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将娱乐与赌博的界限应当明确

2019-06-25 13:17图文来源:红网

成都市民“打5元麻将被拘15日”一案有了新的进展。6月22日,当事人王彬如收到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法院判令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向王彬如赔偿4739.1元,并向其赔礼道歉。

将近8年之前的2011年8月20日,王彬如和两个朋友在成都市温江区的一家酒楼玩5元一局的四川麻将。玩了3个小时后,三人被温江区公安分局抓获,“查获赌资575元”,王彬如被行政拘留15日,其余两人被拘留12日。王彬如对处罚不服,将温江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但一二审均败诉。王彬如坚持申诉,2015年最高法指令四川省高院再审此案,2018年四川省高院撤销一二审判决以及相关行政处罚。

市民打5元麻将,到底属于王彬如所主张的朋友间娱乐行为,还是温江区公安分局所称的赌博行为?我们来看法律是如何规定的。《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可见,市民玩麻将是否会被公安机关“抓赌”,关键在于是否触碰了“赌资较大”这根红线。然而,到底什么是“赌资较大”,《治安管理处罚法》并没有划定一条统一而明确的界限。

中国地域广大,各地的经济状况各有不同,法律在有关违法事项金额标准方面无法给出统一的“硬杠杠”,这也是一种实际情况。但是,硬标准的缺失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自由裁量幅度过宽的问题。比如,《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处罚裁量标准》规定,个人赌资在人民币100元以上的,属赌资较大;《吉林省公安厅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裁量标准的指导意见》,将“赌资较大”定义为个人平均赌资数额在500元以上不满2000元。两地之间的差距,至少在5倍以上。

王彬如“打5元麻将被拘15日”事件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有媒体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这类因“赌博”被处以治安处罚,当事人后来起诉公安机关的行政案件,共产生行政判决书5376份。可见,公民与行政机关之间因“麻将娱乐”还是“麻将赌博”而产生的争议不在少数。高发的争议也促使相关行政机关做出了一些积极的回应与改进。如《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通知》就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

赌博等违法犯罪行为当然要打击,人民群众中合理的业余娱乐也要保障,两全其美的关键就是明确娱乐与赌博之间的界限。有律师建议,可以从行为主体、时间、金额、参与人员的工作性质四个方面,来制定一个全国统一的“麻将娱乐与赌博”的认定标准。金额可以不规定具体数额,但不妨与城镇居民收入等指标之间建立一定的系数比例关系。这样的建议,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文/周东飞

作者:周东飞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