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深入思考和研究“十个为什么”加快绿色发展步伐 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2019-08-14 07:5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本报记者 冯芃摄

2019年7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在全市镇街党(工)委书记政治能力建设专题培训班开班式上,对标新发展理念要求,坚持问题导向,连问“十个为什么”。其中,在绿色发展方面提出两问:一是为什么转型升级成为大方向、大趋势的今天,南京的产业结构仍然偏重、空气质量仍然不高?二是为什么上一轮2000年左右的沿江开发中,我们没有把长江大保护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小化工、小造船以及砂石码头大量侵占主城区长江岸线?深入思考和回答这两个问题,对于加快南京绿色发展步伐,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的意义。

以理念和模式的转变为

绿色发展注入内在动力

长期以来,我们的发展遵循的是西方工业文明的发展模式。在这种发展模式下所形成的传统生态文明观认为,经济的增长与生态环境的保护是相互矛盾的。尽管西方学者出于对其发展模式的反思,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理论,但从根本上并没有改变经济增长要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倒U型”趋势所表明的,就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中要经历的“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路径,即经济的增长起初会带来环境的破坏,但当经济发展达到一个临界点时,会产生环境改善效应,促进生态环境质量的提高。由此可见,西方工业文明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难以从根本上破解绿色发展难题,促进经济增长对环境保护正向效应的发挥可能需要经历较为漫长的阶段,并付出巨大的环境代价。这也是南京长期以来生态环境难以迅速改善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要真正实现绿色发展,就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突破了传统生态文明观的狭隘认识,重新诠释了生态环境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将良好的生态环境资源视为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生产要素,通过对良好生态环境资源的保护和合理利用,实现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促进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形成相互促进、互为依托的发展关系,进而真正找到实现绿色发展的有效路径。深入思考和研究绿色发展方面的“两个为什么”,南京要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出发,将生态环境保护作为制定经济发展战略和举措的重要出发点和落脚点,彻底改变过去牺牲环境、忽视环境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变被动治理为主动保护,变消极治理与积极治理,加快完善绿色发展相关法律法规,为城市的绿色发展提供内在的动力保障。

以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为绿色发展提供根本保证

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升级,是通过产业间优势地位的更迭来实现的,是整个产业体系发生变动的综合结果。实现产业结构的绿色化是当今世界产业转型升级的主要趋势之一。影响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从目前来看,要加快促进南京构建起适应绿色发展的产业结构,应重点从以下几方面加以突破。 

一是加快调整产业结构政策。产业政策的制定要突出生态环境的要素地位,将保护生态环境、实现“生态+产业”发展作为制定产业政策的重要原则,探索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良性互动机制,提高生态环境保护和利用的有效性。要提高产业政策的功能引导作用,从法律、制度、财政、金融、税收等方面诱导和扶持企业突破绿色发展的关键环节,提高其主动参与绿色发展的积极性。 

二是强化新兴产业的发展。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创新对产业发展的驱动作用越来越明显。信息技术与新能源技术、材料技术以及生物技术等一起,共同构成了新一代高新技术群。在这些高新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不仅促进了产业结构的调整,而且大大地提高了产业的运行效率,深刻地改变着产业的组织形态,同时,这些产业也具有效率高、资源消耗少、环境污染程度低等特点,符合绿色发展的产业要求。南京要大力发展基于互联网、云技术、大数据等技术为基础的新兴产业,加快布局5G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产业,促进产业结构变革和产业组织结构的重构。 

三是注重对传统产业的技术升级。在加快新兴产业培育的同时,还要注重通过高新技术的应用实现传统产业的动态迭代升级,注重运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等实现传统产业的产品创新、过程创新和模式创新,减少传统产业的资源能耗和环境破坏,强化对传统产业的环保硬约束,促进传统产业向高端化、高效率、低能耗的方向发展。要突出通用技术的创新和突破,加强绿色技术的研发,为绿色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发挥好市场机制在绿色发展中的引导作用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具有决定性作用,同样,在环境资源的配置中,市场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当前南京在绿色发展中面临的很多问题,其实追根究源还是在于市场机制不健全、资源价格扭曲、价格调节手段发挥不充分等,由此造成了资源错配,导致企业缺乏促进产品升级、产业升级的动力。因此,遵循市场规律,运用市场机制规范和引导各市场主体在绿色发展中的行为,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其行为动机,促进绿色发展的顺利推进。 

一是通过价格机制的倒逼作用约束和规范市场主体的行为。这一机制的发挥需要在价格的制定过程中,充分考虑资源的稀缺程度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将自然资源和环境资源纳入价格的制定体系之中,进一步完善和落实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完善排污权交易制度等。同时,要加快探索更为有效的绿色发展价格体系,如针对不同企业的资源消耗和环保情况,制定有差别的资源价格,实行更为严格的资源价格阶梯制度等,以此来激发企业绿色发展的动力,驱动企业加快绿色发展的步伐。 

二是要加快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绿色金融体系的构建可以激励全社会资本增加绿色发展的投入,有效引导资金流向更加节约资源、更能促进生态环境保护的产业和经济领域,同时有助于引导消费者树立绿色消费的理念,促进全社会的绿色发展。央行曾于2016年出台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并设立了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发展绿色信贷、绿色证券市场、绿色保险、碳交易市场和碳金融产品等,来推动绿色发展的进程。南京要进一步推动指导意见的落实,加快绿色金融体系的构建,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污染治理、新能源、节能改造等项目的投资,发展更加多元、有效的绿色金融产品,满足企业绿色发展的金融需求。 

三是积极倡导绿色消费。大众的绿色消费不仅可以减少垃圾和污染,还可以增加消费领域的绿色需求,并通过供需机制作用于企业,促使企业提供更加节能、环保、绿色的产品。因此,积极引导大众的绿色消费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201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目的就在于通过需求侧的改变来拉动供需两端绿色经济的发展。南京在推进绿色发展的过程中,不能仅仅关注于供给端的绿色发展问题,更要充分重视绿色消费的拉动作用,加大对绿色消费的宣传、引导和激励,对破坏绿色发展的行为进行罚款。同时,进一步推进公共机构的绿色消费示范作用,鼓励和扶持绿色楼宇、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的建设。在供给端则要进一步增加绿色产品供给,推进绿色品牌建设,引导企业建立“绿色消费供应链”体系,提供更加丰富、高质量的绿色产品,形成全社会绿色发展的理念和良好氛围。 

四是加强市场绿色监管。南京要加大对市场主体绿色行为的有效监管,对重点企业进行全覆盖排查,建立绿色发展的信用评价体系,加强随机性、动态性监管,改变过去“运动式”的监管模式。同时要积极运用在线监控、卫星遥感、无人机等高新技术手段,推动“互联网+监管”,提高监管的时效性、针对性和科学性,做到精准监管、智慧监管。要加大对生态问题的处罚力度和处罚标准,加大执法力度,形成严格的环保约束。此外,还要充分发挥社会大众和第三方机构的作用,鼓励更多的市民、机构关注和参与城市的环境保护。

(作者为南京市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创新型城市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作者:黄南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8月13日,记者从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获悉,从8月16日起,南京人要提取公积金还房贷的话,不用再跑银行了,在网上就可以办理提取住房公积金偿还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