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纪念碑修复了,人心何时修复?

2019-09-19 10:18图文来源:人民日报微信

“九一八事变”88周年,“勿忘国耻、警钟长鸣”,是国人共识。但在17日,香港唯一国家级抗战遗址乌蛟腾抗日烈士纪念碑,被人涂污了。对于这样良知沦丧、数典忘祖的破坏行为,内地和香港人民都表达了强烈愤慨和谴责。

有意在“国耻日”前侮辱英烈,是目中无法、心中无史,更是胸中无国。作恶者是否知道:当年港督向日军投降以后,乌蛟腾正是东江游击队在港最重要的基地,乌蛟腾村先后有40位青少年义无反顾参加游击队,有9位抗日志士为国为香港壮烈牺牲。英雄无惧无畏,铸就了东江纵队的一段光荣历史。

目无法纪,可用法治矫正,心中无史、胸中无国,说服起来就极艰难。事实上,涂污纪念碑者,与涂污国徽、焚烧国旗、打英美国旗者,本质是一样的,他们发自心底漠视甚至敌视国家。而在极端案例频发背后,是一些普遍性问题:如何增进一些香港人的国民意识?如何培育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情操?从根本上来说,这离不开国民教育和历史教育。

香港青年的国民教育确实存在问题。2012年,国民教育独立成科的计划被搁置后,再没有启动。尽管特区政府想方设法增进增强港人身份认同,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从反修例运动的街头表现看,一些人的国民意识不仅相当淡薄,甚至还有进一步削弱迹象。国民意识的培养,离不开教育。国民教育是民族国家诞生的产物,更是民族国家稳定的基石。有一份研究指出,早在1870年到1970年的百年间,在宪法中明定国家有义务提供国民教育的案例就从43个增到139个。香港的国民教育,在方式上如何开展,存在充分探讨空间,但在大方向上,还是要坚定不移推进,这事关香港社会长远的稳定。

原本,国民教育与历史教育的内容是有交叉重合的,可以互相补强。比如学习中国近现代史,可以增进对国情的理解。然而,正如时任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在3年前立法会报告指出,香港中学历史教育存在一个“课程古今比例不平均”问题,“香港现行的课程,古代史分量占超过百分之七十,相反近现代史只占百分之二十多”,这与内地、澳门,古代史及近现代史大体相当的内容编排有很大不同,而且,“因课堂教学较集中古代史,以致四成多的学校略教或不教一九四九年后的历史”。这样的课程安排,很容易导致学生,只知历史的中国,不知现代的中国;只知古代的辉煌,不懂近代的屈辱。可以想见,如果一个港人连港九大队的血泪史都不知,又如何体会乌蛟腾抗日烈士纪念碑之重?

在中西文化交融的香港,国家意识和爱国精神的培育尤其需要增强文化感召力。中国古代史教育为中华文化的讲解提供了光辉灿烂的宏阔背景,但这不等于说近现代史就不重要了,因为这段历史基本与香港被殖民史重合,而这段时期香港的殖民教育,本质上是去国家化的“疏离”教育。若有意轻视、略过对这段历史的重新讲述、正确认知,那么“去殖民化”教育,就难以真正完成。

正如有人所说:香港回归,不仅是土地的回归,更重要的是人心的回归。因此,我们既要修复被涂污的烈士纪念碑,更要修复淡化的历史观、民族观和国家观,修复人心上的碑。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作者:之光

作者:之光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