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以城市发展新战略提升区域影响力

2019-08-07 08:0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本报记者 冯芃摄

深入思考和研究“十个为什么”

以城市发展新战略提升区域影响力

2019年7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在全市镇街党(工)委书记政治能力建设专题培训班上,对标新发展理念要求,坚持问题导向,连问“十个为什么”。其中,协调发展方面要深入思考的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南京的城市化率已达80%以上,但江南江北、老城新城、主城郊区、城市农村之间依然存在不小差距?二是为什么在一些现代化、国际化水平比较高的地区,还会出现基础配套缺失的情况?在我看来,这开启了南京上上下下对城市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全面讨论和反思,也让我们更加深入地思考南京城的发展问题,深入思考我们到底要建设一个怎样的南京城。

优化顶层设计,推进同城化进程并理顺外围地区跨界发展 

城市发展问题要跳出单个城市进行思考,要站在区域高度去谋划发展之策,才能探索出长效的应对方略。区域发展不平衡和民生诉求响应不及时其实是一体的,解决这类“连锁式”的发展问题要优化城市发展的顶层设计,特别是对于作为区域中心城市的南京,更要有城市治理的新思维和新战略。 

区域发展新战略的提出和实施,是城市稳固先发优势并有效应对区域挑战的“一剂猛药”,可以用,也可以不用,全看我们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南京:是居于一隅的富裕之城还是区域战略引领要地?如果是后者,就需要以城市发展新战略稳固并提升南京对区域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在“十个为什么”中,区域发展是重要一问,也是与其他问题最为关联的一问,解决了区域发展问题,才能彻底地解决南京面临的城市发展问题,由外而内,由大而小,递进式解决发展问题。在区域均衡发展上,南京南北两端的发展站位要高、视野要宽,要站在南京新战略的层次去谋篇布局。因为从单一城市看,城市的南北两端可能是边缘地区,远离中心城市,但从区域和城际合作来看,南北两端就是中心和交汇处。南北两端对保持南京城市的区域引领地位极其重要,是南京感知区域发展态势的“触角”,要对区域发展态势极其敏感,并能及时应对。城市外围区县的关注点不仅仅是城市中心的发展政策和经济产业外溢,还要关注邻近城市区县的发展需要。由于相对市内其他区,城市外围区县的经济产业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但相对于接壤的城镇而言,还是具有一定比较优势的。这种相对发展势能的利用是城市外围地区的重要发展经验。以高淳和六合的发展空间和经济贡献不匹配问题为例,如果局限在城市内或区内去寻求治理方略是难寻发展良策的,因为从单个城市来看,高淳和六合就是“边缘的角落”,存在“灯下黑”的可能性。而且,如果在这个惯性的设限思维下,地方所采取的必然是向城市“伸手”要土地政策优待的发展思维,或采取与邻近发展较好区县的同质化发展之路。突破区位的局限性才有更多的发展机遇,走出持续的边缘化状态,也可避免区县之间的同质化发展问题。从空间规划的视角来看,推进同城化进程并理顺外围地区的跨界发展,才能重获发展的高位势能,使边缘地区转变为枢纽地区。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套成型或隐形的城市区域战略,中心城市的发展更要建立以自己为中心的区域发展战略,并将区域发展战略转变为一系列具体的行动战术,采取主动的规划设计,不断抬升自身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作为中心城市的外围区域要主动与邻近区域对接,将周边地区的发展与自身的发展相互关联,提高跨界流动性,实现互惠互利,增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外围地区的发展方向要持续向外,作为城市的发展触角有效链接周边区域,不断强化城市的中心性和灵敏性。实际上,在南京的跨界区域合作上,江宁和江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本地样板。南京是时候采取更为主动、更为具体、更为有效的外围区域的同城化发展策略了。 

急民所急解民所忧,系统实施城市修复方案 

不断夯实南京的区域中心城市地位和优势,才能持续保持经济产业的发展优势,才能持续提升城市的发展环境和民生工程,形成好的城市发展循环。区域发展的失衡和民生问题解决的缓慢是关联在一起的。城市发展的区域战略要配合一系列具体的城市提升工程,这是城市发展的具体战术。谋划具体的城市发展战术,要有明确的城市提升清单,有补救式的,也有为未来准备的,都是为了将城市建设成为人民的城市,建设一个适合人们健康愉快生活的地方。 

城市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短暂过程,当前雄安新区的建设为新时代城市发展树立了新的样板。城市建设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因此城市治理也是长期的需要。一方面,城市的物质空间环境只是城市内核的承载,城市的核心内容是人的活动和人的感知,空间的设计和组织需要根据人们的行为感知规律而不断调整;另一方面,不同发展阶段城市所面临的主要发展矛盾也不同,从消费空间到健康空间,从人的空间到全生态的系统,城市空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加之以往城市治理是朝着经济增量的,很多时候城市建设的推动力是土地价格和土地财政,采取的是短平快的新城发展模式,所以遗留了不少发展问题,也导致城市建设的后期修补工程较多。当然,也要看到,我们正处于快速城镇化的发展阶段,时机不可错过,很多发展任务不能等所有条件都具备之后才实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系统实施城市修复的系统方案,将城市治理作为长期工作持续推进下去。急民之所急,解民之所忧,即为现代城市治理的核心要义。 

提升控制力,引领城市走出路径依赖 

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城市间的竞争将变得更为激烈,经济空间的发展也将不同于以往的“单兵作战”,呈现出诸多新特点。如在经济空间形态上,区域中心城市不再是单一城市,“城市—区域”这种新的空间形态和经济形态将逐渐显现,城市与区域高度一体化,表面上是城市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却是以中心城市为引领的区域的竞争。以新加坡为例,城市的繁荣是建立在城市所在区域甚至是全球的物质基础之上的,城市的区域功能赋予了城市特殊的经济活力,没有区域的贡献就没有资源的汇聚,也就没有物质生活的繁华。 

又如在经济产业结构上,现代经济门槛更高,没有预见性的并长期持续的积累和投入,是无法实现快速的产业移植的,而且城市先发优势一旦建立,可能就是不可逆的、不可取代的。新经济时代下,后发经济体难以再通过采取以往常用的财税补贴等优惠政策实现赶超,勉强植入也可能是另一种产业资源的浪费和无序竞争。这需要我们重新思考我们当前的产业空间政策制定模式,以实事求是的精神,找到地方发展政策的正确制定思路。

再如在城市竞争力评价体系上,现代城市区域空间扁平化,区域运行网络化,新技术不断突破和广泛应用彻底改变了人类的时空间结构,也改变了城市的竞争维度。当前评价城市地位的最重要指标已是城市的控制力。每个城市都在努力追逐对某个行业或领域的控制力,这种控制力一旦建立则可能领先一个十年甚至更多。城市竞争无疑是越来越激烈、甚至是惨烈的,好则越来越好,差则越来越差,一个方向只能容下一个城市区域去引领。好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循环,差也是一个难以跳出的发展循环。高质量的城市发展时代要有新思维,也要有新战略,才能引领城市走出路径依赖,走向伟大的新时代。 

(作者为东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作者:陈宏胜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