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余华首获评论奖!《扬子江评论》奖在宁颁发

2019-08-21 16:50图文来源:南报网

余华首获评论奖!《扬子江评论》奖在宁颁发

QQ图片20190821165045

QQ图片20190821165048

本报记者 邢虹 摄

南报网讯(记者 邢虹)第三届“紫金·江苏文学期刊优秀作品奖·《扬子江评论》奖”8月21日在宁举行颁奖仪式,王尧、王东东、李建军、吴义勤、余华、岳雯的评论作品获奖。

“《扬子江评论》奖”是紫金·江苏文学期刊优秀作品奖之一,由江苏省委宣传部设立于2013年,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每两年评选一次,今年是第三届,评选范围为2017—2018年度发表在《扬子江评论》上的作品。作为省作协的品牌活动之一,“《扬子江评论》奖”旨在将文学期刊的作用和文学评奖的功能有机结合,立足江苏,面向全国,发挥《扬子江评论》在行业内的权威性与影响力,激励批评家对学术前沿问题的深度探索,推动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健康繁荣发展。

本届评奖分为初评和终评两个环节。2019年2月,评审工作正式启动,经初评委员会推荐、审核、评议,从205篇候选篇目中选出了18篇入围作品;2019年3月召开终评会议,经过充分讨论和现场投票,最终产生了这6篇获奖作品。

终评评委由当代文学研究和评论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权威评论刊物主编组成,经过严肃、认真的讨论、投票,把最能代表《扬子江评论》2017—2018年两年办刊实绩和理论水平的作品筛选出来。可以说,获奖的这六篇作品不仅体现了《扬子江评论》的办刊水准,更代表了当代文学批评与研究的较高水准。

获奖作者来自全国各地,职业分布广泛,有久负盛名的作家,有学界的权威专家学者,有新锐青年批评家,年龄结构涵盖老中青三代,获奖篇目有作家创作谈、作家作品论,充分表明了本届评审工作的科学性与公正性,彰显了《扬子江评论》多元开放、兼收并蓄的办刊品质。

在获奖作者中,最令人意外的无疑是作家余华。对于这一次由作家至评论家的跨界,余华笑称评论文章《我叙述中的障碍物》获得《扬子江评论》奖出乎意料。“我知道有些奖我永远拿不到,有些奖我有希望拿到,但还有一些奖是我想不到自己会获奖的,《扬子江评论》奖就属于想不到的。”

余华的《我叙述中的障碍物》是面对热爱文学的年轻群体创作的。他说:“我面对的是一群将要从事写作的年轻人,所以我告诉他们我当初所遭遇的写作障碍。”

已经好几年没有出长篇新作的余华,正在继续完成自己的文学创作。对于大众的期待他表示没有压力,“我把手上的4部未完结的作品完成后,可能就该‘退休’了。

【获奖作品】

王 尧 《关于梁鸿的阅读札记》

授奖词:王尧对梁鸿的写作进行了“整体性”观察,强调了梁鸿创作和文学批评的关联性,由此主张文学对社会重大问题的跟进,以理性构建社会精神,坚守公共知识分子立场的文学态度。王尧以简约的语言和深入的分析,重建了“梁庄之子”梁鸿的精神内核与历史诉求,提醒我们思考,作为“梁庄之子”的梁鸿如何选择了在“梁庄”,又如何必然出“梁庄”。

获奖感言:在“五四”之后的几天,得悉拙作获“《扬子江评论》奖”,喜悦之外便是感慨和感谢。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我们在写作中苍老,又在写作中年轻。比起百年的厚重,我仿佛觉得自己还是青年。“五四”是起点,又是终点,我们身处其中。在这样的百年历程中,《扬子江评论》赓续“五四”新文学传统,我们和《扬子江评论》相遇,是接近“五四”的一种方式。此时此刻,无论深刻浅薄,我用自己的文字,向“五四”致敬,向扬子江致敬,向《扬子江评论》致敬。

作者简介:王尧,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思想文化研究,曾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另有散文随笔集数种。

王东东 《诗歌宗教与文学政治——两个郑小琼,或另一个》

授奖词:王东东通过对郑小琼创作历程的梳理和近期写作的分析,指出了郑小琼诗歌创作的复杂、多义和变化,以及她如何逐步摆脱“打工诗人”的形象设定和相关审美/意识形态牵绊的过程。郑小琼新的诗人形象在王东东的观察中逐渐清晰、丰满起来。王东东依凭其深厚的美学修养和理论储备,证明了年轻一代批评家趋向卓越的可能。

获奖感言:批评是一种自我牺牲的艺术,而自我牺牲又需要爱。批评家是这样一种人,他理解别人总是好于理解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批评家是作家中的犹太人。这里是否也有批评者的自矜,或矜持?实际上,批评者同样得益于批评活动,也在批评中拓展和丰富自我。因而,批评,是一种神秘的社会交往活动。

非常高兴能够获得“《扬子江评论》奖”,我也感觉到它是对我从事当代文学批评的鼓励,除了视之为一份神秘的礼物。

作者简介:王东东, 1983年生于河南杞县,现任职于河南师范大学。有诗集《空椅子》《云》《忧郁共和国》。《1940年代的诗歌与民主》获2014年北京大学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台湾第四届人文社科思源奖文学类首奖。

李建军 《有助于善,方成其美——论托尔斯泰的艺术理念与文学批评》,2018年第5、6期

授奖词:俄罗斯文学曾经是中国新文学的重要资源和精神源头。在俄罗斯文学被冷落的当下中国,李建军以罕见的固执重新踏上追寻精神源头之路,重提经典,细读文本,重申常识和真理。他的俄罗斯系列研究接续了百年前五四时代的盗火精神,试图以此来弥补中国当代文学的信仰缺失和精神空洞。如其所言,托尔斯泰的宗教情感和宗教理想,对于我们,也许过于玄奥和遥远,但他通过艺术和文学促进人类幸福的伟大抱负,却仍然具有鼓舞人心的巨大力量。重温托尔斯泰的文学理想,有助于我们重获那些被遗忘的常识和真理,并借助那些伟大的经验来创造新的文学世界。

获奖感言:一切形式的公共写作,都是指向他者的写作,都是“我与你”性质的写作。正常的写作意味着交流的渴望。它呼唤自己的读者,期待他们的回应。也就是说,文章是写给别人看的,总希望赢得别人的共鸣,甚至获得别人的赞赏。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丘”,没有得到积极回应的写作,是令人失落和沮丧的。对我来讲,文章入得方家法眼,能在《扬子江评论》刊载,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而得蒙青睐,谬承褒赞,更是有一种遇逢知音的喜悦。

不了解俄罗斯文学,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中国的“新文学”。于是,自2004年开始,我便着手写作《重估俄苏文学》一书。“重估”即探本溯源,即通过对俄苏文学的深刻反思和细致梳理,来重新认识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发生学问题”,来深入分析影响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制度模式建构和观念体系形成的“俄国因素”。此书虽然已于去年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出版,但因种种缘故而悬置未论之问题,亦往往而有,譬如列宁与卢那察尔斯基的文学思想和文学批评,譬如《水泥》《铁流》和《毁灭》等“碑碣”式的作品,都很值得分析和解剖。

感谢《扬子江评论》,慷慨而宽容地发表了《重估俄苏文学》中的三篇似乎并不应景的文章,三篇分别论赫尔岑、杜勃罗留波夫和托尔斯泰的美学观念和文学批评的呆而不萌的长文。

最近两年,《扬子江评论》发展快,影响大,颇有“异军苍头特起”之猛势,骎骎然成当代文学批评的重镇。

希望它胆子再大一些,尺度再宽一些,多发一些有见识、有锋芒、有脾气的好文章。

祝愿《扬子江评论》越办越好!

作者简介:李建军,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当代文学研究室主任。有专著及论文集《小说修辞研究》《大文学与中国格调》《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陈忠实的蝶变》及《重估俄苏文学》等多种。

吴义勤 《照亮被遗忘的角落——读张平长篇新作<重新生活>》

授奖词:吴义勤的评论,强调了被“反腐作家”“主旋律作家”头衔所遮蔽的张平作品的复杂性与丰富性。张平新作《重新生活》把反腐题材的深度挖掘与小说技艺的追求进行了有效结合:叙事焦点的转变,对于命运共同体的多层次呈现,对类型化、标签化写作惯性和阅读期待视野的突破。吴义勤抓住了“反腐故事”这种类型叙事的新变,并以精彩的分析给相关研究和批评开拓了新的路径和方法。

获奖感言:得知评论张平长篇新作《重新生活》的拙文《照亮被遗忘的角落》有幸获得了《扬子江评论》年度优秀论文奖,真是深感意外、惶恐、惭愧。非常感谢评委们对我的鼓励,感谢《扬子江评论》杂志对我的厚爱。现在每年只写一两篇论文,有的还是出于工作的需要,内心也常为此不安。张平的《重新生活》是他继《抉择》10多年之后的又一部重要作品,他能答应给作家出版社出版就是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无论从个人友情、批评者的责任还是出版发行的需要,写这篇评论文章都是义不容辞的。我认为,这部长篇小说对张平本人、对主旋律小说、对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都具有启示意义。评论界喜欢把某些作家、题材、类型标签化、符号化,这其实是对作家本人、对文学丰富可能性的遮蔽。我的文章所做的其实就是对张平的“去蔽”的工作,但我不是以思辨的方式而是以文本分析的方式来展开的。文学批评的道路有千万条,我始终相信,对作家作品的认真阅读是最根本的一条。一个好的评论家,首先应该是一个称职的、合格的读者。对作家作品的尊重,不在于对他的评价有多高,而在于你是否真正认真的读了他的作品。在今天这个全民阅读危机的时代,这一点尤为重要。对《重新生活》,我所努力的就是要做一个认真的、合格的普通读者。再次谢谢评委们看到了我的努力。

作者简介:吴义勤,1966年生,江苏海安人,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和文学评论工作,著有《长篇小说与艺术问题》等。

余 华 《我叙述中的障碍物》

授奖词:文学大家的演讲和创作谈是重要的批评文体和文学史文献。与诸多将创作过程神秘化的论调相比,余华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始终以祛魅的方式谈论作家的创作历程。“写,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这种朴素的观点构成了余华谈论自身写作经验的起点。他以对经典的揣摩和学习为例,谈论了自己创作历程中出现的障碍和解决办法。于是,一个初学者如何在经典的滋养中,凭借勤奋和天分而成为大家的成长之路,以一种直观、鲜活的形式呈现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将余华的经验视为朴素的常识,然而文学大家的起点正是建立在对朴素常识的尊重和坚持之上。

获奖感言:《我叙述中的障碍物》把我写作道路上遇到的困难和如何解决这些困难的过程写了下来,属于老实交待类别的文章。幸逢著名学术杂志《扬子江评论》倡导百花齐放,此文得以发表。在我正式调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两个多月后,《我叙述中的障碍物》荣获《扬子江评论》文学批评奖,让我感到坐在教授这个座位上踏实了许多。感谢《扬子江评论》,感谢各位评委。

作者简介:余华,1960年4月出生,北京师范大学教授,1983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兄弟》《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第七天》等。其作品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日本、韩国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意大利朱塞佩·阿切尔比国际文学奖(2014年),塞尔维亚伊沃·安德里奇文学奖(2018),意大利波特利·拉特斯·格林扎纳文学奖(2018)等。

岳 雯 《“那条漆黑的路走到了头”——读石一枫<借命而生>》

授奖词:理想主义即将落幕的时代,自然会发生理想主义者穷途末路的故事。这是石一枫《借命而生》的故事内核。如岳雯指出的那样,石一枫在重述一个经典的文学主题,即人如何处理自身与飞速发展的时代之间的关系。岳雯赞赏了石一枫对1980年代社会生活和历史氛围的精确把握,同时也对自身的判断提出质疑:她对同龄人石一枫的激赏,是否是因为共享了某种相同的历史想象话语和价值判断系统。岳雯在这个层面表现出她作为优秀批评家的宝贵品质:基于共同的时代命运,在平等的基础上与同时代作家进行沟通和理解、激赏和辩驳,并反躬自省。这种品质依凭她细腻的文本解读、自觉的文体意识得以充分展现。

获奖感言:六年前,也是在江苏,我获得了写作评论以来的第一个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对于我来说,那是极其难忘的体验。仿佛是一个孩子,站在紧闭的世界大门前敲门,在长久的沉寂之后获得了一丝渺远的回响。这一奖项鼓励我以文学评论为业,以诚恳之心,追求智力的自我表达。现在,重新回到这个起点,第二次获得以“紫金”为名的文学奖项,除了对江苏作协,对《扬子江评论》杂志,对我尊敬的成就卓著的评委老师们抱有深深的感激以外,我深感惶恐与不安。六年过去了,世界摇摇晃晃,发生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变化。随着它的摇晃,我修改了过去的某些文学判断与文学观念,也更加固执地捍卫关于文学的信念。在不断地尝试中,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边界与局限。这也是来自于文学批评对于个人的馈赠——批评的锋刃是朝向文本的,更是对准自身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愿意将这一奖项视为期待与激励。六年前,我勉励自己“走得尽可能远一些,再远一些”,那么,现在我愿意自己走向丰盛、走向阔大,走向枝叶累累的中年。

作者简介:岳雯,女,1982年9月出生于湖北枝江,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研究员。著有《沉默所在》、《抒情的张力》。获首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文学评论奖、《南方文坛》年度优秀论文奖、第四届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第十一届《上海文学》奖。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