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南京美丽乡村 > 正文

退捕上岸,渔民将何去何从?

2019-07-18 09:0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水清岸绿,鸟语蝉鸣。位于江宁街道星辉社区的铜井河口,20多艘渔船静静地停靠于此,河水与江水在此交汇。过去这里是当地渔民的一处避风港,如今已变成了他们集中停船的码头。

渔船集中停靠在铜井河口。 本报记者 李都摄

南报网讯 (记者 李都)水清岸绿,鸟语蝉鸣。位于江宁街道星辉社区的铜井河口,20多艘渔船静静地停靠于此,河水与江水在此交汇。过去这里是当地渔民的一处避风港,如今已变成了他们集中停船的码头。

“从3月1日‘禁渔期’开始,我们再也没有下江打鱼了。”66岁的渔民余金发说。

每年的3月1日至6月30日,都是长江的“禁渔期”,出了“禁渔期”,像老余这样持证的渔民就开始为一年的生计忙活。今年,南京市明确自7月1日起,长江干流南京段三桥至安徽交界水域全面禁渔,随着“禁渔区”的划定,沿岸渔民的“退捕转产”工作也同步启动。

在长江打了一辈子鱼,余金发舍不得上岸,“家里八口人,都靠我和儿子打鱼养家,除了打鱼,我啥也不会。”和长江打了一辈子交道,余金发又不得不上岸,“禁渔是为了保护长江,这个道理我懂,我们渔民对长江有感情,不能因为个人利益,让子孙后代没鱼吃。”

余金发回忆说,20多年前在江上捕鱼,江刀、鲥鱼、江蟹、江虾等,数量又多个头也大,一网下去能捞起来上百斤,那时候,他还捕过野生中华鲟。后来,大家的网越结越密,打捞次数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一些人违法电鱼,长江中各种鱼类的数量开始大幅减少,“都是因为穷,都想着赚钱”,余金发感叹。最近几年,随着长江大保护战略的实施,沿岸各地进行增殖放流,长江的渔业资源已有所修复。余金发对此也深有体会,“这两年江里的鱼逐渐多了起来,保护工作确实很有必要。”

此次“退捕转产”涉及的星辉社区37户个体捕捞户和华林渔业专业合作社的成员,都和余金发有着同样的认识,他们一方面积极配合“退捕转产”工作,但同时也有着各自的顾虑。

余金发说,自己年纪大了,退捕和退休一样,最关心的是养老和医疗的问题,希望区里和街道能解决这一后顾之忧;儿子才四十出头,上岸后还要谋生活,希望能给介绍个工作。渔民付立志今年56岁,他希望上岸后可以从事和养殖有关的工作,“既然不能下江打鱼,未来可以在岸上承包水塘养鱼,我想先学习一些养殖技术。”他说。

渔民不同的诉求全部汇总到了江宁区渔政监督大队,大队长李云介绍,作为此次“退捕转产”工作的牵头单位,他们联合江宁街道,对渔民的家庭人口、土地承包、住房情况、渔船数量等进行了调查摸底,掌握了基本情况,“对渔民的补偿,我们会按照相关规定,做到合理合规合法;对渔民的安置,会根据每一户渔民不同的情况妥善解决,确保他们上岸后有基本保障。”

目前,针对星辉社区渔民的安置补偿办法正在起草中,而江宁区农业农村局和江宁街道为渔民的服务工作已经提前启动,李云介绍,近期我们召集渔民召开了政策宣传会,还举办了就业技能培训班,并且为部分渔民提供了就业岗位。“‘退捕转产’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我们将尽力帮助渔民上岸后能够自食其力。”

两年前,浦口区、鼓楼区、建邺区和雨花台区的长江沿岸渔民已经退捕上岸,浦口区渔政监督大队大队长蔡德森介绍,当时浦口区的28户渔民都得到了妥善安置,有的经过职业培训后进入工厂上班,有的做起了养殖生意,还有的当上了长江江豚监测员,都有了生活来源。收集到这些“退捕转产”的案例,李云都会一一讲给江宁的渔民听,打消他们的顾虑。

按照计划,到今年10月底,江宁渔民的“退捕转产”工作将全部完成,明年,全市所有渔民将全部上岸。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明年涉及的渔民包括六合区、江北新区和栖霞区,共计144户,“农业农村部规定,从2020年12月底开始,长江将进入10年的全面禁渔期,相信通过这10年的保护,长江的渔业资源会得到全面修复。”

 

作者:李都责任编辑:王玉松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