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南京7处文物点晋升“国保” “新国保” 藏着哪些城市记忆

2019-10-18 07:5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10月16日,由国务院核定并公布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正式揭晓。南京共有7处文物点入选,其中新增国保单位6处。

南京又有七处文物点入选第八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名单

“新国保” 藏着哪些城市记忆

10月16日,由国务院核定并公布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正式揭晓。南京共有7处文物点入选,其中新增国保单位6处,分别是南京鼓楼、马林医院旧址、北京西路日本大使馆旧址、国立美术陈列馆旧址、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和八路军驻京办事处旧址。另一处国民革命历史图书馆旧址并入第一批国保单位中山陵。至此,南京国保单位总数已有56处。 

新入选的7处“金陵国保”,呈现出明显的年轻化趋势。除了明清时期的南京鼓楼,其余6项均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有5处不足百岁。尽管获得了不可移动文物的最高保护级别,但这批国保单位并不会因此被束之高阁,而是将继续以美术馆、纪念馆、城市公园、公立医院等不同角色融入城市生活,以活化利用的新篇章继续讲述自己的历史。

鼓楼

600多年前的皇城报时中心  

鼓楼位于南京市中心的鼓楼岗上,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是明代京师的重要建筑和报时中心,其声可播遍全城。鼓楼区便是以区内这座鼓楼而命名。 

洪武年间,朱元璋为了在全城统一时间,修建了鼓楼这个报时机构,由掌管报时的官吏专门掌控。鼓楼与南京钟楼相对,是古时南京城的报时中心,也是催促文武百官勤于政务,提醒百姓辛于劳作,京师迎王、接诏书、选妃等重大庆典的重要建筑,是中国古代官式砖构建筑的代表之一。

鼓楼城楼后来因战火被毁,现存城台基座为明初鼓楼原物,台中设三个砖砌拱券,为当年车马通行之城门通道。清代时,鼓楼仅剩下城阙,城台上部城楼,是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所建。

康熙南巡时曾登临鼓楼,他返京前告诫官员“洁己爱民,奉公守法,激浊扬清,体恤民隐”。两江总督王新命等人将圣谕刻石,在鼓楼城台正中树“戒碑”,并建楼保护。因此,清代南京鼓楼又称“碑楼”。 

作为明朝京师最重要的官方建筑之一,鼓楼无论在建筑形制的开创性,还是对明朝都城管理体系的完善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和研究价值。如今,作为城市中的一个环岛,鼓楼公园已成为向市民游客开放的休憩场所。 

马林医院旧址

南京第一座西式医院  

说到马林医院,很多人听来可能有些陌生,但提起它今天的名字——鼓楼医院,在南京生活的人想必再熟悉不过了。 

1886年(清光绪十二年),加拿大籍传教士兼医生马林(1860—1947)来南京行医传教。当时,中国人不信西医,也不信基督教,他为了打开局面,身着中装,头结发辫,经常出没于酒肆茶楼,亲自弹唱《封神榜》《西游记》等故事,以此吸引群众,联络感情,然后行医传教。 

1887年,美国基督教会决定为其集资建教会医院,至1892年建成2层楼房1幢,称“基督医院”,这是南京第一座西式医院。因首任院长为马林,故俗称“马林医院”。 

1911年,美国基督教会所办金陵大学增设医科,医院成为医科的实习医院,1914年更名金陵大学鼓楼医院。此后,马林转到花市大街小基督医院行医,兼鼓楼医院外科顾问,1927年退休赴美国定居。 

1917至1924年,医院扩建了病房、手术室、办公楼等西式建筑。南京沦陷时期,一度改为日本同仁会南京诊疗班鼓楼医院。日本投降后,医院仍为美国教会收回。至1949年4月,医院占地面积3.8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7万平方米。1951年6月12日,南京市军管会接管该院,改名南京市鼓楼医院,如今已成为集医教研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 

国立美术陈列馆旧址

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美术馆  

国立美术陈列馆旧址位于玄武区长江路266号,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美术馆,标志着中国美术馆事业的开端。

该馆于1936年8月建成,占地面积4700平方米,主楼建筑4层,立面呈“山”字形,外形简洁庄重、典雅大方,融民族风格与西方近代建筑风格为一体,是中国民国建筑中新民族形式建筑的代表之一。 

民国建立伊始,鲁迅、蔡元培等文化名流开始倡议设立国家美术馆,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等美术教育家、著名画家也为之四处奔走、呼吁呐喊。1935年3月,国民政府正式通过筹建国立美术陈列馆的议案,当年11月奠基破土,1936年8月正式竣工落成。 

国立美术陈列馆曾举办过很多影响力很大的重要展览。1937年,国民政府教育部举办的“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由张道藩、何香凝、傅斯年、徐悲鸿、潘玉良、吴作人、吕凤子、陈之佛、刘海粟、齐白石、林风眠等美术界知名人士等63人组成筹备委员会,还聘请国府主席林森为名誉会长,名誉副会长为行政院院长蒋介石和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 

该展筹备会成员身份之显赫,参展艺术家作品分量之重,展览规模之大,在整个20世纪,没有一次美展能够超越。《中央日报》曾发表社评称:“二十余日之中,参观者达十三四万人之多,开历来各种展览会未有之盛况。” 

如今,国立美术陈列馆旧址已成为江苏省美术馆陈列馆,是江苏乃至中国的艺术品典藏、研究、展示的重要场所。 

八路军驻京办事处旧址

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革命纪念地  

新公布的762处第八批国保单位,革命文物共有138处入选,占比近20%,位于南京傅厚岗的当年八路军驻京办事处旧址就是其中之一。 

在傅厚岗的一条幽静小巷尽头,有一个环境清静的庭院,院内有一幢坐北朝南、砖木结构的西式洋房。这里曾是南开大学原校长张伯苓先生的公馆,因张伯苓与周恩来有师生关系,得以租借作为八路军驻京办事处。博古(秦邦宪)、叶剑英、李克农等在此工作过。 

八路军驻京办事处,又称第十八集团军驻京办事处,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我党我军在国民党政府首都设立的第一个公开办事机构,在宣传抗日主张、壮大我党我军力量等方面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1937年8月中旬开始设立,至同年11月中旬因时局紧张撤离南京,在短短3个多月里,八路军驻京办事处做了大量工作,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推动全民族抗战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办事处还营救、接待了1000多位身陷囹圄的共产党员、进步人士,使大批革命同志重新回到党的队伍中来。此外,办事处恢复和建立了长江流域以及华南地区的共产党组织,并为陕甘宁边区和八路军采办了大量的军需、民用物资。 

如今,办事处旧址已成为八路军驻京办事处纪念馆并对外开放,是中国现代史上重要的革命纪念地。

国民革命历史图书馆旧址

被办公楼“耽误”的图书馆  

国民革命历史图书馆,是中山陵园纪念性建筑物之一,位于行健亭以东、陵墓以西。在孙中山先生奉安后,行健亭以东一带地段由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规划,拟在陵园南侧建博物馆,北侧建图书馆,两馆预算各100万元,经费由全国各省分摊。后因1931年水灾,各省要筹款赈灾无力再顾及其他,于是将原计划改为先建小型的国民革命图书馆,为收藏关于国民革命历史之史料及书籍之用。

国民革命历史图书馆始建于1932年冬,1933年春建成,前排2层为阅览室,后排3层为藏书库,总面积1234平方米。图书馆建成后并未真正使用过,日伪时期曾作为汪伪国父陵园管理委员会的办公楼。抗战胜利后,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将图书馆作为办公用房。南京解放后,曾为中山陵园办公处,现为武警某部营房。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

亚洲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慰安所旧址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位于秦淮区利济巷2号,是亚洲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慰安所旧址,也是唯一一处被在世“慰安妇”幸存者指认过的慰安所建筑,现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分馆。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由8栋民国时期的历史建筑组成,原由国民党少将杨春普于1935年至1937年间建造,名为“普庆新村”。1937年底,日军占领南京后,将利济巷2号改造为“东云慰安所”,将18号改造为“故乡楼慰安所”,后来两处连在一起。据调查,至少数十名朝鲜籍“慰安妇”,在此惨遭侵华日军的蹂躏虐待。 

2003年11月21日,在中日学者的努力下,朝鲜籍“慰安妇”朴永心老人来到南京,指认利济巷2号就是当年的“东云慰安所”,这里就是她1939年被诱拐来中国做了3年慰安妇的地点。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正是她当年被拘禁的地方,楼梯旁的售票口、她们当年使用过的洗脸间、洗澡间都原样保留着。

2014年,在学者的推动和文物部门的努力下,“利济巷慰安所旧址”被正式增补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这处见证“慰安妇”血泪历史的民国建筑得到了妥善保护。 

日本大使馆旧址

80年前“毒酒案”打击日军气焰  

日本驻中华民国大使馆旧址(1935—1945)位于北京西路1号、3号,现存3号院内的一幢点式楼,为砖混结构,高4层,建筑面积540平方米。 

1935年5月17日,日本将设在鼓楼附近的驻华公使馆升格为大使馆,“七七事变”后撤销。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后,将原来设在中正街(今白下路)的总领事馆,搬迁至大使馆旧址办公。1940年,汪伪政府成立后,日本在鼓楼原址恢复设立大使馆,总领事馆迁至中山路。1945年抗战胜利后,大使馆旧址作为敌伪财产被国民政府没收,作为外交部宿舍。 

80年前,这座大使馆里发生的一起“毒酒事件”,曾经引发全城震动,有力打击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 

1939年6月初,潜伏在日本大使馆从事杂役工作的南京人詹长炳、詹长麟兄弟俩,从日本外务省的一封来信中获悉:6月10日晚,日本公使兼总领事花轮义敬将在使馆举行一场大型酒会,欢迎日本外务省清水次长。

兄弟两人奉命实施投毒行动。6月10日开宴前几分钟,他们悄悄地把毒粉倒入酒瓶,溶解在酒里,然后走到桌边,把毒酒一一倒入酒杯。看到日本官员和汉奸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时,完成任务的两人迅速离开使馆。

就在他们离开十多分钟后,两名书记官船山和宫下先后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其他人也相继口吐白沫从椅子上滚下来,宴会现场乱作一团。结果,两名书记官当晚死亡,其他人住院抢救才免于一死。尽管恼羞成怒的日军立即下令全城搜捕,詹家兄弟还是成功转移了。

本报记者 朱凯

作者:朱凯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现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来到南京,在南京市社科联、南京市社科院与秦淮区委宣传部共同举办的“金陵智库-名家讲坛”中,作题为《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报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