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人世间》《牵风记》……今年茅盾文学奖为何青睐这些作品?

2019-08-17 09:2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今年茅奖为何青睐这些作品? 

《人世间》

《牵风记》

《北上》

《主角》

《应物兄》

《人世间》 具有史诗品格,获得最高票

已经古稀之年的梁晓声是文坛“常青树”。从二十世纪80年代的《今夜有暴风雪》《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雪城》《返城年代》等小说,再到历时3年创作而成的《人世间》,梁晓声的创作贯穿40年时光。刚从外地看病归来,就收到了获奖消息,梁晓声表示,这是对他创作生涯的鼓励,他感到很欣慰。

《人世间》在本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获得最高票。比起梁晓声之前的作品,这部小说场面更大、人数更多、时间跨度更长。梁晓声从2010年起酝酿这部作品,2013年开始动笔,历时5年写成,共115万字,分三卷本。手稿写了3600多页,打印出来的书稿近一米高。 

今年3月,梁晓声带着《人世间》参加南京书展,和南京读者面对面交流。梁晓声说,这部作品是他创作生涯里写得最累的一部,但是“只有拿着笔面对稿纸的时候,文字才会自然流淌出来”。他在《人世间》中,以一座北方省会城市的五口之家,延伸至50多个人物的人生,由点及面,如同国画一般描绘出一部关于工人阶层的生活变迁史。书中人物性格命运各有不同,善良正直、自尊自强、勤劳坚忍、尚礼乐群等人性中的幽微之光永远闪耀,梦想的力量荡气回肠。 

《人世间》是一部关于苦难、奋斗、担当、正直和温情的小说,平民视角,悲悯情怀,激烈的戏剧冲突,纵横交错的复式结构,通过一个个可亲可感的人物全景展示中国社会发展进程,让小说具有史诗品格。在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委汪政看来,《人世间》对真善美的书写、对正面人物形象的塑造非常成功,传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正面书写好人,是非常难的。如何塑造正面人物、歌颂美好品德、弘扬主旋律,《人世间》给出了一个特别好的回答。”

《牵风记》 严肃宏大叙事背景下,讲述战地浪漫故事

九旬高龄的著名军旅作家徐怀中,他的《牵风记》以1947年晋冀鲁豫千里挺进大别山为历史背景,主要讲述三个人物和一匹马的故事。

徐怀中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八路,是挺进大别山的亲历者。二十世纪60年代,他曾以此为题材创作出《牵风记》的雏形,将近20万字,后来却由于种种不测,小说手稿被销毁。这次创作起笔于4年前,经过不断修改与润色,50余年后,小说终于与读者见面。在新书发布会上,他对记者说:“我希望以自己多年来的战地生活积累,剥茧抽丝,制造出一番激越浩荡的生命气象。希望这部作品字里行间能够闪放出我们民族五千年文化底蕴的灿烂光辉。” 

千里挺进大别山,过去,人们只看到其豪迈的一面,通过《牵风记》,则看到了为此付出的惨烈代价。小说以独特视角切入这场战役,让读者了解到那些牺牲者的人品格局是怎样的平凡和伟大,他们的精神世界是怎样的普通和丰富。小说中每个人、每个故事特别是细节,都有很强的历史真实性。从小说中可以读到关于战争史、战略战术、兵法兵器等方面的知识,体会到作者丰厚的军事学养。

引起读者阅读愉悦的不仅是《牵风记》的内容,还有其优美、鲜活、诗一般的语言。徐怀中说:“我写的是一部具有严肃宏大叙事背景的‘国风’式的战地浪漫故事。”汪政评价,这部作品跳出了以往战争题材写作的常见方式,“没有正面去写多少战争画面,而是把战争年代酷烈中的浪漫美好的情感展示给读者。”以如此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式描写战争,以这样的胆略探寻战火中的情感与人性,《牵风记》可谓独树一帜。

《北上》 举重若轻,书写大运河

作为70后作家群体中的领军人物,徐则臣近年来的创作始终保持着较高水准。从茅盾文学奖提名名单公布起,徐则臣的《北上》就是大热门,此次获奖并不意外。除了感谢,徐则臣要做的就是继续努力,踏踏实实创作。他对奖项的一贯态度是:“不论得或不得,该怎么写还是怎么写。” 

《北上》以历史与当下两条线索,讲述发生在京杭大运河上几个家族之间的百年“秘史”。“北”是地理之北,亦是文脉、精神之北。大水汤汤,溯流北上,该小说力图跨越运河的历史时空,探究普通国人与中国的关系、知识分子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探讨大运河对于中国政治、经济、地理、文化以及世道人心变迁的重要影响,书写出一百年来大运河的精神图谱。 

对水的感情以及在运河边的生活经历成就了徐则臣的运河之缘,他从小生活在水边,后来在淮安生活过几年,每天在穿城而过的大运河两岸穿梭,一天看一点,一天听一句,对运河也知道了不少。《北上》写作耗时4年,徐则臣说:“我希望能够呈现出一条比较完整的运河。再伟大的河也不会说话,运河如何,运河的故事如何,要通过生活在河边上以及和它有关系的一群人的故事展示出来。我想琢磨一下,今天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运河;生活在运河边上的那些人,这些年跟运河到底是什么关系。” 

汪政用“举重若轻”四个字来评价《北上》,“如今是‘大运河热’,很多人都在以大运河为题材进行创作,成功的很少。对大运河,人们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是要用鸿篇巨制才能写出来,《北上》用精巧的结构解决了这个难题。”小说用精妙的镶嵌结构、圆熟细致的叙述、针脚绵密的细节,贯穿起以京杭大运河为中心的一百年来数个家庭、不同人物的变与不变、选择与执守。

《主角》 “以文写戏、以戏入文”,极具独特性

《主角》是三度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并获首届中华艺文奖、吴承恩长篇小说奖的著名作家、戏剧家陈彦的长篇力作。陈彦所在的陕西也是文学大省,他说:“我始终抱着学习的态度在努力。” 

陈彦在戏曲研究院二十多年的经历中,见证了不知道多少演员从初入团时的生涩到在舞台上大红大紫,这些都成为他写作《主角》的素材源泉。这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陈彦以扎实细腻的笔触,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起废沉浮,及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起落落之间的复杂关联。《主角》用秦腔艺人的视角串联起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通过戏剧舞台生活的一角,窥探一个时代的脉动与一个群体的生命律动,鲜活生动的人物群像、方言口语的巧妙运用,体现出陈彦对生活的熟稔、叙事的精准。他扎实的写实功底、深厚的文化底蕴、细腻的人物塑造、绵密的叙事风格赋予其小说独一无二的品格,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大家庭里称得上是奇花独放,令人惊艳。 

《主角》首刊于《人民文学》,之后被《长篇小说选刊》《当代·长篇小说选刊》等多家刊物转载,并入选多个年度推荐榜单,广受好评。2018年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本届茅盾文学奖揭晓前已经加印3次。汪政表示,《主角》是一部具有独特性的长篇小说,“以文写戏、以戏入文,这也是中国的一个文艺传统。”

陈彦认为,舞台剧的创作对小说是有帮助的,“剧作家和小说家有时候应该打通,我在写作当中觉得,小说的构成有时候不妨借鉴一些戏剧的构成,尽管小说与戏剧的创作有很大不同,但其中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我想我以后还会游走在这两种文体里面。” 

《应物兄》 包罗万象,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

李洱的《应物兄》是一部“现象级小说”。作为中国先锋文学之后最重要的代表性作家,李洱的《花腔》2003年就曾入围茅盾文学奖。但他的“低产”也在业界广为流传。这部《应物兄》,他整整写了13年,200多万字的稿子,经过不知多少次披阅增删,最后以85万字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次获奖,他觉得“对艰苦的文学探索表达了信心”。 

《应物兄》是一部包罗万象、百科全书式的小说,李洱借鉴经史子集的叙述方式,记叙了形形色色的当代人,尤其是知识者的言谈和举止。故事很简单,美国的儒学大师程济世先生要回国弘扬儒学,惊动了国内政界、学界、商界各色人等,大家如饥似渴地期待着儒学大师的回归。透过国内儒学学者应物兄的眼睛,读者得以看到筹备中的儒学研究院如何从一门文化事业,一步步演变成国内外企业家的经济问题和政治家的政绩工程。

这也是一本挑战读者阅读习惯的书,书中借对话、讲演、讨论、著述、回忆、联想,所引用和谈及的中外古今文献高达数百种。书中还细致描写和提到了数十种植物、近百种动物、还有器物和玩具。诗、词、曲、对联、书法、篆刻、绘画、音乐、戏剧、小说、影视、民谣、段子……都可以在书中看到。从这种百科全书式的追求中,读者可以感受到,李洱在生物学、历史学、古典学、语言学、艺术学、医学乃至堪舆风水、流行文化等领域,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其所积累和触碰到的知识量堪称浩瀚。 

汪政说,“从这本书可以看到知识、智慧、对谈、言说……从任何地方打开都可以读。”《应物兄》自2018年12月出版后引起轰动,评论界认为,这部作品建构了新的小说美学,李洱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并将之妥帖地落实到每个叙事环节,于是那么多的人物、知识、言谈、细节,都化为一个纷纭变幻的时代形象,令人难以忘怀。新的观察世界的方式,新的文学建构方式,由此诞生。

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现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来到南京,在南京市社科联、南京市社科院与秦淮区委宣传部共同举办的“金陵智库-名家讲坛”中,作题为《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报告。[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