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集聚高端创新要素,引领南京自贸区高质量发展

2019-08-28 07:4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本报记者 冯芃摄

日前,国务院印发《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决定在6个省区设立自贸区。江苏自贸试验区包括南京、苏州和连云港三个片区。 

《总体方案》提出了各有侧重的差别化改革试点任务。其中,江苏自贸试验区以“着力打造开放型经济发展先行区、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为战略定位,经过3—5年改革探索,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形成更多有国际竞争力的制度创新,建成投资贸易便利、高端产业集聚、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作用突出的高标准高质量自贸园区。位于江北新区的江苏自贸区南京片区,将着力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自主创新先导区、现代产业示范区、对外开放合作重要平台。

意义

自贸区是我国新一轮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排头兵和试验田,是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的重要载体。结合江苏自贸区及其南京片区的战略定位,考虑历史、地理、经济等各方面的因素,根据南京自身的区位条件和产业导向,江苏自贸区南京片区的获批,可以从五个方面集聚高端和创新要素,引领南京高质量发展。

加快创新名城建设

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发展,创新是根本动力来源。作为长三角的唯一特大城市、江苏省省会、南京都市圈中心城市和东部地区重要中心城市,新时代南京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转向创新驱动的发展新阶段。南京科教资源十分丰富,科教综合实力仅次于北京、上海,位居全国第三。因此,无论是基于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转型背景需要,还是现实资源禀赋优势的结构性特点,均决定了南京加速建设“创新名城”的必要性,这也是南京的使命担当和责任所在。自贸区的设立无疑为“创新名城”建设带来了重要契机,这就要求南京在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中,必须将“创新名城”建设作为其重要的战略目标。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必须聚焦创新的市场化、高端化、国际化、融合化、集群化和法治化,以此为依托深化“创新名城”建设。

提升省会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

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是南京作为省会城市的基本功能和使命担当,也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实践特征和基本经验。如何按照江苏省委常委会的战略部署,努力将南京建成“首位度高的省会城市、影响力强的特大城市、国际化程度高的历史文化名城、幸福感强的宜居宜业城市”,是亟待解决的重大理论命题和实践问题。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必须紧紧围绕“建成首位度高的省会城市”这一重要战略目标,以此为契机和依托,不仅要加快提升南京的自身发展水平和提高城市能级,又要能够面向全省,在支撑、带动和辐射全省高质量发展中,发挥好省会城市的应有功能和作用。

辐射扬子江城市群协同发展

当代的城市经济已经进入到群时代、圈时期的新阶段,城市群不仅是全球经济中心转移的最重要存在体,同时也是参与全球经济竞争与合作的重要载体。建设扬子江城市群,旨在打破行政区划形成的区域壁垒和地域障碍,最大程度地实现商品和要素在区域间的自由流动和高效利用,以此统筹不同城市发展,并在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中提升整体发展以及各城市的发展水平和层次。尤其是对资源的集聚和对外的辐射能力角度看,南京理应成为扬子江城市群的重要引擎。自贸区建设的核心要义就是“自由化”和“便利化”,依托自贸区建设在推动要素和资源跨区域流动和高效利用上,发挥重要的引擎作用,南京无疑应“首当其冲”,这也是加快推进自贸区建设的重要战略目标之一。

培育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创新引擎

作为国家战略的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对长三角地区城市群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非凡意义和深远影响。南京在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中,扛起南京责任、展现南京作为、作出南京贡献,就是要努力建设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战略支点、驱动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引擎、支撑长三角国际化发展的门户枢纽。显然,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为南京更好地融入和对接长三角一体化带来了重要机遇。以推动自贸区建设为契机,有助于南京深度融入全球创新链体系,吸收全球创新要素,整合全球创新资源,对接世界科技发展前沿,有助于南京把扩大开放与自主创新结合起来,从而全面提升科技水平和创新发展能力,提升引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打造“一带一路”交汇点产业地标

南京作为“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重要枢纽和节点城市,更需要高质量、高标准、高水平推进“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无论是“放大向东开放优势”,还是“做好向西开放文章”,从根本上看还是需要产业支撑,即需要将南京打造成“一带一路”经贸合作的“产业地标”,既包括先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也要包括金融、科技、物流等服务经济等产业地标。自贸区建设本身就是为了适应新阶段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需要,是为了发展更高水平和更高层次的高质量开放型经济需要。因此,对于夯实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推动产业迈向全球产业链中高端,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从上述意义看,将南京打造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产业地标,无疑是南京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应有的题中之义。

建议

南京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不仅要有明晰的战略目标,还要突出创新引领。可以说,无论是创新名城建设,还是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提升;无论是发挥扬子江城市群发展的辐射和带动作用,还是打造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引擎,抑或是打造“一带一路”倡议的产业地标,都离不开高端和创新要素的吸引、培育、集聚及其作用的发挥。

优化体制机制,吸引培育高端要素

一是高端要素吸引的作用机制。前一轮开放虽然已经有了产品价值增值环节国际梯度转移和要素跨境流动,但相对而言,转移和流动的是相对“低端”部分,即产品生产的低附加值部分和一般的资本和技术要素。处于这一层次的生产经营活动对边境开放措施更为敏感,对境内开放敏感性相对较弱。但是,当价值增长环节的国际梯度转移不断向高端延伸,特别是高端和先进性生产要素包括创新生产要素跨境流动,就会对一国境内的制度质量要求较高。因为处于这一层次的经济活动其对初级要素成本的敏感性相对较弱,而对由制度质量所决定的交易成本等特别敏感。在此背景下,哪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制度质量越高,高附加值生产环节和创新性生产要素就越倾向于向其境内流动。南京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据此形成对高端生产环节和要素更具吸引力的体制机制环境,无疑是实现上述战略目标的根本和基础。

二是高端要素培育的作用机制。完善的制度质量和合理的体制机制安排,不仅对吸引和集聚外部优质要素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对于自身高级生产要素的培育和升级,同样起着决定性作用。比如对人力资本的投入情况、对教育结构的优化情况、对人才培育的质量状况、人才的薪酬和政策的设计、户籍制度的改革、公共服务及其相关配套改革等,均与制度安排和设计密切相关,同样也是影响要素市场发育状况从而影响着要素培育。南京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在体制和机制方面的探索和完善,不仅要有助于完善商品市场,同样也要进一步有助于完善要素市场的发育。如此,才能更加有助于培育自身高级生产要素,夯实吸引外来高端生产要素所需质量匹配的自有要素基础。

三是高端要素活力释放的作用机制。依托高端和创新要素的吸引、培育和集聚,固然是实现上述诸多目标的基础和前提条件,但是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仅仅拥有创新要素还不够。因为高端和先进生产要素,尤其是创新要素仅仅是一种潜在的生产能力,能否据此形成真正的创新驱动发展的动力源,显然取决于能否将创新要素的创新活力释放和激发出来。创新要素的作用发挥,需要更加完善的体制机制以提供适宜的创新环境和制度保障。创新的动力和活力能否得以激发和释放,更加取决于制度质量是否完善,比如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契约的执行力度等。就这一意义而言,南京在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中,需要将自贸区打造成为开放型经济体制机制创新和新动能强化的引领区,这也是实现自贸区集聚高端生产要素后,实现自贸区高质量发展的必要制度保障和条件。

(戴翔为南京审计大学政治与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韩剑为南京大学商学院国际经济贸易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本文为南京市“十四五”规划前期研究重大课题“南京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的目标思路和发展路径研究”成果之一,课题承担单位为南京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

作者:戴翔 韩剑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作为联接南京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双主城”的重要纽带,五桥无论功能、技术还是意义,都堪称南京拥江发展的新地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