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开学季,读一读北大教授给学生的人生信札

2019-08-20 13:11图文来源:南报网

十九札_副本1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眼下正是开学季。从高中进入大学,大一新生不仅要规划未来的学术生涯,还要对人生方向、职业方向作出选择。如何在大学四年合理规划时间?如何在学术研究中事半功倍?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拥有开挂般的大学生活?这不仅是新入学的大学生的困惑,也是很多处在迷茫期、选择期的大学生群体的困惑。

后浪图书推出由北京大学朱青生教授写给学生的19封人生信札——《十九札》,为大学生活指点迷津。

《十九札》是19封朱青生解答学生提出的关于学习疑问的记录,这本由19封信辑成的《十九札》,不仅是北京大学的通选课教材,也是多所高校“新生必读”书目,被《新周刊》评为“我们时代的33本青年书目”之一。  

《十九札》的写作历时4年,收信的学生既有艺术系专业的学生,也有在大二迷茫于学业的清华大学的理科生。如今,这些寄信人或已远赴海外求学,或已进入社会工作,大多则仍在学校念书。其中很多人最初收信时刚入大学,如今已成为终身愿以学术为业的人。在《十九札》中,作者将多年来的学术经验与人生经验汇聚成谆谆教导,从“大学之意义”到学术规划、论文写作、资料卡片整理乃至“科学与人文之辨”等方面解答了各个专业、各个年级学生的困惑。

一、我们为什么要读大学?

中国的大学并没有延续中国古代“太学”的传统,而是以欧洲的University制度所建立的。

在《十九札》的第一封信中,朱青生便以“大学的意义和性质”为题,从大学之性质、大学的基础、大学的特点与目标等方面回答了为什么我们要读大学这一问题——大学是一个培养学术人才的学校,是施教者传授人伦准则和社会理想的组织,它更是一个科学的保证。

在大学中,人类的理性可以在大学这一个系统中,根据理性本身的逻辑,自我生长,自我推展,自我检测,自我批判。任何政治体制和经济条件只能限制和规定大学的规模、师资的集团归属、学生的配置和实用课题的取向,但却无法影响大学的根本性质。

二、我们应该如何读大学?

进入大学后,许多大学生会发现大学之意义并不是单纯的职业训练,甚至许多课程与基本技能的培养没有太大的联系。那么,为何我们要在专业知识之外,辅修一些通识课、选修课?

朱青生在《十九札》中,从对大学四年所学的科学知识、规范和科学的方法等方面解答了为何“大学要学习其他专业的课程”的问题。他认为“科学并非万能,人的存在也并非完全理性,在全面复归人性的道路上,现代艺术以其特殊的干预方式显示出独特的价值所在。”

更重要的是,朱青生还在《十九札》中从“知识之源头”阐释了文科与理科之间重要的联系。

在《十九札》第18封信《关于科学的局限》中,朱青生将这封信寄赠给了清华大学的一位同学,讲述了“科学知识”与“人之存在”的联系,解答了理工科的学生容易产生一个误解——以为文科不属于科学的范畴。

三、大学之路如何走得更远?

相较于国外的教育学术界,中国的整体学术水平正处于蹒跚发展的阶段。在中国的大学内,许多专业课程都是直接采用欧洲和美国的教材,即使在研究中国古代文化问题上,也往往以相仿西法的王国维、陈寅恪等第一辈学人为榜样。

朱青生在《十九札》中指出,中国第一辈学人既是中国学术领域的开拓者,也是西方学术方法的第一代追随者,因此老一辈学人所接受的本文化教养使他们在处理问题时自觉不自觉地保持了主动取用他者的立场。而如果在学术道路上行进得更远,不仅需要对以往经典学说进行反思,更需要在阅读书籍中学会提问。

在《十九札》中,朱青生反复提到了提问的重要性。朱青生指出,没有任何一个方法可以以一当全。解决特定课题的方法,必须根据这个课题的资料和需要,在解决过程中逐步建构。

他特别指出了提问对于个人发展和中国学术发展的重要性,在他看来,提问不仅是学问中问学求知的动机,还是对课题的设置和解决方法的追寻。只有经历精神成长的怀疑、辩驳和创造的积极鼓励,才能真正成长为一名学者。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