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人,你在家跟孩子说南京话吗?

2019-06-29 11:34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一塌刮子“、“夯不郎当”、“韶得不得了”、“不对箍子”……这些词,你用南京话能读得出来吗?

尽管越来越多的生活场景需要我们使用普通话,但方言依然是难以遗忘的一部分,尤其是在家庭环境中。但记者也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家庭,正在放弃方言的使用。

1

现象 越来越多的家庭不说南京话

南京大学的王玲的论文《语言意识与家庭语言规划》,对305组居住在南京的中国家庭调研访谈后发现:如果同为南京本地人,配偶之间使用普通话的比率较低,约为20%左右,使用南京话的比率较高,不论男性还是女性,其南京话的使用率都高于60%;如果是同为外地人,配偶之间使用普通话的比率较高,约在50%以上。

王玲的论文还有一个结论是,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南京父母在与孩子交谈的时候,使用普通话的比率都较高,平均使用率约为50%。

2

原因 家庭结构变化、父母普通话意识强

城市化的进程中,社会流动日益频繁,引起了城市家庭结构和人员的变化,这也导致越来越多的家庭放弃方言。尤其是父母双方来自南北两个不同城市,孩子在父方或母方一方所在城市生活,或者父母来自不同城市,孩子跟着父母在第三方城市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更多选择普通话交流。

张女士来自广东,丈夫来自内蒙古,目前定居南京。她告诉记者,虽然她在家与母亲用粤语交谈,但因为不懂内蒙古方言,与丈夫、与孩子交流只能用普通话。

此外,义务教育在新一代人中的落地和推行,让普通话的使用场景变得越来越广。一边是学习难度较大的家乡话,一边是学校“学好普通话”的大力号召,一些地区的方言自然向边缘化迈进。而且南京方言也在不断更迭,语言学家研究发现:老南京话保存入声系统,分尖团音;新南京话中,大量入声字已派入平、上、去等调,不分尖团。

除了推广普通话的需求,年轻父母的“文化自觉”也是方言下降率的原因之一。王玲的论文中提到,“家庭教育语言是家庭内部语言的一部分,家庭教育语言的对象主要是孩子,而且对于部分家长来说,它的目的不仅仅在于与孩子进行交流,更重要的目的在于通过创造语言环境促使孩子学习掌握该语言,并以此作为与外界交流的工具。”

3

观点

A

南京晓庄学院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马缘园

随着年龄增加,方言使用会逐渐增加

方言是地方文化的一部分,方言承载的语言的韵味、内涵是普通话难以表达出来的,像一些方言里的语气词普通话都难以解释清楚。

人口流动对方言本身的传承和发展确实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但也没有必要恐慌。方言是存在于一定的地域环境中的,虽然跟随父母迁徙,孩子远离了家乡,但从宏观角度看,在孩子的老家,方言还是在传承的。而且,新南京人家庭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还有机会接触到南京方言。虽然家庭环境都是普通话交流,但整个社会环境、社交环境还是会有方言熏陶。

我和先生来自湖北,在家与先生用湖北话交流,与孩子用普通话交流,孩子虽然不会说湖北方言,但他能听懂。来自不同地域人口组成的家庭,或许还会促成语言新的流动。

B

财经记者芮天舒

方言虽式微,但南京更包容

我在念高中之前,全家都是说普通话的。这可能与我的家庭环境有关。因为我父亲是大连人,但他从小也不说方言,母亲是南京人,但她是教师,这个职业本身就对普通话有要求。

越来越多的家庭放弃方言,我想一是为了沟通交流的方便,二是因为南京是座包容性很强的城市,新南京人组成的家庭越来越多,他们不想陷入用家乡话还是南京话的纠结中,于是干脆用普通话。

方言作为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固然需要保护,但方言也要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一些粗俗的、低级的、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方言,我觉得需要摒弃。

C

南京三牌楼小学语文教师王萍

保护方言,让更多人别忘记家乡的声音

普通话是孩子长大后肯定要掌握的一门语言,它有规范性,孩子们必须要学习这个字在普通话当中的规范读音,才能在电脑、手机中打出来。

学习好普通话固然很重要,但正确处理、保护方言,可以让更多人不忘记家乡的声音,不丢掉与生俱来的地域标签,不失去一方水土的文化。但我们也发现越来越多的家庭,不跟孩子说方言了,哪怕爷爷奶奶不会说普通话,也要憋一个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跟孩子交流。

十几年前,刚上小学的孩子还有南京话的音调、感觉,但最近几年南京本地家庭出生的孩子说话已经没有那种调调了。之前一个活动,组织四年级学生表演《城门城门几丈高》,我提议让学生们用南京话念,但没有一个人会说南京话,说出来的感觉很奇怪。

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作为联接南京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双主城”的重要纽带,五桥无论功能、技术还是意义,都堪称南京拥江发展的新地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