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话剧《白鹿原》缘何征服南京观众?

2019-06-21 07:5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20190621B06_pdf

点击查看风雅秦淮·文艺整版详情

全程陕西方言演绎 收获如潮好评

话剧《白鹿原》缘何征服南京观众?  

2019年南京戏剧节剧目、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日前在南京保利大剧院连演两场,好评如潮。演出现场座无虚席,演出结束掌声雷动,剧组多次谢幕,观众仍久久不愿离场。其实不止在南京,这部话剧在全国多地演出,一路获赞连连,被业内誉为“中国话剧的新巅峰之作”。一部完全用陕西方言演绎的话剧,为何能引来不同地域观众的热捧,成为“现象级话剧”?

全程方言演绎

观众如痴如醉

“白鹿原,撩咋咧!(方言:太棒了!)”当长达3个多小时的演出结束后,台上演员们轮流上前谢幕,台下的南京观众一边热情鼓掌,一边用陕西方言为演员送去喝彩。

这部话剧并没有因为全程用陕西方言演绎而让南京观众产生隔膜和距离感,浓浓的西北乡土味倒是拉近了观众与故事背景的距离,让人们更能沉浸到剧情中去。在南京某高校读大二的马同学是浙江人,他对记者表示:“总觉得西北方言特别生硬,对话起来像吵架,秦腔听起来就像在嘶吼,但是在这个舞台上,却感觉有了它们,故事才展现得更生动丰满。”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徐常青则表示,陕西方言有些话听不懂,有时要凭借台下的字幕去理解部分台词的意思。但是整个剧编排紧凑,剧情环环相扣,加上演员们精彩的演出,感觉很过瘾,跟之前看电视剧版《白鹿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演出结束后,大量观众久久不愿离场,更有观众排长队至临近午夜,等待剧组演员的签名。

剧中白灵的扮演者李优优在签名现场告诉记者,《白鹿原》虽然是用方言演出,但是剧组走到哪里演出,都非常受当地观众的喜爱。 

地方特色+艺术品质,独特气场征服异地观众

采用陕西方言,并没有让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的影响局限在陕西本土,反而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气场”,吸引了南北东西全国各地的观众。据了解,不论在北京、在广州、在重庆,还是在上海,陕西人艺的这部《白鹿原》所到之处均一票难求,获赞连连。

方言剧异地开花并非《白鹿原》这一部戏。其实,地方戏作为一种高度融合了语言、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可算得上是当地方言文化最精华的代表。地方戏由地方走向全国的范例不胜枚举。

今年4月,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典礼在广西南宁举行,其间,昆曲《牡丹亭》在南宁上演受到当地观众追捧,门票早早售罄不说,演出当天,连过道里都站满了观众,演出结束后他们还久久不愿离去。

梅花奖得主、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当家花旦单雯对记者说,原以为昆曲这种艺术形式会让远隔千里的广西人感觉比较陌生,没想到喜欢的观众会这么多。

在上海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期间,秦腔现代戏《王贵与李香香》在上海城市剧院连演两场,到场的观众也超出了宁夏演艺集团秦腔剧院的意料。

由苏州市苏剧传习保护中心创排演出的苏剧《国鼎魂》更是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上,获得第十六届文华大奖。苏剧发源于苏州,仅流行于吴地,剧团仅1个,从业者不足百人,是真正的“地方小剧种”。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导演、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钱态认为,有浓郁地域特色的方言剧或地方戏要在异地成为“爆款”,关键要看剧目本身,《白鹿原》的成功绝不是偶然。陈忠实的原著《白鹿原》1998年就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被国家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书目,并被改编成电视剧、话剧、舞剧、秦腔等多种艺术形式。很多人对于这部作品可谓耳熟能详,所以用方言的表达只是让作品更接地气,不会让观众有疏离感;昆曲《牡丹亭》的火爆也是同样的道理。另一方面,观众的看戏习惯被培养起来之后,也会愿意“尝鲜”,秦腔到底怎么是个什么腔调,一些观众愿意去感受,没准就爱上了另一种腔调。

此外,在语言的原生态为《白鹿原》铺就文化本色的同时,该剧对艺术品质的追求也毫不含糊,三个多小时的大戏波澜壮阔,以朴实沉郁的现实主义风格,把跨越数十年历史、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的数十万字原著小说,展现得精准流畅、荡气回肠。这更是能让各地观众普遍共鸣的重要原因。陈忠实生前曾对主创表示:“谢谢你们把《白鹿原》演活了。”业内更是将这部剧称作“中国话剧的新巅峰之作”。 

撬动异地市场,地方剧需要大格局

如今,人们的文化需求日益增长,越来越多样和包容,早已经不是安徽人只听黄梅戏,河南人只看豫剧……特别是年轻人,对于居住区域以外的文化有更多的好奇和接纳。在抖音平台上,一小段有意思的台词或者对白,会被网友用不同方言玩成“方言短剧接龙”。一些博主专门用方言演绎微电影、小短剧,成了粉丝众多的大V,这些包容和好奇都为方言剧和地方剧种提供了展示和发展的空间。

钱态认为,每一种“腔调”的背后,都有特定的方言习惯,承载着地域文化特色。它们独特的魅力也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与多元。黄梅戏的发源地,安徽省安庆市文化馆研究员邓超告诉记者,地方戏的语音美,表现在唱词和道白方面所体现出来的高低起伏、抑扬顿挫,这些都是建立在方言语音的基础上。不同方言语音的运用将不同地方戏剧的独特个性彰显出来,这也是吸引外地人对于方言剧关注和喜爱的关键所在。此外,地方戏剧在声腔艺术上所体现出来的美学价值,也与其贯穿始终的方言乐感有着紧密的联系。它是演员塑造人物形象的血肉与灵魂。

在交流频繁、艺术事业迅猛发展的今天,充满个性、有别于他者的方言的存在,是地方戏剧存在并得以延续的最大支撑。既然各地方言各具特色,也有成功案例在前,方言剧或者地方戏是否都能撬动异地市场呢?

业内人士认为,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北方方言、吴方言等七大方言区,而每种方言又都有自己的音韵声调系统,互不相通。因此,方言剧要想在异地成为“爆款”,在创作上要有大格局。无论是陕西人艺版《白鹿原》,还是刚摘得文华奖的《国鼎魂》,都有个共性,那就是题材上体现家国情怀,展现人性美好,从而将“地域”与“全国”结合起来;艺术表现上,既坚持地域传统特色,也符合当代审美趣味。如此,才能引发不同地域观众的普遍共鸣。

此外,钱态认为,地方剧多多走出本土,试水市场,在避免同质化的同时加强包容性,吸纳别的区域文化的艺术表现形式,将有利于地方剧被更多的人接受,在外地市场也会日益被看好。 

作者:冯兴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