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因为爸爸》透过孩子之眼讲述英雄故事

2019-08-09 09:46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南京作家韩青辰作品入选全国“五个一工程”公示名单

透过孩子之眼讲述英雄故事  

8月2日-8日,中宣部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公示入选名单,江苏上榜的5部作品中,包括南京作家韩青辰的《因为爸爸》。 

1972年出生的韩青辰现供职于江苏省公安厅新闻中心,是一名警官,工作之余主要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在她身上,警察和作家身份的切换,成为她写作的一个爆发点。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谈凤霞评价说,韩青辰是当下儿童文学园地中富有人文情怀、责任担当和艺术才华的勤奋耕耘者。

童作:

“失父念父之痛有我的感受”

记者:2017年,南京民警史伟年因公牺牲,他6岁的儿子一句“我要去天上找爸爸”让很多人听了落泪。你的小说《因为爸爸》借助英雄之子的眼睛,去观察生活中默默付出,乃至奉献生命的公安工作者群体。为什么会写《因为爸爸》? 

韩青辰:2009年国庆节,我去靖江采访因公牺牲的英模张金文,他年仅42岁,他的儿子果果当年9岁,和我的孩子差不多大。葬礼上我忍不住抱了他。让我意外的是,他冲我微笑着,天真可爱地喊我“阿姨好”。他的笑像把刀扎在我心上。果然,走出殡仪馆,他蹦蹦跳跳地问妈妈,“爸爸以后什么时候回家啊?” 

一年后,果果来南京替爸爸领奖,我带着童书去看望,第二次拥抱,他在我怀里局促、僵硬,我意识到这一年他的付出和成长。 

仅2016年,全国就有362名民警因公牺牲。或许每天都有一个孩子为国家安宁与和平失去微笑告别童年。我们不能忘记英雄,更不能无视这些用幼小的双肩背负时代之痛、卫国之重的孩子。 

记者:《因为爸爸》既有对英雄爸爸的怀念,也有对社会灰色人物的描摹。你在小说中倾注了对于童年生存环境的审视,以及对幼小生命的尊重与爱护。对此简单介绍一下? 

韩青辰:我想用一本书把很多隔膜和遥远甚至对立的生命拉到一起,彼此温暖与照亮。 

“爸爸”这个词不是专属于英雄的,所以,我在小说里写到了各种各样的爸爸。其中一名爸爸是小偷,他的孩子是我多年前陪同人民日报记者采访的对象。黑瘦的孩子用粉笔在床头写着对爸爸的思念,大意是,爸爸下次回来你一定要改过自新……他跟爷爷捡垃圾为生,当我们给他钱时,他自尊又倔强的目光一直留在我记忆深处。我相信他深爱着他的爸爸,他其实就是那个破败之家的“小爸爸”。 

记者:纵观你的作品,既有《小证人》《茉莉天使成长圣经》等小说,也有《飞翔,哪怕翅膀断了心》《蓝月亮、红太阳》等诸多纪实文学。在你的众多作品中,《因为爸爸》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韩青辰:每个作品都有我自己的情感在其中,《因为爸爸》也一样,作品里的失父念父之痛都是我自己的。父亲走后,我一直难以平静,最初是想写本自己的“因为爸爸”。写《因为爸爸》,很自然地用去了我二十多年警察生活的珍贵积累。写完我觉得警察与作家两个身份完全重叠了。

童年:

在与父兄的书信往来中通往写作之路

记者:一个葆有童心的作家,必然有一段丰富难忘的童年记忆。谈谈你的童年吧。 

韩青辰:我出生在苏北一个叫王元的乡村,初中开始住校读书。直到今天我也觉得我在那里见过了最美的人,最淳朴的土地,最忠诚的情谊。小时候我特别爱劳动,土地上的农活我一直帮着妈妈做。我最大的玩伴是收音机,我从那里收听电影录音剪辑、听“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听流行歌曲。 

我和文娱宣传队的姑娘们结成了忘年交。黄昏我常领着妹妹在扫干净的晒场上跳她们的舞唱她们的歌,绘声绘色地背诵电影,特别是每个人物的台词。 

记者:很多作家都是从阅读走向写作的,你的童年有怎样的阅读记忆? 

韩青辰:印象中跟姐姐妹妹打架就为了抢《儿童文学》,那时候,拥有一本《少年文艺》或者《儿童文学》是梦寐以求的事。四五年级开始看爸爸书橱里的《红楼梦》《京华春梦》等大书,也是我童年常读常新的书。其中,我看得最带劲的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看得晚上不敢一个人从前屋走到后屋。 

记者:你是如何走上写作道路的? 

韩青辰:小时候,父亲在城里跑采购,哥哥在城里读大学后来又任大学老师,我们三姐妹定期都会给他们写信。年终他们像评选优秀作文一样,轮番点评我们的书信。我的语文老师也喜欢朗读我的作文。所以,从初二开始,我就在练习本上开始写东西。读南大的时候,最喜欢坐在阶梯教室后排写,无论到哪里我总是带着我的练习本。等到女儿出生时,我在上海《少年文艺》发表了小说《撇嘴》,从此开始儿童文学写作。

童心:

依靠意志力让生活越来越简洁

记者: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获得过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你是如何与自己的孩子相处的? 

韩青辰:从我知道她的存在开始,每天给她听钢琴曲,给她读儿歌、故事。等她会说话了,我们每天睡前要玩一个固定不变的游戏,就是她躺在小床上,我给她读书,边读边问,她答得好就继续。入园后,我们在读书前会背诵一首唐诗或者一句论语。睡前诵读坚持到初中。 

四年级春节,她给我做了一张精美的贺卡,卡片上写着,“妈妈,我愿意把我的一生献给你的写作!”看完我震颤不已。我开始学着把对她的爱往回收。我希望还她整个世界,而我只是她的同伴。 

记者:能永葆童心的人是幸福的,但势必这中间有人替自己遮挡了很多风风雨雨。我想,正是这些滋养了你在写作中的恬淡与安宁。可以谈谈你的父亲对你的影响吗? 

韩青辰:父亲对我很疼爱又很严厉。我小时候很畏惧他,长大了,我和父亲成了无所不谈的知己。在我们相继大学毕业工作不久,他因病匆匆离去。我写过长篇散文《每天都在失去你》。父亲最后的日子我天天去医院,他曾捶着床板把我骂出去说,“你整天团在我身边有什么用?你应该回去写你的东西。”他把我的“写东西”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我去鲁院作家班,放下行李就把父亲的照片高高贴在床头,我希望他永远看着我。 

记者:在公安系统那样高强度的工作环境里,如何保持自己的童心?毕竟生活不是童话,总有它粗糙的一面。 

韩青辰:生活对每个人都是一样恩威并施的,我很早就确定了我要走的路。我用最大的力量去做我喜欢做的事。写作之余我喜欢运动,写作和运动都需要意志力,意志力让我生活得越来越简洁、安详。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为大力弘扬平安志愿服务精神,推动平安志愿服务在我市持续深入发展,12月4日,由中共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南京市平安志愿者联合会组织开展第五届南京市“最美平安志愿者”评选正式启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