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2019南京创新周 > 正文

建设创新开放平台 改善创新生态环境

2019-06-27 07:2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诺奖得主、中外院士云集“2019创造·创新在中国”高端峰会

建设创新开放平台 改善创新生态环境  

诺贝尔奖得主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德国国家科学院与工程院院士皮特·萨赫逊,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复生,科技日报社总编辑刘亚东……作为南京创新周系列活动之一,26日下午举行的“2019创造·创新在中国”高峰论坛云集了新材料和智能制造等方面的顶级“大咖”。他们探讨的话题从新材料到未来科技,从人才培养到创新环境,新颖观点令人击节赞叹。 

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新材料带来无限可能 

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是石墨烯的发现者,2010年与安德烈·海姆一起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的演讲围绕自己的专业——新材料领域进行。他说,核材料的深度利用,带来了电力领域的深度变革,核电成为举足轻重的电力来源;电子信息时代离不开硅材料,“摩尔定律”(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也是针对硅材料的物理性能而言的。 

“过去,若干种材料定义了我们的世界。未来,新的材料将给我们无限可能性。”他说。 

以石墨烯研究问鼎诺贝尔奖的康斯坦丁,演讲也离不开石墨烯。他说,石墨烯有强韧、轻薄、导电导热性好、透明等优点,在电池、薄膜等领域有着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他的团队和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合作,成立了新型研发机构和产业化公司,致力于相关技术的研究,在一些领域已经具备了大规模生产的条件。未来,人们可以用石墨烯墨水打印不同功能、不同使用场景的产品、设备,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前景十分广阔。 

皮特·萨赫逊:中国需要大量职业技术人才 

皮特·萨赫逊是“工业4.0”概念的提出者之一,也是中国高层经济智囊。

未来科技如何改变现有的产业?他说,芯片变得越来越精密,保证精确性变得很困难。一些中国芯片制造企业良品率只有20%,也就是说八成产品都是废品。而人工智能可以促成高度自动化的、精准的、精确的制造业。 

几年前,“武汉一民办高校百万年薪聘德国院士当副校长”的新闻曾引起一阵轰动,而这位“洋院士”就是萨赫逊。在中国数年,他对中国教育也有非常深刻的观察。他认为,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需要大量的职业技术人才,然而,在中国只有学习不好的孩子才去职业技术学校,“这种现象非常不好,它会使国家缺乏优秀的‘工匠’。” 

此外,在大学之中,也有重理论、轻实践的问题。“大学教育只学书本上的东西,很少进行实践操作。而在德国等国家,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学习项目非常多。” 

潘复生:科技创新环境仍有不足亟待改进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复生是国家镁合金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他的话题聚焦于科技创新环境。 

他说,十九大前后,中国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改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比如,科技成果所有权、处置权、收益权全部下放到单位,允许和鼓励科技人员兼职兼薪等,解决了很多困扰科教界多年的问题。” 

不过,加快创新仍有不小难度。包括国家科技政策没有得到正确理解,有些部门和领导敢于担当的精神不够,科技人员参与创新的积极性需提升等。另外,一些部门制定的政策缺乏合理性,一些领导干部对科技创新“急功近利”等。 

亚东:营造适宜科研和技术创新的生态环境 

“中兴事件爆发后,很多人问我,能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用举国体制造出受制于人的芯片?”作为媒体人,刘亚东的演讲很善于抓热点、讲故事。 

很遗憾,答案是不能。他说,“两弹一星”是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它是以计划经济为前提的,以短期、局部的高效率,掩盖了长期、整体的低效率。从上世纪开始,我国不是没有安排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攻关集成电路,但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却难以摆脱“刚完成就落后”的窘境。

“主导集成电路工艺演进的‘摩尔定律’迄今已有半个世纪,‘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无法持续如此长时间的。而另一方面,我国尚未攻克的关键核心技术还有很多,面对这么多的技术领域,本身也是无法‘集中力量’的。”刘亚东说,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发展重视发挥市场的作用。新时期的举国体制,应打造科学研究、技术创新的开放平台,营造适宜科学研究、技术创新的生态环境。

本报记者 查金忠

作者:查金忠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在实施“宁聚计划”,每年吸纳20万以上大学生在宁就业创业基础上,南京宁聚人才政策升级,招才揽才再出“大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