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南京戏曲舞台创新“活态传承”

2019-06-28 08:0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跨剧种交流让传统戏曲焕发新活力

南京戏曲舞台创新“活态传承” 

本报记者 王峰

南京的昆曲迷喜爱将这座城市称为“昆都”。这里聚集着多位昆曲名家,每年有丰富的昆曲演出,尤为重要的是,在传统与时尚、保护与传承中,南京的昆曲人以多种创新模式让这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剧种避免了成为“博物馆艺术”的命运,并带动越剧、扬剧等其他地方戏曲在舞台上焕发出新的活力。

紫金大戏院前不久上演了一台名为“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昆曲申遗纪念日”的特别演出,越剧、锡剧、扬剧与昆曲同台献演,被昆曲名家、梅花奖得主孔爱萍等连呼“少见”。这样跨剧种融合交流的创新模式,成功吸引了众多年轻观众。正如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竺小招所言,艺术上的不断创新与尝试,一方面锻炼并提升了演员的表演能力,另一方面则吸引了今天的年轻人走进剧院。 

创新求变 让传统戏曲贴近当代观众

在昆曲众多创新模式中,“青春版”《牡丹亭》因为有白先勇的义务推广而为大众熟知,已成一项经典案例。在南京,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柯军主演的实验剧《夜奔》,通过对传统经典的解构,打开了通往现代性的一个新入口;昆剧与日本能剧的交流收获了一片掌声;而在不久前,江苏省昆剧院、石小梅昆曲工作室联合省锡剧团、南京市越剧团、扬州市扬剧研究所推出“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昆曲申遗纪念日”特别演出,同台演绎昆曲经典剧目,其中包括越剧《桃花扇·惊悟》、锡剧《牡丹亭·游园》、扬剧《桃花扇·沉江》和昆曲《西楼记·楼会/拆书》。被昆曲名家、梅花奖得主孔爱萍连呼“少见”的这场跨剧种演出,不但再次刷新戏曲交流的创新模式,而且成功吸引了不少年轻观众和外地戏迷,其中不乏从北京专程赶来南京的。

昆曲是中国传统戏曲中最古老的剧种之一。孔爱萍表示,许多地方剧种都受到过昆曲艺术多方面的滋养,所以,昆曲有“百戏之祖”之美誉。“严凤英在南京学了昆曲之后,对于黄梅戏整个剧种的改进都是非常巨大的。”作为一名资深戏迷,黄欣曾与新晋梅花奖得主单雯联袂演出昆曲《长生殿》,他介绍说,在历史上,昆曲演员会对其他剧种进行相应的教授,大大丰富了其他剧种的身段和表演程式,“包括张继青,也经常教授其他剧种的花旦演员。”

据著名昆曲小生、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施夏明介绍:“晚一点诞生的京剧,更是从昆曲中吸收养分从而加强了艺术表现力。”而昆曲演员也会向其他剧种学习。施夏明就从京剧中借鉴了不少:“昆曲小生最忌有脂粉气,京剧在声腔上的高亢激昂,能帮助提升阳刚之气。”

对越剧来说,它与昆曲的渊源则可以追溯至上世纪四十年代,其时,作为新越剧的改革先锋,袁雪芬就称昆曲为越剧的奶娘。黄欣告诉记者,越剧之前的发展和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昆曲的传字辈对其在表演技巧上的设计指导,正如南京市越剧团团长杨庆锦所说:“越剧从昆曲中习得身段、程式,造就从俗到雅的起承转合;又从话剧中领会情感释读,增强艺术感染的节奏张力。”这就使得越剧从一个地方戏种华丽转身为全国性的高雅剧种。

跨剧交流 经典剧目唱出新气象

此外,昆越之间也时有优秀剧目的交流。比如《桃花扇》是清代文学家孔尚任创作的传奇剧本,从1699年写完至今,曾被多个剧种搬上舞台。2005年,16岁的单雯在昆曲《1699桃花扇》中演绎了16岁的李香君一举成名,并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2019年,越剧版《桃花扇》由两位梅花奖得主王君安和陶琪携手演出,在戏迷中引起轰动……

施夏明表示,跨剧种交流演出,在让戏迷一饱戏瘾之余,既展现了“百戏之祖”昆曲的魅力,又使同一剧目经昆曲滋养后在不同剧种中呈现不同的风采。那么,作为越剧、锡剧、扬剧等地方戏曲的演员,他们本人与昆曲有着怎样的关系?他们又如何移植并演绎昆曲经典剧目呢?

在扬剧演员李政成看来,扬剧和昆曲、京剧是走得最近的一个剧种,早年还有“扬昆”一说。作为一名扬剧文武老生,李政成当年申报梅花奖的三个剧目都学自昆曲,包括《沉江》《夜奔》和《扫松》。其中,《沉江》和南派《夜奔》都是跟柯军学的,《扫松》则是跟黄小午学的。这些昆曲剧目成功移植到扬剧中后,现在经常演出,“其中《夜奔》已经成为扬剧武生的一出必学剧目。”

锡剧演员季春艳在《牡丹亭·游园》中扮演杜丽娘,她向昆曲表演艺术家孔爱萍、丛海燕讨教,把昆曲《游园》的表演招式、念白唱韵与锡剧优美声腔结合。据了解,《游园》自2016年成功移植为锡剧至今,已经成为锡剧常演剧目。

作为南京市越剧团的优秀青年演员,在越剧《桃花扇·惊悟》中扮演侯方域的李晓旭则有更深的体会:“虽然我传承的还是越剧毕派唱腔,但是在表演中可以借鉴一些昆曲好的东西。”由于越剧毕派经常演绎轻喜剧,塑造的人物形象以书生为主,而《桃花扇·惊悟》却是凸显大悲、大气象的戏,这就使得舞台上的侯方域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形象,这对越剧观众来说是一次非常新鲜的体验。李晓旭还将昆曲《惊悟》中的动作糅合进了越剧《血手印》的表演中。李晓旭说,虽然载歌载舞是昆曲的艺术表达方式,但学习的时候不光要学它的载歌载舞,还要学它的静,要让观众能够将其全部注意力凝在你的身上。 

跨界拜师 博采众长成就青年演员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与扬剧演员李政成、锡剧演员季春艳只是向昆曲名家学习和讨教不同,越剧演员李晓旭专门拜著名昆曲演员石小梅为师,开创了戏曲跨界拜师的先河。在南京举行的那场拜师仪式曾引发国内戏剧界的高度关注,而这背后,竺派越剧传承人竺小招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据李晓旭介绍,虽然越剧会请昆曲老师去做技术指导,但技导老师往往只是就戏说戏,李晓旭对此是不满足的,她很想在整体上将昆曲的规范、昆曲的营养注入到自己的越剧表演中来。这时,南京市越剧团竺派越剧传承人竺小招从中牵线,向昆曲名家石小梅推荐了李晓旭。石小梅是国家级昆曲非遗传承人,也是梅花奖、文华奖双料得主,她以塑造飘逸俊朗的小生形象著称,当红小生施夏明正是她的弟子。

施夏明告诉记者,江苏是戏曲大省,出于发展需要,各戏曲往往会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所以,越剧向昆曲请益很常见,但这种正式拜师却很少见。随着时代更迭、演员与时俱进的需要,南京戏曲人能摒弃门户之见,这种大度最终成就了李晓旭。果不其然,李晓旭在继承传统与开拓创新的道路上不断尝试,加上竺小招用竺派方法从中帮助“拿捏”和“糅和”,多有经典剧目问世,斩获多项戏曲大奖。不久前,由她担纲主演的越剧《乌衣巷》获得了热烈反响,李晓旭在其中分饰王献之、王徽之兄弟二人,既表现出王徽之的放荡不羁,又凸显了王献之的温润如玉。 

记者手记

活态传承

让传统经典活在当下

2021年,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奖将在南京举行,作为戏曲大省的江苏不乏冲梅人选,届时,南京戏曲界能否再度夺梅?业内人士指出,梅花奖的比赛可谓高手云集,其中有一个决定性的因素,那就是演员的创新意识在舞台上的最佳呈现——这也被历届梅花奖得主的成功所证实,2003年,正是因为对昆曲的成功移植,扬剧演员李政成收获了梅花奖。

“活态传承,就是要让传统经典活在当下。不管是向昆曲跨剧交流和借鉴,还是当前深入大学校园做普及活动,艺术就是要不断创新与尝试。”竺小招认为,无论是基于什么形式和手段,其目的都是为了把演出“送出去”、观众“引进来”,“这一方面锻炼并提升了演员的表演能力,另一方面则吸引了年轻人,让他们能走进剧场,欣赏到精湛的表演艺术。”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乡村游十二月乡村游路线出炉啦!本月乡村游共有8条路线,以“学乡风”“品乡味”为主题,让游客有的吃,有的玩。[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