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美国长臂管辖如何成为经济战新武器?

2019-08-23 09:4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 阿里·拉伊迪

《隐秘战争》是《美国陷阱》姊妹篇,用专业视角和大量案例深度剖析美国如何运用长臂管辖打击他国企业,提升本国企业竞争力,为保护我国核心企业不被美国围猎、警惕美国经济霸权提供借鉴。本文节选自该书引言,标题为编者所加。

这是19世纪末由皮埃尔·阿扎里亚和保罗·比才创立的一家法国公司的故事。 

这家公司从制造电缆、电器、电池起步,逐步拓展到生产用于水利工程、核设施、建筑工程和交通设施(道路、桥梁等)的涡轮机。 

1968年,这家公司兼并了电信公司阿尔卡特。1969年,它兼并了阿尔斯通,并于3年后建成了当时全世界最快的列车——TGV高速列车。 

1983年,它兼并汤姆森半导体公司的电信业务。1986年,它进入民用核工业领域,收购法马通公司40%的股份。 

这家公司就是CGE(法国电力总公司)。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CGE是法国工业的骄傲。但在诞生一个世纪后,它却荡然无存。 

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这段时间不仅对CGE是致命的,对整个法国工业也造成巨大冲击。法国工业企业纷纷“外逃”到更欢迎它们的国家和地区,只留下了失业问题、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的升温。但是人们却迟迟没能察觉到这一切,直到阿尔斯通被拆分后,法国国家领导人才如梦初醒。 

那些本应该守护法国工业的人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法国政界和经济界的领导人无法理解这个竞争白热化的世界,也未能看到竞争对手正在拼命打磨它们的经济武器。 

在所有这些武器当中,法律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之一。人们天真地以为法律为正义服务,然而它却被用于其他目的:为大国的经济利益服务。虽然法国和欧洲的精英一直密切关注新兴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等),但他们没有发觉自己的主要盟友早已将司法的“兵器库”填得满满当当。这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武器,具有巨大的威力,2010年之后,精英们为此吃尽了苦头。根据律师奥利维尔·德迈松·鲁热的说法,法律是“一种攻击性的武器,是经济战中可怕的子弹头”。巴黎和纽约律师公会的成员,苏菲·瑟姆拉讲师将域外法定义为“一种大规模的司法经济武器”。 

毫无疑问,最强大的司法经济“战士”是美国。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将自己的惩罚性立法铺设到了全世界。这些法律打着惩罚践踏人权或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或组织的幌子,实际上却保护美国的经济利益,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美国的《达马托法》和1996年通过的《赫尔姆斯-伯顿法》。 

这些立法的官方目的是,禁止企业与美国的敌对国进行任何贸易往来,从而摧毁它们。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强迫政策,企业如果不遵守法令,就会遭到美国政府的追捕。不服从这些法律的企业面临着很大的风险:针对它们的罚款可能高达数亿美元,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数十亿美元。服从这种经济制裁是为了避免更坏的结果——被完全驱逐出美国市场。 

但是归根结底,为何不为一部与邪恶做斗争的法律击掌叫好呢——即使它是域外法又有何妨?为什么不感谢美国人为整个地球伸张正义呢?问题是他们的干涉行动是否全都是出于匡扶正义的目的,这一点还有待观察。如果真相确实如此,如果他们对正义的渴望是如此真诚,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加入负责追捕战争罪犯的国际刑事法院呢?难道,商业活动中的公平公正在他们眼中比人权还重要吗?

作者:阿里·拉伊迪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