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抛物伤人防治困局亟待破解

2019-06-24 13:24图文来源:红网

深圳5岁男童被坠窗砸中身亡殷鉴不远,南京又有一名10岁女童被高空坠物砸成重伤(6月20日 澎湃新闻)。一个不争事实是,时下高空抛物伤人事件频仍不是问题,事件陷入恶性循环防治困局才是问题。说到底,破解高空抛物伤人防治困局,无非防治二字。

防病莫若治病。高空抛物伤人病因,首先是道德水准低下和文明素质缺损问题,天然有赖道德教化和文明建设祛邪疗治。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方面,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道德教化和文明建设属"中药调理",疗效缓慢,难以短期速效显效。设若失之空洞说教,则几无疗效可言;再一方面,道德教化和文明建设性属柔性约束,对"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者而言,基本没有药物反应和施救疗效。

高空抛物伤人防治也是法律问题。《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要命的是,由众多既往案例管窥,因找不到肇事者而后续纠纷不断高空抛物事件屡见不鲜。此一被戏为“高空抛物连坐法”之规定,却长期陷入执行难窘境。侵权人不出头,其他人因为“法不责众”而拒不担责,让受害人难免陷入"赢官司不赢钱"的维权尴尬。

突破高空抛物伤人防治困局,除了仰仗更有效更持久的道德教化,有没有更便捷更有效的绝技妙术? 答案是肯定的。比如杭州某小区的做法,就让人脑洞大开豁然开朗:在小区安装47个“防高空抛物监控”,将整幢楼的窗户和阳台包入拍摄范围。安装后,小区未发生过一起高空抛物事件。此举不但赢得小区住户支持,还引发众多网友同声点赞。 老实说,虽然因地情不一此法未必适宜普推,但其提供排解突围思路却再次佐证:办法总此困难多,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想解决的问题和不够解放的大脑。

对高空抛物伤人"老大难“问题,亦大可用足穷尽现有可用法律资源,借以提高违法成本让“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王大胆"们长记性。比如对有些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案件,是否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定性惩治?事实上,此法已有成功适用先例。2017年,某地男子刘某将竹梯从7楼窗户扔下,砸伤一名孕妇,最后被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高空抛物伤人问题性归公共问题,在公共问题面前,众人都是连体人。高空抛物伤人虽属低概率风险,但人人皆可成为受害者。由是,寻找破解高空抛物伤人防治困局方略,你我他无有局外人。突破高空抛物伤人防治困局,与其谓护佑他人,毋宁说是保护自己。

作者:陈庆贵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