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用画笔穿越时光的“时光匣”

2019-08-12 18:08图文来源:南报网

时光匣

出版方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你,还记得渐行渐远的童年吗?”岁月不由分说地流逝,却如带走一切人、一切事的海浪,依旧在时间的浅滩上留下比贝壳海星珍珠更宝贵的记忆。

《时光匣,拾光侠》就是这样一部关于时光的可爱绘本。稚拙朴实的画作,让我们瞬间穿越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再现七零后八零后一代人的童年。他们物质条件也许远较今日的孩子匮乏,但好在当时所有的小孩子情况都差不多,也许都有过不想去幼儿园、趁妈妈不注意偷跑回家藏到床底的经历;也都体验过手心里攥着一点点零钱,在牛奶和红果棒冰之间的犹豫不决;以及把珍惜的零食藏在枕头底下,一颗接一颗停不下来;更担心电视机壳发热被下班的妈妈发现偷看动画片;在春游前一天高兴得睡不着觉……

那是一个暖调年代,属于改革之初整整一代人的金色童年,更是中国从百废待兴的特殊年代走向高速发展的商品社会的经济上升期。社会秩序渐趋安定,商品供应日渐丰富,但大多数人仍然节俭、朴实,保留了困难时期的生活习惯;而孩子们却在物质相对匮乏中发展出心灵的极大自由,终日玩耍的同时深知读书的重要性,也尚未受到电脑和手机游戏的诱惑,计划生育尚未全面实施,少数幸运的孩子还有兄弟姐妹,比如《时光匣,拾光侠》里“我”就有一个大几岁的姐姐,两姐妹相爱相杀地一同成长,更是“我”回忆中一道不可或缺的动人风景。——这在二胎政策全面放开的今日,更有了意想不到的参照系意义,让我们可以图文并茂地了解,上世纪最后一代非独生子女是如何快乐成长的。

这本书给我们带来的,更多的是字里画间显见的对世间人事的温情美意。害羞的小孩总是不好意思做夏天班上第一个穿裙子的人;可以偷摘苍耳粘在前面同学背上,淘气之余,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的良好生态,甚至北京城都还远非现在这般高楼林立;秋天的公园还能买到香喷喷的棉花糖,偷穿过的妈妈的风衣和高跟鞋,现在看来颇有复古风味……那是当年的时尚,当时人们对于未来的殷切热望,当时生活中的点滴乐趣。

一切都很像博尔赫斯那首著名的诗《雨》:儿时的黄昏总是更明亮,动画片更好看,糖果也更甜。

也正如李冰书中描绘的:“记忆有声音。是夏夜里生生不息的虫鸣蛙叫、流水潺潺;是妈妈在忙着踩缝纫机给我们匝新裙子;是第一次去海边带回家的海螺,放在耳朵上,能听见远方传来海浪的声音。……记忆,还是分别时大家眼睛里亮晶晶的雾气,再也回不去的一些地方,再也见不到的一些人。”

作家囧叔评价说:“把人和猫一生的交集淬炼出来,不矫饰,不炫耀,不贩卖美好,不消费悲伤。只有曾经亲手埋葬过什么的人能做到。”

我们的童年曾经拥有的物质那么少,却样样弥足珍贵。认识的人也不多,却永远珍藏心底。关于旧日,不仅仅是大白兔、麦丽素、铁皮青蛙、双卡录音机……还有许许多多烙在生命之初的动人片段。

愿每个打开此书的人心底那个揣着袖口的鼻涕小孩都复活,仍然对世界充满最天真的好奇心;并怀着珍重心情,缓缓打开李冰的时光匣,和她一样做一名勇敢的拾光侠,重回让人怀念的上世纪九十年代,重回我们每个人最初也最明净的时光。

李冰,知名绘本作家,多年来笔耕不辍,累积了大量国内读者,她也是“走出去”最成功的中国绘本作家之一,《我不升职记》四卷本早在2014年售出泰语版权并在泰国出版,《谢谢你用一生陪伴我》也已售出西班牙语语版,其他语种的版权也正在洽谈中。用看似稚拙实际隽永的绘本,彻底打破语言和国情的藩篱,坚持用画笔记录日常生活的点滴温暖,正是李冰作品的魅力所在。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