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选美记》的造型设计师也是一位“叛逆”画家

2019-08-12 12:29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编者按

动画,承载着几代人的欢乐童年。《大闹天宫》在童心里种下对齐天大圣的崇拜;《哪吒闹海》书写了同龄朋友勇敢坚毅之心……在动画荧屏的背后,动画人守护着一颗颗童心,捏塑童真的模样。紫金山新闻推出系列报道《南京动画记忆》,带您了解动画大师的故事。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的大获成功,令无数网友惊叹中国动画崛起的序幕已拉开。

上世纪的动画巅峰也令人流连,在一众动画大师中,一位南京画家在其中显得尤为特殊,他洒脱不羁、绘画大胆,却又留下诸如《皮皮鲁与鲁西西》、《选美记》、《老鼠嫁女》等经典动画形象。

1

童年回忆《选美记》:

南京画家朱新建造型设计获金鸡奖提名

“往里面瞧来往里面看,老汉我今天拉洋片……”

这句拉洋片的唱词伴随着民间乐器的敲锣打鼓,一幕《选美记》登场了。

198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推出的《选美记》中的中国味十分浓厚,十分典型的中国式画风随处可见。

《选美记》的故事简单风趣,历史原型取自王昭君被选中出塞的史料,导演是上美影“三剑客”之一的王树忱,负责本片造型设计的便是南京画家朱新建,人物造型线条简洁,水墨和古韵都处理得富有中国风。

影片中许多动画语言非常有独创性,比如飞出来的眼睛,差役撑杆跳,独特的行走,飞出来的酒香,有趣又讽刺,同时与故事角色相得益彰,喜剧效果大增,至今仍感到趣味十足。

朱新建回想从事动画这段时间,感慨动画并不是单纯的个人劳动,而是片商、厂商等多重元素的深度融合,缺一不可。

后期,《选美记》 因其优异的造型设计,获得了上海美术电影厂优秀奖及金鸡奖的提名。

2

生性热爱绘画:

小时画艺不佳,常在黑板报中画反派角色

朱新建小时候因为喜欢画画,常给班级画黑板报,但因画艺不佳,凡是画到好人、英雄人物,就没朱新建的事儿。凡是要画反派人物,他就特起劲,画得特有神。他在心中还是会羡慕那些会画英雄人物的同学。

就算跟着母亲看戏,戏中有书生摇着一把折扇,扇面上写着几个模糊的字儿,显得很神气,派头十足,于是自己回家也买一把扇子,写上两个字。

诸上种种皆源自于母亲对朱新建的熏陶,母亲崇拜文化人,她常将单位中的标语带回家贴在墙上,静静欣赏。

朱新建在回忆录中感叹,中国人把文字看得很神圣,写过的字不能随意丢掉,一定要去道观或者寺庙,放在专门的炉子里,很恭敬地把它烧掉。

在长期刻苦训练中,朱新建的中国画绘画技巧越加稳固。

朱新建曾在一把扇子上临摹潘天寿的菊花,画完后并不在意。后来将这把扇子带至一位画艺精湛的老先生那里时,老先生一看到朱新建的扇子便说:“噫!这扇子谁画的?这个人是学石涛,学得不错。”

从那次和老先生见面后,老先生便对朱新建十分友好,教了他很多东西,受益非常大。

3

画家中的“捣蛋者”:

作画“叛逆”凭借小脚裸体女人画闻名

他认为,画家用笔完全是个人性格的一种物化,这个人的性格是很小心、很拘谨的,那么他的笔墨也就很小心、拘谨;有的人很潇洒,他的笔墨也就比较潇洒。

创作出经典动画人物形象的朱新建,其绘画取向却与童真的动画截然相反。

有人曾评价他的画作:“很率意,很童真,皮皮鲁的手法。区别是皮皮鲁少儿不宜女人,朱新建敢。”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史来说,作为新文人画的代表之一,朱新建以“小脚裸体女人”闻名。但于他本人而言,当初创作这些只是为了玩玩,没有想它的意义。

此后他又创作了新主题《现在女郎》,在他笔下的现代女性慵懒而随性、自然。

借着这一新题材,朱新建在中国水墨画的现代性发展路上又打开了一扇窗户。其大胆艳俗的表达,一方面对中国传统习俗中的道德观提出了挑战,一方面也为中国画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建立了关联。

生性洒脱的朱新建看到画家有斋名的不少,想着也弄个什么斋名,遂给自家起了一个斋名————“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

在评判自己的性格时,他坦言自己比较肆无忌惮,笔墨也就多少肆无忌惮一些,一个人的精神在笔墨里面表现得非常透彻。

作者:殷静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五峰山长江大桥是继南京长江大桥、沪苏通长江大桥之后长江江苏段第3座公铁两用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