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光荣时代》热播 张译实力演绎人民公安

2019-10-22 13:58图文来源:南报网

QQ图片20191022140305

北京卫视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邢虹)电视剧《光荣时代》自在北京卫视开播以来便备受关注,其中由张译饰演的郑朝阳作为主角贡献了不少令人捧腹的笑点,有网友惊呼《光荣时代》是一部“披着正剧外衣的喜剧片”。郑朝阳和同伴“偷吃饺子”、遭受“呼噜夹击”更是被网友当作每日的“快乐源泉”。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作为国内首部聚焦于新中国第一代人民公安的反特刑侦大剧,《光荣时代》强势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依托真实案件全面再现建国初期激越昂扬的峥嵘岁月,引领观众重振信仰的荣光。

实力男演员张译在《光荣时代》中化身热血的公安干警郑朝阳,怀着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斗志昂扬地投身于崭新的刑侦事业,用精湛的演技倾情展现了第一代公安的赤诚热血。在此之前张译曾塑造过无数深入人心的经典影视角色,无论是电视剧《士兵突击》中善良无私的班长史今,《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毒舌贫嘴的小太爷孟烦了,《鸡毛飞上天》中象征着义乌精神的商人陈江河,还是电影《亲爱的》中丢失孩子的暴发户父亲韩德忠,《红海行动》中英气逼人的蛟龙突击队队长杨锐,《攀登者》中为登顶成“痴”的攀登人曲松林……张译用实力向众人证明“有一种演技叫改头换面,有一种演员叫一人千面”。

亦庄亦谐一路“过关斩将”

《光荣时代》讲述了以郑朝阳为代表的初代人民公安历经万难,在新中国创建伊始与数万国民党潜伏特务、黑恶势力、邪教组织、不法奸商等残余势力艰苦斗争的故事,展现了为老百姓熬更守夜的人民公安光荣成长,不负使命的时代风采与中国精神。凭着精良的制作、精彩的剧情以及演员们在剧中的精湛演技,《光荣时代》赢得了广大观众们的认可与青睐。该剧摒弃了刑侦剧一贯的严肃感,在叙事风格上杜绝“生硬说教”,新中国初代公安干警的角色被塑造得颇有生活气息。

剧中张译所饰演的郑朝阳是一名隐藏在北平的共产党情报人员,但他的地下党身份却意外暴露。自一登场就遭到各方势力的紧急追踪,陷入困境的郑朝阳却凭借机智与胆识接连换装:先是着黑衣戴黑帽,找到地下党负责人老罗后同行;接着故意冒充保密局特工挑衅执法大队,趁机祸水东引,趁乱出逃;之后脱下外套露出长衫,挺拔的身板立刻佝偻,假装瘸腿的无名路人;和战友接头的时候,又摇身一变成提笼遛鸟的京城纨绔子弟;发现周围有埋伏,他便马上扮为店小二,动员大批乞丐蜂拥入饭店吃白食,搅乱敌人计划。郑朝阳在面对敌人抓捕时仍然处变不惊,临危不乱,“变装”花样之多、手法之奇令人惊叹。在后续剧情中,郑朝阳也不负众望,凭借出色的口才和不凡的身手一路“过关斩将”,领导众人“用革命的雷霆刀斧和激情火焰来荡涤旧社会的残渣污泥”。

在此之前,张译曾出演过电影《少年》中的刑警,但饰演新中国的第一代人民公安却还是首次。张译评价郑朝阳这个角色“表面玩世不恭,内心一团火热”,虽然爱耍嘴皮,鬼点子不少,但他绝不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始终能够以专业的态度与热情的状态认真对待工作,并用缜密严谨但又灵活的思维研究细节,勘破案情。他直言“自己很喜欢这个人物设定”,分析道“从人物角色上来说,有了这种冷热交替的情绪变化,人物就会变得好看,就像我们吃东西喜欢外焦里嫩一样。”他认为这种不同能带给他“一个很大的改变空间”,也希望带给观众惊喜。

《光荣时代》的故事和人物均依托着真实的历史背景和原型,为尊重史实,张译也翻阅了不少历史资料,还向熟知建国初期这段历史的顾问请教。张译曾疑惑为何当初公安局中分门别类的小组很多,但是在谈案情的时候或者外出行动的时候有些人员参与,有些却不参与,是否因为职能部门的分工出现问题。后来他询问专家,得到了解答:因为建国伊始,百废待兴,一切都还没有完全成体系,所以建国初期公安局的职能部门其实还不够清晰。因此在剧中,无论是前往侦查犯罪现场,还是共同探讨案情,技术、行动、情报等一系列工作大多成为了“破案三人组”的工作。

片场被赞“敬业的N次方”

《光荣时代》的拍摄从寒冬延续到了酷暑,张译回忆道:“那时候北京已经很热了,我们还要穿着棉衣和皮靴,表面上看着光鲜亮丽,实际上帽子里、领子里、胸口、后背全是汗水在哗哗地流,身上有好几条水道,像虫子一样在爬。”不禁回想他曾在《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一书中的生动描述:“我只想把那台电扇吹出来的风连同最后一颗纽扣一并裹进自己的肋骨。”而被张译称为“哆嗦季”的冬日片场同样艰苦,身着薄衣难抵北方寒风,但张译笑称作为演员都有一个“职业病”,“只要导演一喊预备、开始,演员会将生理上的所有不适全都忘记,不露痕迹地投身于表演之中。”

张译在拍摄现场总是十分活跃,时而指导演员潘之琳说陕西话,时而教导群众演员正确练声方法,甚至和对手戏演员进行欢乐的“太极推手”式对词法,还经常操心怎样置景才能达到更加真实的效果,更好地去还原建国初期的年代感与生活气息。同组演员薛佳凝称张译“简直灵活于现场的各个角落”,饰演白玲的演员潘之琳则夸赞张译的态度“十分敬业,简直是敬业的N次方”,而饰演郝平川的张隽溢更是赞叹“他就是艺术家”。张译则认为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演员应该做的,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其实都很辛苦,他只想为剧组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秉持匠心精益求精是剧组的理念与态度,张译回忆大家“经常一起开会,围读剧本,讨论人物,努力呈现一部精彩的公安群像戏,争取让剧中的每个角色都能留下不同的记忆点。”他真诚希望在剧组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之下,“能为观众展现新中国第一代人民公安的精神面貌以及他们为和平所付出的努力。”

经过四个多月日日夜夜的奋战,拍摄工作临近尾声,张译完成了对新中国初代人民公安的细腻诠释,同时也在剧组里收获了珍贵的友谊。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重感情的张译十分不舍这个温暖的大家庭,离别之际他用口琴吹奏了一曲《送别》,将情真意挚藏在声声入耳的音乐之中。《光荣时代》杀青后,张译也对郑朝阳这个角色有了更通透的理解,他动情感悟:“所谓的现世安稳,都是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替我们负重前行,我们应该铭记过去,珍惜现在。”

狠下苦功打磨演技 

早在2015年,张译就凭借“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获得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2017年他又因出演都市商业剧《鸡毛飞上天》获得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包揽了“影帝”、“视帝”的称号,从无人问津到满堂喝彩,张译的每一次成绩都实至名归,他所出演的作品在质量上堪称精良优质的典范,精湛的演技更是收获一众好评。

今年的国庆档,张译无疑又成为了最大赢家,正在热映的电影《攀登者》和《我和我的祖国》中他都贡献了极为精彩的表演。然而所有的成功并非一蹴而就,优秀的演员大都狠下苦功,专心打磨演技,最终才可能厚积薄发,一鸣惊人。为了更贴近现实,张译在电影《攀登者》的拍摄现场,不惧严寒,光脚踩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地里4个多小时,只为还原真实情况下登山队员的艰难与不易;为了在形象上更接近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相遇”篇中参与“两弹一星”工程的科研人员,张译主动向导演请假,仅用短短10天就减下15斤,成功塑造了一位隐姓埋名、呕心沥血、舍身为国的无名英雄。张译在表演上的付出有目共睹,他的敬业态度也决定了专业上的高度。

但比起拿到光鲜亮丽的荣誉奖项,张译认为最重要的是“得到观众的认可,无论是怎么样的成绩都是观众给予的”,对于观众提出的一些中肯评价,他也会细心留意,争取下一次表演达到更好的效果。面对纷至沓来的夸奖,他谦逊地表示比起个人,更主要是因为自己“出演的作品艺术地传达了重要的社会意义”,他曾塑造的经典角色都是“通过饱含正能量的作品先去打动人、激励人,再经由观众视线宣扬更广泛的社会价值”。张译深知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观众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只有让观众认可方能凸显演员的价值,因此张译始终对表演怀揣敬畏之心,兢兢业业演戏,扎实打磨演技,期望为广大观众留下更多令人满意的佳作与角色。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吴丽莉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