见了,但是考证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是,有些景区里的竹篱笆就假装是蟹簖。其实那玩意一看结构就不对,根本就逮不着大闸蟹。现在一般没有人用蟹簖来抓蟹了,它已经几乎失传了。我发现只有溱湖那个地方才管大闸蟹还叫簖蟹,我就找到当地一个卖大闸蟹的商人。他帮我去渔业社问,最后才找到了一段老视频,是当时央视请一个老渔民让他现场搭了一个簖,这才把结构拍清楚了。然后在这基础上,我又跟画师沟通,才把蟹簖的结构复原了出来。”

张辰亮透露,《海错图笔记》的最后一册将于明年推出,这一系列终于将画上圆满的句号。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吴丽莉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产能力,同时多渠道开展全球采购,积极组织货源,并采取平价销售、限购等方式,尽最大努力保市场供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