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半年牟利15万元 南京警方一举抓获38名犯罪嫌疑人

2019-08-20 08:15图文来源:新华报业网

中专生非法制售网约车外挂软件

半年牟利15万元 南京警方一举抓获38名犯罪嫌疑人

近日,滴滴公司致信南京市公安局,感谢南京警方成功捣毁一条外挂抢单软件的黑色产业利益链,优化滴滴司机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原来,今年上半年,南京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会同江宁分局,成功侦破一起重大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案,抓获黄某、郭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38名,捣毁工作室和核心代理点21个,扣押作案电脑、手机90余部,查控嫌疑人制卡、发卡平台网站6个,取缔多款非法外挂APK软件,捣毁整条黑色产业利益链,为“净网2019”专项行动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外挂抢单,警方迅速查明“小白玉”身份

今年1月份,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接到滴滴公司报警,称一个网名为“小白玉工作室”的人在某“滴滴车主”群内打广告兜售一款名为“紫蝴蝶”的外挂抢单软件。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会同江宁分局成立专案组开展联合调查。

经查,该软件可实现帮助网约车车主随意更改自身地理位置,并拥有选(高额)单权和优先抢单权,直接干扰滴滴公司正常业务派单逻辑规则。“简单说,禄口机场附近的预约单由于路程长利润高,是滴滴司机青睐的‘大单’,以往司机都是根据距离远近手动抢单,而使用该软件的人通过更改自身定位,实现自动优先抢单。”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网安大队办案民警徐伟建告诉记者。

经过走访调查,警方迅速明确“小白玉工作室”的真实身份为22岁的南京“滴滴”网约车驾驶员胥某,并成功了解到“紫蝴蝶”外挂抢单软件的链条关系。该软件的链条源头为32岁的湖南人黄某,黄某下属一级代理商有河南的韩某、王某,南京的胥某等十余人。其中胥某的下线就有100多人,都是网约车司机,胥某以80-120元的价格从黄某处“进货”,转手又以450-600元不等的价格销售给下线。由于利润丰厚,胥某最后不开车专门干起了倒卖软件的生意。

查控源头,警方一举捣毁整条黑产利益链

为了追根溯源“斩草除根”,江宁分局网安大队对“紫蝴蝶”外挂抢单软件样本进行分析,成功获取该“紫蝴蝶”外挂程序后台服务器地址,并顺线发现了名为“万剑归宗”“终结者”“车蚂蚁”“红蜘蛛”4款同类“滴滴”抢单软件的服务器,以及制售激活软件所需的卡密平台网站6个,并取得注册司机激活卡密的数据近万条,为明晰全国非法销售代理层级提供了关键信息。

警方分析发现了两名当前主流抢单外挂软件的作者,其中一人正是“紫蝴蝶”的售卖源头黄某,另外一人是四川人郭某。两人通过微信群、QQ群、网页广告等方式大量招聘代理向全国销售,各代理按层次加价销售至每款软件600余元,涉案经济利益链达200余万元。专案组围绕作者进一步侦查,明确了“红蜘蛛”“万剑归宗”“终结者”等抢单软件的一级代理、25岁的辽宁人孙某(男,25岁,辽宁人)。后经海量数据甄别比对,警方最终明确了以黄某、郭某为首的43名涉案人员身份。

4月11日,专案组组织150余名警力赴广东东莞、湖南武冈等全国25个省市统一收网,抓获软件主要作者黄某、郭某,以及销售代理商胥某等犯罪嫌疑人38名,主要犯罪成员已到案。

警方提醒:制作、销售外挂软件构罪

经审讯,黄某、郭某等人对制作、销售“滴滴”外挂软件的行为供认不讳。据了解,1991年出生的郭某只有中专文化水平,去年7月接触到外挂软件以后发现“商机”,通过网络寻找枪手破解相关软件程序、自学语言编程、注册域名等手段,制作销售“红蜘蛛”等外挂软件。“买家下载外挂软件后,需要购买郭某提供的验证码才能激活使用。”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网安大队大队长王扬军告诉记者,郭某一般以200-400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半年时间获利15万元以上。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黄某,去年3月份以同样的操作模式“入行”,目前已被警方核实的非法获利达16.8万元。

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三款,制作、销售“外挂”,可能会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提供、侵入20人次以上,或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就会构成犯罪,将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滴滴公司回应:司机使用外挂软件将被永久封禁

那些为了牟利购买外挂软件使用的滴滴司机,也将面临行政处罚。采访中,滴滴公司回应,司机利用外挂软件抢单的情况属于扰乱滴滴平台秩序的行为,严重影响诚信守规司机的利益,一经核实将被平台永久封禁。据悉,滴滴公司今年因作弊器已停止35208名违规司机的服务。请各位司机引以为戒,切勿因小失大。

作者:王业全责任编辑:高正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