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秦淮法检两院签署实施意见 困境未成年人权益受保护

2019-09-16 19:15图文来源:南报网

刚刚过去的暑期,秦淮区人民法院和秦淮区人民检察院联手,开展了一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司法行动,多名未成年人和困境儿童的人身权益得到了关爱。

秦淮区法检两院签署实施意见

这个暑期,困境未成年人权益得到保护

刚刚过去的暑期,秦淮区人民法院和秦淮区人民检察院联手,开展了一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司法行动,多名未成年人和困境儿童的人身权益得到了关爱。

“本次联合开展的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工作,得益于法检两院今年5月共同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展家事案件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工作实施意见》。”秦淮法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困境学生被安置在社区   

玲玲(化名)是一名高中生,父亲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暑假前夕,秦淮法院少年家事庭法官来到一所高中上法治课时,学校老师提到他们正为一名女生暑假期间的托管问题而烦恼。

这名女生就是今年16岁的玲玲。老师说,一直以来玲玲都托管在学校。可不久前,玲玲母亲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玲玲在南京举目无亲,学校即将放假,无法继续托管。

秦淮法院少年家事庭副庭长王冬青告诉记者,经了解,玲玲母女俩原租住房屋条件简陋、甚至连屋门都无法关严,任由玲玲一个未成年女生独自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其人身安全肯定得不到保障。

得知这一信息后,秦淮区检察院未成年人保护部门也及时介入,想方设法解决玲玲的暑期安置问题。

最终,在多方共同努力下 ,玲玲被安置在某社区服务中心。暑假期间,由社区负责玲玲的食宿,两名志愿者照顾玲玲的学习和生活。

开学以来,玲玲的食宿由学校接手托管。

民政部门承担孩子临时监护责任

苗苗(化名)是年仅2岁的小女孩,母亲杜某(化名)因贩毒被法院判刑,因犯罪情节严重,必须收监执行。而苗苗父亲下落不明,其他近亲属也均拒绝抚养苗苗,并将苗苗丢弃在秦淮区民政局,不管不问。

考虑到苗苗只有两岁,秦淮区民政局认为,苗苗理应由福利院照顾。福利院则提出,苗苗的监护人应当出具一份委托书才能接管。然而,杜某为了争取监外执行,以必须亲自照顾为借口,拒不签署委托书,导致苗苗的安置问题陷入困境。

秦淮区检察院未检科通过区民政局了解到上述情况后,向市人民检察院做了汇报,并及时与秦淮法院联系,希望从法律上探索解决苗苗困境的路径。

很快,由市检察院牵头,市法院、市民政局、市儿童福利院等部门参加的研讨会举行。

“一开始,有人建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杜某服刑不能履行抚养义务为由,由法院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并指定由秦淮区民政局作为监护人。”王冬青告诉记者,这样的话,秦淮区民政局即可以监护人资格向福利院出具委托书。

然而在经过讨论后,最终认为该案不适用于此程序。王冬青解释说,一方面是因为杜某的服刑期较短,待程序走完后,她即将获释;另一方面,此举也不符合《意见》精神,容易造成程序滥用。

最终,与会者认为,应由秦淮区民政局按照《意见》规定,启动“临时监护责任”工作机制,承担监护责任,并在该机制框架内完成与福利院救助保护工作的对接。与此同时,秦淮区法检两院告知杜某,在其刑满释放后,有权把苗苗接回去妥善照顾。

至此,苗苗无人看管、照料的障碍得到了排除。

离异父母应出具孩子抚养规划

9月4日,秦淮区法院审理了一起离婚案,夫妻双方年龄相差将近30岁,两人均属再婚,并育有一子一女。对儿子跟男方,双方并无异议,而对由谁抚养2岁的女儿,双方互不相让。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邀请家事调查员开展家事调查后,发现双方抚养孩子的能力和条件都不佳。按照《关于联合开展家事案件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工作实施意见》的要求,秦淮法院将该案件信息,移送了秦淮区检察院。

秦淮区检察院收到后,及时开展了调查工作,最终向法院发出了具有工作调查和工作建议双重价值的《工作函》,提出了由双方当事人出具《抚养规划》作为裁判抚养权参考因素的创新性建议。

王冬青说,这些创新性建议,为法院在裁判时体现孩子利益最大化原则、全面实现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提供了有力专业支持。

“目前此案尚未判决,但孩子不论判给任何一方,法院都将进行判后监管。”王冬青告诉记者。

本报通讯员 秦研 缪凌燕 本报记者 许震宁 徐宁

作者:许震宁 徐宁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