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好教师能评教授”不再成新闻

2019-07-11 07:0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不唯论文,书教得好也能评教授。近日,南京林业大学公布了2019年职称评审结果,从教已33年的理学院教师蒋华松如愿评上了教授,这是该校第一位“教学专长型”教授。昨天多家媒体报道的这则新闻,再次引起人们对高校“好教师”的关注和讨论。 

从新闻学上讲,一件事要成为媒体和社会关注的新闻,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一要新鲜、少见;二要重要或者有趣。一位书教得好的老师,等待多年后终于评上了教授,并且还是学校的第一位“教学专长型”教授,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第一,类似的事还不多见,所以稀罕;第二,这样的事很重要(而非有趣味),值得关注。 

先说“不多见”。专心教书育人但科研成果偏少的“好教师”,在职称评聘中明显处于劣势,一直是高校职称评聘制度改革中的待解难题。据报道,早在2013年南林大就提出,把教师分为教学为主型、教学科研并重型和科研为主型三类进行职称评定。但6年过去,该校才评出首位教学为主型的教授,问题就出在对教师科研成果的硬性要求和强调上。其他高校的情况,也大体类似。这说明,目前的高校教师评价体系对专注教书的“好教师”仍然不利。 

再说“很重要”。书教得好也能评教授,这件事重不重要呢?当然重要。安心教书、专注育人,原本就是大部分高校的“核心业务”。如果一个教书育人成绩特别突出的人,在高校里受不到任何优待,甚至反而被边缘化,这会向教师群体传递出怎样的信号,最终又会怎样传导和影响到学生群体呢?答案不言而喻。报道中说,蒋华松虽是学生心目中的魅力教师、“南林高数演讲家”,却因科研成果不够突出而当了12年的副教授。类似案例不时见诸报端恰好表明,一件原本很重要的事情,在现实中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不少大学就开展了分类评价的探索。例如,有的大学把教师分为教学型、科研型、社会服务型等类别,按照不同的标准开展评价。但必须承认,对于教学型教师的评价,并不像对待其他类型教师那样容易确立几个硬杠杠,并且实际操作起来也相当繁琐。比如,教学好怎么定义和评价?如果既要听取专家意见又要开展学生测评,那就颇费周章。再者,不同学科之间怎么比较?这在制度设计上也不容易平衡。于是,绕来绕去,不管哪种类型,最终还是主要靠科研成果来评定职称。问题,仍然停留在原地。 

最近有武汉大学校友撰文回忆,当年易中天书教得好,很受学生欢迎,但却因为职称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只好“转会”到厦门大学。今天的高校,不知还有多少“易中天”,还有多少“易中天式烦恼”?与当年相比,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力推职称制度改革,不唯学历、资历和论文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向。同时,高校在职称评聘上获得了比过去更大的自主权,像江苏,2017年起已下放所有本科院校教师职称评审权。这些都为解决“好教师”的职称问题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向“好教师”敞开职称评聘大门,于国于民、于师于生都善莫大焉。只要肯用心、用功,相信这个难题一定能得到有力破解。

作者:南平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