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山河都记得》:乡愁的另一种书写

2019-10-10 17:09图文来源:南报网

山河都记得_副本

出版方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山河都记得》是青年作家徐海蛟的回忆体散文集。作者深情描述了童年时代有关父亲、母亲、祖父、祖母等亲人的记忆,书写了成长过程中不期而遇的烦恼与苦痛,同时撷取了很多有关故乡风土人情的记忆片断,是对一位成长在广阔乡村下的敏感少年心路历程的点滴记录,也是对一代人颠沛流离的一生的真实书写。

作品围绕童年生活,回忆故乡和亲人,主题却是成长成熟。这是乡愁的另一种书写,有哀愁,却不颓丧;对故乡有怀念,但无执念——这也是作者想要传达的一种面对故乡和过去的全新姿态。

这是对作者已故父亲迟到二十六年的缅怀之作。全书由回忆开始,至追念结束,这个迟到二十六年的仪式让作者放下悲伤、放下愤慨,与命运握手言和,坦然步入下一个人生阶段。

在二十六年的等待后,作家以文字为永逝的至亲铺就一条重生之路。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本书,这些文字,是一条必经之路。”写完它,不但需要莫大勇气,也代表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他与命运和解,代表他对二十六年前那场死亡的释然。

作者在书中写道,“直到今天,当我成为另一个人的父亲,当我对命运的安排逐渐释然,才敢用文字触碰1992年的夏天。”

作家13岁那年夏天,遭遇童年里最大的风暴:一场车祸夺走年仅39岁的父亲。他一直想写一篇追怀父亲的文字,却因了内心千山万水的阻隔,每一次念头最后都化为缄默与疼痛。二十六年后,当他活到父亲年纪,并成为一个小女孩的父亲,当他越过人生一座又一座山丘,当时间带给生命无数次美丽的蜕变,“给父亲写本书”的念头突然萌生,像一颗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种子,一发不可收。

2017年清明前夕,作家写下“父亲”二字,这是万千光阴重门远隔之后,他再一次在心里深情地呼唤父亲。他说,写下即是重生,我是作家,仰仗文字在世间行走。于父亲最值得骄傲的事,该是用自己的笔,让他重新活一回,这是上天赐予我的能力,也是我能想见的对抗死亡的方式。如果没有关于父亲的故事在世间流传,他年轻的生命已然被人世的风沙抹去了。此刻,父亲借我的文字重生。亲爱的读者,你每一次阅读,都是我父亲在这人间的一记心跳。

在书中,你会读到天下父亲的柔肠与担当,读到一个在梦想征程里永不回头的故事。二十六年后,面对一段惨痛遭际,作者只是深情款款娓娓道来。所以这也是和解之书,越过千山与人海,在文字里放下成见,与生活言和。

作品包含多个情感维度:乡愁、童年、父子、母爱、成长,等等。作者对每个维度的书写都洋溢着真挚情感,而对这种情感的抒发又十分节制,这就既避免了浮于表面的无病呻吟,又避免了流宕忘反的繁词冗句。语言细腻而富含哲理,唯美而饱含深情。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朱皓

周刊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现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来到南京,在南京市社科联、南京市社科院与秦淮区委宣传部共同举办的“金陵智库-名家讲坛”中,作题为《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报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