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在荒郊失落数百年 这座外国国王墓被金庸写进小说

2019-11-12 09:41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由国务院核定并公布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发布,南京共有6处文物入选,至此南京“国保”单位总数已有56处。

南京这些“国保”广为人知,如金陵女子大学旧址、拉贝故居、太平天国天王府遗址等等,还有一些“国保”不见经传,少有问津。但无论是否知名,它们都位列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核定的最高保护级别。紫金山新闻客户端推出《南京“国保”奇谈》,探秘那些“深闺”里的“国保”……

在荒郊失落数百年

这座外国国王墓被金庸写进小说开篇

在南京的“国保”名录中,古墓葬的数量不少。明孝陵、南唐二陵、上坊孙吴墓、象山王氏家族墓地……而在其中,有一座外国国王的陵墓——浡泥国王墓,这也是中国现存仅有的两处外国国王墓之一。

浡泥,这个听起来陌生又颇具异域特色的名字,在中国的史料上还有婆利、勃泥、婆罗、佛泥、渤泥等不同的称谓。听起来有些绕口,但其实是今天我们熟知的文莱。为什么600年前的外国国王会葬在应天府(今南京)?金庸的《碧血剑》和这座曾经失落了数百年的陵墓有什么关系?

来中国友好访问

却不幸患病客死他乡

在今南京雨花台区安德门外石子岗的乌龟山南麓,沉睡着浡泥国王(苏丹)麻那惹加那乃。附近的居民说不清他的名字,但大多知道“是个外国的国王”。

这座陵墓建于15世纪初,陵墓主人是来向明朝廷进贡时患病身亡的。

明朝与浡泥国的交往,始于洪武年间,到永乐年间达到顶峰。那一年是明永乐六年(1408)八月二十日,这不是这位国王第一次来友好访问,却是规模庞大的一次访问。28岁的他率亲属及陪臣一百五十余人来向明朝进贡,明成祖朱棣派人专程前往福建迎接。

根据雨花台区志办主任俞建宁的研究,朱棣在皇城奉天殿接见了使团,并且将其进贡的龙脑、帽顶、腰带、片脑、鹤顶、玳瑁、犀角、龟筒、金银八宝器等器物陈列在文华殿展览,朱棣则给这位国王赏赐仪仗、交椅、水罐、水盆、伞、扇、销金鞍马二、金织文绮、纱罗、绫绢衣十袭,对其他人也赏赐有差,慰劳再三。

可是到了九月,麻那惹加那乃突然患病,朱棣命御医治疗,并天天派人探视,当得知病情有所好转时成祖“喜见颜色”。不过最终还是病笃不治,同年十月,这位国王在来中国后的两个月左右不幸去世。朱棣异常悲痛,“辍朝三日”,赐谥号“恭顺”。国王之子遐旺袭封浡泥国王。

根据据说由文渊阁大学士胡广起草、永乐皇帝审定的墓碑碑文,这位国王去世前,有“体魄托葬中华”的遗愿,朱棣遵其遗愿,以王礼将他安葬在京城安德门外石子岗乌龟山南麓,建祠祭祀,并以外国人身份入籍中国坟户,设置守坟户,世代为之守墓,每年定期祭祀。

不在明朝廷“体制内”

外国国王墓该按什么等级建?

而古代的王公贵族陵墓,都有一定的规制,以体现墓主生前的地位。而这位外国国王的陵墓,不在明朝朝廷原“体制内”,那么该按照什么等级建造呢?

根据相关研究,这座墓地三面环山,前临水塘,占地面积约7.5万平方米。墓冢南向存面阔3间的享堂遗址,今存石柱础2件。墓前神道南北向延伸,约长150米。神道两侧有6对石像生,呈弧形陈列,自南向北依次为:武将、控马官、立马、卧羊、蹲虎、望柱。

文物部门的唐云俊和韩品峥在《浡泥国王墓地考析》中曾对此进行研究发现,浡泥国王墓地“是严格按明藩王墓规制营建的,不仅没有超越,尚有不足,更远不如明代藩王和品官墓的规模和体量之宏伟、气派”。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分析原因道:首先,与明代藩王相比,毕竟有华夷之别,“彼为外藩夷狄之国岂可与皇室王爷比肩”。其次,时代先后与国家财力的限制,浡泥国王墓营建于明初,当时国家财力有限,墓地营建遵制从简,比之更晚的苏禄国王墓和其他明藩王、品官墓营建的规模、气势较之增强,显示了国家财力的增长。

此外,公私有别。浡泥国王墓是由明朝国库开支营建,严格按规制施工,不能超支。而藩王和品官墓是自己给自己修建墓地,不仅按规制把政策用足,甚至有所超越,在财力物力上舍得支出,甚至倾其所有,这和当时上层贵族的视死如生的厚葬之风有关。

民国朱偰也认不出浡泥国王墓,金庸却将其写进《碧血剑》

浡泥国王墓是中国与文莱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然而,在历史上,它却曾经“沉默”了很长时间。

文献中,这座墓的地址非常模糊,只记载“葬之安德门外石子岗”。数百年风雨无情,王墓被荒草杂树掩蔽,不知所终。

民国著名学者朱偰曾经探访到了浡泥国王墓,看到了神道上的石人、石马,但当年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谁的墓,将其列为“失名之古墓”。

有趣的是,1956年,金庸把这座南京古墓和浡泥与明朝的交往写进了《碧血剑》的开篇。“而当时整个南京,几乎都没有人知道这座古墓的存在。”俞建宁在文中说道。

《碧血剑》开篇这样写道:“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浡泥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来朝,进贡龙脑、鹤顶、玳瑁、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久,赐宴奉天门。

“到该年十一月,一来年老,二来水土不服,患病不治。成祖深为悼惜,为之辍朝三日,赐葬京城安德门外(今南京中华门外聚宝山麓,有王墓遗址),又命世子遐旺袭封浡泥国国王,遣使者护送归国,赏赐金银、器皿、锦绮,纱罗等物……”

两年以后,对全市进行文物普查的南京市文管会普查人员,来到安德门外东向花村,当地农民向他们反映乌龟山有个“石乌龟”。普查人员循迹找到了这座佚名墓。从此,渺不可寻的浡泥国王墓终于被发现。

如今,该陵墓已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申遗中唯一的外国国王墓遗迹,文莱公主玛斯娜还曾多次来宁,并拜谒浡泥国王墓。

今年夏天,经过历时一年多的文物修缮、环境整治和展陈提升工程,浡泥国王墓“新装”亮相。景区内原有的中国—文莱友谊馆此次进行了提档升级,并建设了浡泥国王墓陈列馆。这里将会继续讲述浡泥国王墓的遗产价值、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关联,以及古代中国与古浡泥国友好交往的历史故事。

作者:王丽华责任编辑:刘阳

周刊

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社会保障……一项项事业的投入,回应着习总书记对江苏的谆谆嘱托,回应着百姓对“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期待,书写出一张张南京人的“幸福答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