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听99件宝物讲南京Style

2019-10-10 13:30图文来源:新华报业网

雕饰华美的七宝阿育王塔、首次展出的南京直立人1号头骨……大量珍贵文物于朝天宫展出,追溯南京之“源流”。

你可曾想过,脚下踩着的这片坚实的土地,曾经历多少沧桑繁华,留下几多轶事传说?历史的车轮虽滚滚直前,但偶尔回望过去有助于今人更好地发展。凡是经过,必有痕迹,自带过往岁月style的文物,可说是现代人梳理历史脉络最好的见证者。

国庆前夕于南京朝天宫(南京市博物馆)展出的“源·流:99件文物里的南京”,以超过一半数量国家一级文物的“分量”,向世人展示了南京这座城市文明发展的印记。

假期虽已过,这场展览你不可错过。

南京之印记 书画家画金陵景描述“百世升平人安乐”

这批文物由南京市博物总馆从众多文物中遴选而来,所选文物多既能贴合展览主题,又具重大价值。他们另从南京博物院、南京图书馆、上海博物馆等机构借调部分珍贵文物,汇聚出鎏金七宝阿育王塔、模印石头砖、南京直立人1号头骨、《永乐大典》残页、“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云龙纹金镶玉带板、《金陵十八景》等99件与南京密切相关的文物办此大展,其中,超过半数的文物为国家一级文物。

南京直立人1号头骨的首次展出显示了南京人的缘起。这对头盖骨发掘于南京汤山葫芦洞,一男一女,发现时相隔仅5米,头盖骨形状却差异不小。经中国古人类学专家的考证,两者智力差异较为明显,女性头盖骨距今50万-60万年前,男性头盖骨距今20万年前。根据考证,三四十万年后出生的男性智力要明显高于其之前出生的女性,这一比较也显示出人类智力在自我发展、改造环境过程中的随之提升。最关键,南京直立人头骨的发现将南京人的历史往前推进了数十万年。

绘画里的南京,是南京最好的老照片。在展厅入口处展陈了文徵明从侄文伯仁的《金陵十八景册》。雨花台、牛首山、莫愁湖、石头城、长干里、白鹭洲、燕子矶、桃叶渡等熟悉又亲切的地名地均被他以游客身份绘制下来,600多年前这些地方长啥样?看看他绘的风光图便知了。

时间的齿轮转到清初,遁居在南京城南白鹭洲公园附近的布衣画家樊沂开始创作《金陵五景》,他一口气绘就“秦淮渔唱”“钟阜晴云”“燕矶晓望”等五景,一景配一诗,有句赞南京曰“百世升平人安乐”,可见当时此地繁华宜居。

再往里走,两件不起眼的文物却被重点标注:一块不起眼的旧石砖和一根残缺的细木简。它们是什么来头?

残砖的侧立面模印上“石头”二字,出土于南京清凉山六朝石头城遗址西北角一号城门北侧的包砖墙上。据介绍,该砖的出土完全证明了这座埋藏在地下的古城址,正是史载公元212年由孙权在建业(今南京)临江而立的石头山上建造的“石头城”!

石头城代表着南京建都的开篇之作,此块残砖因此具重大价值。

旁边一根细木简颜色已褪旧,木简损伤不全,“附载之建业宫”六个墨字却清晰可见。它于15年前的春天出土于城西南的皇册家园项目地块。简文中的“建业宫”,可就是公元229年吴大帝孙权由武昌(今湖北鄂州)迁都建业(今南京)后,以旧将军府舍改建的太初宫,那可是当时地道的皇宫哦。

重见天日的文物以静默无声的姿态演示出1800年前人类肉眼无法企及的历史,它告诉我们,人类发展的历程有迹可循。

历史之趣 孔子的身高到底几何?

科技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它也让几百甚至一两千年后再来到人间的文物,出现在今人的眼睛里时,有那么几分幽默意味。

三把尺子静静躺在那里。尺子其貌不扬,分别为象牙尺、宋代木尺、明代木尺。其中,白色象牙尺是西晋时期的。据介绍,各个朝代的尺子长度其实不同:西晋一尺大约相当于现在的24厘米,宋代一尺相当于现在的31.68厘米,而明代的尺度又因尺子的不同功能而异。

这直接造成了多桩历史悬案,孔子的身高便是其中之一。现场,南京大学教授胡阿祥说,《史记》中记载“孔子长九尺有六寸”。“按照西汉一尺23.1厘米计算,孔子身高约2.21米,可那是西汉的标准,与春秋时的不同。用历代的长度单位算一算,发现孔子可高达2.3米,矮至1.9米。”

几件裂痕满布的玻璃杯也诉说了当时的风土人情。象山7号墓是东晋望族琅琊王氏之墓,从中出土的玻璃杯是典型的罗马帝国3—4世纪的产品,玻璃质量高、工艺精,为磨花玻璃器中的精品。这些玻璃杯来自魏晋时期,那时,人们将外域进口的玻璃器皿视为宝物,它还是上层社会“斗富”的宝贝呢。

能想象吗?几位长袍大褂的富贵人家子弟聚会闲谈,一说:“我府上近日新得了一件宝物,通体晶莹,甚是可爱,改日请诸位仁兄去府上一赏!”众人忙问是甚珍宝。其中一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忙问:“可是那周身通透,从外可窥见内盛之物的玻璃?我虽未亲见,却听见过的人说过,玻璃还可有颜色,既能晶莹剔透,又可五彩斑斓,据说从遥远的异域运来,一路颠簸至此,竟没破碎,确是上等的宝物!”有人提议:“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日共去府上赏宝如何?”众人都说好,忙拂袖起身,共去“鉴宝”,说不定后面还有若干诗歌因玻璃杯而产生。

众人为玻璃杯作诗的想象算是一则小玩笑,玩笑归玩笑,来自罗马的玻璃杯的出土说明,东晋时期的南京已成为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的国际大都会了。不过,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谁若说玻璃是宝物,那是真要贻笑大方了。

再告诉你一个趣闻:长颈鹿在明朝时是神物,知道吗?在展宝物中有一件“天鹿纹素缎补服”(用通俗的话讲,就是一件有天鹿纹样的长袍)就是证明。何为天鹿?在明朝,这就有说法了。明人将长颈鹿视为“麒麟”,还要从郑和第四次下西洋期间一件轰动朝野的事件说起。那是永乐十二年(1414年),榜葛剌国(今孟加拉国)遣使者向明成祖朱棣进贡了一头长颈鹿,时人从未见过如此稀奇的动物,将其与传说中只有明君盛世才会出现的瑞兽——麒麟联系在了一起(关于这一桥段,明人的文字、图像中多有记载)。据记载,明初郑和七下西洋时,与“麒麟(长颈鹿)贡”有关的进献活动共有七次,长颈鹿成为当时进贡的新鲜宝贝。

过往之美 新石器时代的南京人就爱收集雨花石了?

几粒深浅不一、图案纹路不同的小小雨花石吸引了参观者的目光。个头小小,其貌不扬的它们价值在哪里?

展出的这几粒雨花石来自北阴阳营遗址新石器时代的一处墓葬,共76粒。专家推测的结果是,这批雨花石应是古人特意由其他地方专门采集而来。推算一下,新石器时代大约从一万年前开始,结束自距今5000多年至2000多年。照这样说,从那么久远开始,人类在审美上就已经有自己的追求啦。

说实话,要说美物,这批文物中最不缺:大名鼎鼎的国宝级展品“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被称为珍贵文物的“釉下彩盘口壶”、倪氏家族墓中出土的色泽莹润的青瓷堆塑罐,还有精致到足以让现代顶级珠宝设计师也惊声尖叫的金累丝凤钗等等,都是高颜值的上等宝物。当然,堪称“颜值担当”的还有鎏金七宝阿育王塔。

鎏金七宝阿育王塔高1.2米、总重50公斤,是全世界已发现的最大规格的鎏金阿育王塔,也是中国出土体积最大、工艺最复杂、制作最精美的鎏金阿育王塔,它还有个别号——“世界阿育王塔之王”。

鎏金七宝阿育王塔从千年的大报恩寺遗址中“缓缓醒来”,被收藏于南京市博物总馆,其通体金光(鎏金,为檀香木胎),镶嵌水晶、玛瑙、玻璃和青金石等多色宝珠数百颗,塔周雕刻精致佛像、细密经文,金灿灿之余,也华美绝伦,可以说,自古而今在造物雕琢方面一丝不苟、不厌其烦的“工匠精神”,在此宝物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

七宝阿育王塔发掘出土前,塔身内供奉有两套金棺银椁,其内有“佛顶真骨”“感应舍利十颗”等,其中佛顶真骨是世界现存唯一一枚佛祖真身顶骨舍利。

爱美之风也绵延到了当时物质条件富足的上流社会中。一千六七百年前的六朝时期,富贵人家流行熏香、点烛、佩戴精美首饰。香文化的盛行又催生出各种线条、造型的香炉和烛台装饰品的诞生。(当然,它们也实用,但因其打造上的精美,在今人看来,称其为一件漂亮的装饰品也恰如其分)最为耀眼的首饰是那一对金累丝凤钗,金丝手艺缜密到让人打心底里想给它点赞!到了这一对钗子面前,也不由想感叹:论爱美,咱可能真不是古人的对手。

历史之精气神 沐氏家训牌正气犹在

展厅靠里一间的正中,静静悬挂着一块远观尤熠熠生辉的玉牌,玉牌玉质润泽,悬挂在一件木架正中,十分庄重。此玉牌来自沐氏家族,出土于黔宁王沐英第十一世孙沐启元墓葬中。

一提到沐王府,就不自觉联想到《琅琊榜》中霓凰郡主的穆王府,穆沐同音。这部灵感取自南北朝的故事的确跟金陵大有渊源。穆王府世代镇守云南,谁又能说不是撷取了情况相同的沐家之事迹呢?

黔宁王沐英是明朝开国功臣,军事将领,他的另一身份是朱元璋养子。出身贫苦、颠沛流离的沐英曾在战场上跟随朱元璋,后他平定云南大乱,留在当地大兴屯田,劝课农桑,安定边疆。

48岁时沐英病逝于云南任所。朱元璋大为痛惜,追封其为黔宁王,侑享太庙。此后,沐氏子孙世代镇守云南,直至明末。

这块玉牌来自沐英的第十一世孙沐启元墓葬中。玉牌熠熠生辉的一个原因,是上有金字,这是一块家训牌。

只见牌的上部刻有两片蕉叶,正中为“黔宁王遗记”五个大字;背面刻字亦五行:“凡我子孙,务要忠心报国,事上必勤慎小心,处同僚谦和为本,特谕,慎之戒之。”笔笔清晰,字字凝重,告诫沐氏子孙处事之道谦和为本,子孙需精忠报国。右左两边刻曰:“此牌须用,印绶带之”,以示对这一玉牌的庄重与恭敬。

虽然介绍得已经很多,但是还有多件有故事、有来头的宝物没有细说呢,此次展览,主办方邀请了24位知名专家学者一一推荐出24款重量级宝物,配有推荐语,现场另有电子显示屏互动介绍,届时如果你带着手机,还可以轻松扫码听24件重量级宝物的前世今生。此展筹备一年多,堪称重量级大展,虽将展至明年1月,可如若有兴趣,你何不先睹为快呢?

作者:孔芳芳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