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 正文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张鸿雁 :拉开南京城市发展框架 创业创新迈向国际化

2019-06-26 09:3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拉开城市发展框架 创业创新迈向国际化

——对话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教授 

丁劼

从在56平方公里的老城内打转到建设江南江北一体化发展“双主城”;从买东西就到新街口到商业综合体、商圈全市“开花”;从“电汽化特”到“4+4+1”现代都市产业体系……新中国成立70年来,南京的这些发展变化意味着什么?又给市民带来了什么?新时代南京又该怎样加快发展步伐? 

“在我看来,南京的变化是翻天覆地,最显性的变化就是从传统‘城堡思维’转向‘开放型国际化城市思维’,即从城墙围合的老城突围,突破了传统的固有城墙城市发展空间,拉开了国际化大都市发展框架,不仅改变了城市经济结构,也改变了城市的空间结构,而且还在深层次上改变了市民生活方式,提高了市民的精神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增强了南京人的开放意识、创业创新意识。”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传统老城到国际化大都市发展框架——追赶全球城市 

记者:多年来,您一直关注着南京城市发展,策划过第一届“中国南京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博览会”等活动,也曾将老厂房改造成“创意东八区”,促进了南京最早一批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发展和城市的转型升级。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望南京这座六朝古都、十朝都会,您觉得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张鸿雁:首先用的一个词是“巨变”。1995年,也是这个时候,南京日报曾经采访过我,话题是“南京城市建设还缺什么”。谈这个话题的一个背景就是南京市区在进行较大调整,面积扩大近一倍,希望我能从城市发展理论的角度对其进行分析。 

当时,我的回答是将南京市区扩大,是符合城市科学发展规律的重要举措,是南京科学管理城市、驾驭城市发展的体现,其主要理论依据来自于世界上国际化大都市发展的一般规律。

现在,回望新中国成立70年来南京这座城市的发展变化,我最深的感受不仅是南京这座城市变大了,而且突破了固有的传统城市发展空间,特别是突破了传统的“城堡意识”,拉开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发展框架,正在朝着全球一线城市迈进。 

作为一座有着2000多年建城史的历史文化名城,南京市区长期以来以明城墙为主要外围界限,市区局限在56平方公里的城墙内。1992以后,南京城市建设提出“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开始向城墙外拓展。世界一线城市的半径一般在100-150公里左右,经过多年发展,南京逐步拉开了发展框架,越来越开放,国际化大都市的风貌也逐渐显现。上个世纪90年代,我也曾提出过让紫金山成为城中山的想法。现在,紫金山已经在俯瞰南京全城,“大紫东区”也腾飞在即。这样一些标志性事情让我记忆犹新。 

一是沪宁高速通车,南京真正成为长三角一翼。1996年11月,沪宁高速建成通车。在沪宁铁路之外,南京又多了一条直通上海的道路,面向上海对外开放以及在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也迈出重要一步。 

二是过江通道建设,开始了两岸均衡发展历程。作为江苏省省会,南京如果不能拥江发展,对苏北地区就没有辐射能力,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省域中心。自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后,南京有段时间没有跨江通道建设,在建设了长江二桥后,三桥、长江隧道、大胜关长江大桥、四桥、扬子江隧道等过江通道建设迅速进行。现在,五桥、建宁路过江通道以及和燕路、仙新路过江通道等正在建设。过江轨道交通,通车的目前已有3条。现在,江北又成为国家级新区,江南江北一体化发展迈入新境界。 

另外,城市远距离交通创新,国际化通道快速发展。南京交通的建设和改善,给南京人的出行方式带来全新变化和感受,地铁四通八达,不仅里程多,而且能够跨市界、跨省界,为宁镇扬一体化发展打下坚实基础。特别是南京内环及绕城绕越公路的建设以及机场建设的枢纽化,使交通体系展现了南京特色和以人为本精神。如南京不仅有禄口机场,而且有了南京南站和禄口机场轻轨的通达,马群枢纽的建设也给宁镇扬交通快速互通带来更大的方便。目前,南京城市人口已超过830万,城市化率是83%,俨然是一个国际化特大城市。 

更重要的是,城市空间的扩大与市民的思维开放是相辅相成的。以前,城墙不仅禁锢了南京的城市发展,也禁锢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 

从传统城堡思维到创新发展思维——建设创新名城 

记者:城墙怎么禁锢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 

张鸿雁:我是研究中国城市史出身的,我在博士论文《春秋战国城市经济发展史论》统计,中国春秋战国时就有2000多个有城墙的城市和城堡,“城堡意识”可以说是中国文化中一个普遍现象。南京有宫城、内城、外城郭……高大坚固的城墙,层层禁锢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1990年代前的南京人,觉得城墙以外就是乡下。我刚到南京工作时,从新街口出发坐6站公交车就到“乡下”了。后来,南京大学在龙江建宿舍楼,副校长亲自骑自行车去龙江然后回来给大家做报告,说不远,骑车不到20分钟就到了。 

即使住在城里的人,也还有一些“乡下人”生活习惯。1995、1996年有个清理楼道和楼顶活动,清理出来的东西放到广场上,很多是从农村带进城市的生活、生产用品, 像锄头、镐头、铲子、箩筐等,甚至还有耕地的犁杖。 

除了城墙,还有各种机关院墙、高校院墙、部队院墙、社区院墙、工厂围墙等。这些封闭式围墙,使城市缺少了社会交往空间和创新空间,也让城市的交通空间不合理。如何破除这种围墙意识,突破南京发展空间?当年我创意了一个电视节目叫“南京城市在突围”,其中第一个镜头就是用大锤把广州路南京大学南大门的围墙砸开。可以说,南京城市框架结构的拉开,就是从“破墙开店”开始的。 

随着城市发展框架的拉开,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均发生了巨大变化,开放意识、创新意识、创造意识均在增强。别的不说,看看现在南京现在每年新增的企业数量,就知道南京的创业创新精神已经深入人心。 

从“中国四大火炉”到“美丽古都”——建设生态宜居花园城市 

记者:城市发展框架的拉开和发展空间的扩展,又给南京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张鸿雁:我觉得一个变化是南京从“四大火炉”中被除名了,南京变成了一个相对凉爽、美丽、宜居的绿色城市。 

翻看1949年前后的南京老照片,很多地方是光秃秃的。因为城市空间太狭小,除了中山北路、中山东路等几条主干道有高大的法桐外,其他地方的绿化很少。特别是因为居住房屋低矮空间狭小,加上城市建筑密度高,形成南京独特的“城市气候”——“中国四大火炉”城市。 

这20多年来,南京变了,变得不那么热了。一是因为南京在城市发展上注重显山、露水、见江,城市花园增多,城市空间正在朝着园林化、绿地景观化、街角花园化等方向发展,花园式城市风貌正在全面展现。老城内不仅增加了很多街心花园、社区花园、城市公园,而且建筑密度也得到很大改观。老山保护得越来越充分,紫金山、幕府山、九华山、聚宝山、栖霞山、青龙山、汤山、牛首山……这一个大的生态廊道正在形成,成为南京的“绿肺”,空气流动起来,城市小气候发生改变。二是南京城市人口出现典型的郊区化或“逆城市”化现象。老城里的人口和空间正在稀疏化,几乎有三分之一的老城市区人口外迁。 

从单一购物中心到多元化消费中心——市民生活质量提升

记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南京城市发展上的这些变化,最大的受益者是市民。 

张鸿雁:是的。我们的城市建设和发展,说到底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谈到这一点,我觉得南京还有一个变化值得关注,就是城市多中心建设发展,形成多个“区域核”,即城市从单一消费中心变成多元化消费中心,为市民创造出新的都市生活方式。 

以前,南京的商业主要集中在新街口,是唯一的CBD,老南京人对新街口的依赖十分明显。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增长,城市迎来了大众消费时代。在“南京城市建设还缺什么”的访谈中,我建议配合市区范围扩大对城市生活配套设施进行调整,增加商业网点、文化以及休闲娱乐设施建设。 

抓住大众消费时代来临机遇,南京着力打造消费和旅游文化目的地城市,建设起多个新的商圈和商业中心。现在,除了新街口商圈外,还有江宁百家湖商圈、栖霞金鹰商圈、河西建邺金融CBD等,各类型商业综合体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消费商圈的增多,这不仅让市民的消费中心从单一走向多元,而且改变了市民的生活方式,也提升市民的生活质量,改变了就业与生活的关系。因为现在的商业设施,里面不仅有餐饮、购物,还有休闲、娱乐、教育培训等,市民消费的是商品,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市民的消费方式、消费质量随之改变,这也是南京建设世界消费之都的一个基础。 

从传统制造到“4+4+1”现代产业体系——城市充满选择机会 

记者:投资、外贸、消费是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市民消费方式和消费质量的改变,也推动了南京经济发展方式及结构的变化。 

张鸿雁:从城市经济角度看,除了收入增长加速带来的消费增长外,南京的城市产业结构、经济结构、文化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作为一个重化工业城市,南京过去的产业主要是“电汽化特”,现在则转型为智能制造、科技创新等“4+4+1”现代产业。 

我们可以看到南京的几大开发区,都在提档升级。过去,老城区有很多老工业区和老厂房,一度都被开发为房地产。2005年,南京第一家创意产业园创意东八区诞生。之后,油泵油嘴厂、南京电影机械厂、阀门厂,大多转变成文化创意产业园,1865、创意中央、国创园等文化创意产业园已有上百个。这些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给南京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也为城市提供永续发展动力,改善城市空间结构。另外,随着创新名城建设,各种各样的科创园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吸引了众多外来创业者、投资者,南京也因此成为人才集聚高地之一。

从集约发展到集束发展——展现国际化都市特色 

记者: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新时代南京该怎样谋划自己的发展? 

张鸿雁:一是要增加综合性枢纽交通和立体交通节点。二是注重内部人才挖潜。南京高校科研院所多,人才也多。应创造一个有激情的创业创新环境,培育百千万个成长型创业创新企业,让现有人才能够人尽其才。三是集中力量攻关,建立矩阵式管理模式,把高校和科研院所资源有效整合起来,在一些产业比如智能制造、智能机器人和芯片等重大关键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推动这些产业的集约发展、集束发展。四是加快江北“区域核”建设。江北独立于江南发展之日,才是南京真正崛起之时。五是发挥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价值。不仅要引进外来文化项目,还应创造自己的地域文化旅游项目,如十朝文化旅游区、栖霞山文化旅游、秦淮河国际化旅游目的地建设等。还有通过南京艺术文化、建筑文化、文学文化、学术文化等的整体建设,创造南京城市文化资本再生产的场域和城市文化软实力的身份识别。六是提升国际化能力,培育成长型市民社会。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一定是市民社会比较成熟的城市。要培育创新土壤,创造市民的文化自觉,通过建立国际化服务体系奠定国际化发展基础,增强国际化大都市的底蕴,展现出自己的国际化都市特色。         

本报记者 宋广玉

作者:宋广玉责任编辑:巢宸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