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讲故事才是艺术写作的存在理由

2019-08-23 09:4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 辛格 

美国犹太裔作家艾萨克·辛格(1904—1991)于197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作品激发了我国很多文学爱好者走上创作之路。本文节选自《辛格自选集》。

为什么百余篇短篇小说中,这47篇会入选本集,我很难做出评论。但每一篇都是我所珍爱的。 

在创作这些故事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潜伏于小说家背后的诸多危险,其中最糟糕的包括:作家对金钱以及迅速成名的贪欲;矫揉造作的独创,即幻想凭借矫情的修辞、过分的文体创新,加之卖弄一些做作的象征,可以表达人类关系中最基本的本质,或反映遗传与环境的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 

就连真正的天才也掉到这些所谓“实验性”写作的语言陷阱里;这些隐患摧毁了许多现代诗歌,使之变得含混、费解,魅力全失。想象是一回事,扭曲斯宾诺莎所说的“事物之顺序”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虽然现在短篇小说不流行了,我却仍然认为它最能挑战创造性作家。 

长篇小说可以容纳,甚至原谅冗长的题外话、倒叙及松散的结构,短篇小说则不然。它必须直指高潮,必须有一气呵成的紧张和悬念,而且简短是其本质。 

短篇小说必须有明确计划,不能是文学行话里所谓的“生活片段”。短篇小说大师们,如契诃夫、莫泊桑,还有写就了《创世记》约瑟故事的那位伟大的文书,他们很清楚自己要去哪里。他们的故事可以一读再读,永远不会腻烦。 

真正的文学当寓教于乐,力图清晰而深邃。 

文学可以魔术般地将因果与目的合一,将怀疑与信仰合一,将肉体的激情与灵魂的渴望合一。文学既独特又普遍,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是现实的又是神秘的。文学要忍受别人对其指指点点,且永远不要试图自我解释。 

我必须强调这些显而易见的原则,因为虚假的评论和伪原创已在我们这一代制造了一种文学健忘症。许多作家热切地想要传达信息,已然忘却讲故事才是艺术写作的存在理由。

作者:辛格 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