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叶兆言40年写作集大成之作《南京传》面世

2019-09-02 15:28图文来源:南报网

《南京传》_副本

出版方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近日,南京籍著名作家叶兆言最新力作《南京传》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南京对于他而言,不仅是一个叙事空间,更是一个极目远方的平台,一个看中国历史的窗口。在他心目中,没有哪座城市,“能像南京那样清晰地展现中国历史的沧桑”。

在这部集其40年写作大成的《南京传》中,叶兆言以朝代更替为纲,爬梳剔抉南京历史。全书由著名设计师朱赢椿担纲设计,装帧上采用城墙元素与橙色结合,仿佛一抹夕阳映照在古城墙上,传递着厚重沧桑的历史感。

南京人立《南京传》

作为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叶兆言无疑是这个城市最合适的书写者。从中篇小说集《艳歌》《夜泊秦淮》,到长篇小说《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影》《花煞》,再到前不久入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十部提名作品的《刻骨铭心》,以及散文集《流浪之夜》《旧影秦淮》等,他一直游荡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与现实之间,写市井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写中国大历史的巨变沧桑。

“南京是我写作的根基,是我熟悉的地方,我必须得坐在这个椅子上才能说话”,然而,他一直拒绝为南京立传,“我写过很多与南京有关的文字,觉得自己不会再写,不可能再写。直到找到一个新的角度——通过南京这扇窗户把中国历史说一遍……没想到创作状态会那么好,有段时间,每天工作将近十个小时,结束时天旋地转,仿佛云里雾里。真是疯狂,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上岁数的老同志,能够这样,实在太美妙。”

以史为纲爬梳剔抉南京城市史

《南京传》从公元211年孙权迁都秣陵,写到1949年百万雄师过大江。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先后见证了南京的兴衰荣辱。

叶兆言以朝代为章,回溯两千年前秣陵的一株小树苗,如何走过三国烽火,六朝金粉,南唐挽歌,明清隆替,民国风云,在历史的洪流中淬炼成形。这一次,他是一位在历史的故纸堆里浸泡了几十年的考据者,“《南京传》言必有据,如果错,也是我引用的文章原本就有误”。

叶兆言认为,东吴、明朝、民国是南京历史上最重要的三个朝代。“孙权奠定了南京城的初步规模,没有东吴就不会有六朝繁华;明朝朱元璋用高高的城墙,把这座城市固定了下来,使南京城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砖城;民国为这座古老的城市,注入了现代化的活力……” 

他以史学家的哲思、文学家的妙笔抖落尘埃,用时光深处的一个个人物和故事,来重述古都千年的繁华与破败,落寞与顽强。

以南京为基点讲述中国历史

“我一直想写一写中国历史,根据我的阅读经验,只有两个城市适合讲中国历史,一个是北京,它是中国的中心,适合于叙述大一统江山的历史;还有一个城市就是南京,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中华文明核心的一个‘备胎’。而西安、洛阳,可能更适合讲汉唐这种断代的历史。”叶兆言说。

钟山虎踞,石头龙盘,南京自古有帝王气象,但烟雨秦淮从来不是虎狼之地。南京有一次次建都的热忱,也有一次次亡国的悲凉;有无数次城市保卫战,却没有一场以胜利告终;六次毁城,再崛地而起……国内恐怕还找不到一座城市,能像南京那样清晰地展现中国历史的沧桑也没有任何一座城市,经历过这样的跌宕起伏,屈辱与荣光如此频繁地交替着,它不断地被破坏、被伤害,又不断地重生、发展,它在每一个历史转折点上都浓墨重彩,又以失意者退场,南京的历史与民族的命运休戚相关,南京是一本最好的历史教科书。

放在宏阔视野里的一种回望

文人对南京似乎特别钟情。改朝换代带来的震撼和悲伤,往往会带来文思泉涌。南京到处是故事,怀古南京,从来就是一个好题目。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叶兆言在这座城市里长居六十年,他眼中的南京创痕累累,又平和坚强,“ 南京见惯了天下兴亡、王朝更替,有着很强的忍耐力,更有惊人的弥合能力、新生能力,一切不过东流水,人间正道是沧桑,因而南京也是一个平和的城市,宽容的城市。”

评论家雷雨认为:“叶兆言是在写一座城市的传记,但他更是要借助于这座城市,以极大的耐心和宏阔的视野,来回顾一座城市的历史,重温一个民族的脉络,检点一个古老帝国多灾多难却生生不息的生存密码。他反复提及衣冠南渡,他反复提到后主现象,他反复论及南人与北人性格的差异与融合,凡此种种,都是现代意识的一种关照,都是放在宏阔视野里的一种回望,都是大处着眼的豁达大度与从容不迫,不是就某一发现的津津乐道,不是就某一人物的评头论足,不是故作惊人之语的哗众取宠。”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今年“十一”黄金周长假期间,人们高涨的爱国情绪持续带动了一波红色旅游、主旋律电影、爱国主题文化类产品消费,红色旅游目的地热度上涨数倍; “健康”“时尚”成为中老年人消费的两大关键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