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中英双语纪录片《中国城墙故事》全球开播

2019-06-14 08:36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两个人从城的相反方向骑马相对而行,花一整天时间才能相遇”——曾先后三次到访南京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亲眼目睹雄伟壮丽的南京城墙后深受震撼。他在《利玛窦中国札记》中留下了这样的评价:“或许世上还没有一个国王能有超过它的宫殿。”

中英双语纪录片《中国城墙故事》全球开播,点击量超千万

城墙“走出去”,让世界更懂南京 本报记者 朱凯

1

中华门城堡。 冯芃摄

老外游城墙已是常见情景︒ 冯芃摄

南报网讯 “两个人从城的相反方向骑马相对而行,花一整天时间才能相遇”——曾先后三次到访南京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亲眼目睹雄伟壮丽的南京城墙后深受震撼。他在《利玛窦中国札记》中留下了这样的评价:“或许世上还没有一个国王能有超过它的宫殿。”

5月26日起,大型中英双语纪录片《中国城墙故事》在新华社客户端、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CNC)客户端等平台正式上线,并通过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的中、英文卫星电视频道,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目前,纪录片已播出15集,总点击量超过千万。

400多年后,利玛窦笔下的南京城墙,第一次以双语纪录片的影像叙事走进全球观众的视野。踏上“走出去”的新征程,承载着城市历史与文化根脉的南京城墙,以“国际表达、全球传播”的崭新视角,用一部砖石砌筑的城市史诗,向世界讲述新时代的南京故事。

首登国际荧屏,向世界讲述“城墙故事”

长期以来,由于国际传播推广力度不足,很多外国人都知道中国有“Great Wall(长城)”,却对另一项人类建筑史杰作“City Wall(城墙)”感到陌生

中国明清城墙,是建成于中国明清时期,兼具权力象征、空间规划、军事防御、抗洪防灾等各种功能的体系性城市构筑物。据专家研究,明清两代曾建造过大约4000座以上带有城墙的城市,但迄今较为完好保存下来的不足20座。这些现存的中国明清城墙,是已经消逝的中华帝国古典城市文明的特殊见证。 

长期以来,由于国际传播推广力度不足,以南京城墙为代表的“中国明清城墙”,在海外的知名度远没有国内那么响亮。很多外国人都知道中国有“Great Wall(长城)”,却对另一项人类建筑史杰作“City Wall(城墙)”感到陌生。 

2012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南京、西安、兴城、襄阳、荆州、临海、寿县、凤阳等8座城墙组成的“中国明清城墙”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联合申遗牵头城市的重任,从此落到了南京的肩头。 

去年7月,由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具体实施的“中国明清城墙申遗国际传播推广项目”正式启动:一部中英双语纪录片《中国城墙故事》,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拍摄制作,于今年5月26日正式开播。 

除了新华社客户端、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CNC)客户端等移动互联网平台,纪录片还借助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的中、英文卫星电视频道,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南京城墙在内的8位中国明清城墙“代言人”,第一次成为国际荧屏上的主角,向海内外观众讲述“东方古国的城墙故事”。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副书记曹方卿介绍,《中国城墙故事》分为中英文两个版本各50集,以历史解读、人物讲述等方式,介绍中国明清城墙的历史文化、保护历程、传承利用,展现多民族统一国家不同级别城市差序格局的逻辑体系,反映城墙文化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 

以故事为载体,海外传播探索“国际表达”

首轮播出结束后,纪录片的小故事可拆分成独立的短视频,在微博、微信、短视频等海内外新媒体平台进行二次传播

在城市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是一道看不见却避不开的障碍。国际化的传播推广能否取得良好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项目策划、叙事方式、传播手段等环节的“国际表达”。 

作为我国加强国际传播能力、提升国际影响力的重要终端,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在国际化内容的制作、传播方面有着丰富经验,拍摄团队还专门邀请了国外著名导演担任顾问,探讨如何以外国观众易于理解的方式展现中国明清城墙的独特魅力。 

曹方卿告诉记者,《中国城墙故事》的呈现形式,不是孤立地展现8座联合申遗城市各自的城墙历史,而是以故事为载体,讲述人与城墙的故事。 

比如,第一集《南京城墙:坚不可摧的奇迹》,既没有平铺直叙地介绍城墙的建设过程,也没有费尽心思称颂南京城墙的雄伟壮丽——主创团队将镜头对准了历经血雨腥风平定四方的草莽英雄朱元璋,从帝王的视角来审视城墙之于皇权的重要意义。 

为了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需求,纪录片每集时长都在10分钟左右,讲述3到4个故事。首轮播出结束后,每一集中的小故事可以拆分成独立的短视频,在微博、微信、短视频等海内外新媒体平台进行二次传播。 

解读历史谜团,武器升级催生内瓮城设计

元末明初才开始出现威力较强的火器,对城垣特别是对城门构成了极大威胁,对城垣建造者们提出了新的要求

《象天设都建宫城》《探秘历史解铭文》《寻根溯源话砖窑》《能工巧匠造城砖》《别具匠心造瓮城》……作为“中国明清城墙”联合申遗的牵头城市,纪录片里的重头戏自然是南京城墙,全片中的“戏份”有20多集,其中还披露了不少南京城墙最新研究成果。 

在中国古代,瓮城作为城墙的一部分,是一座城市的主要防御设施之一。中国传统瓮城的制式是将其设在主城门之外,而朱元璋和南京城垣的设计者们却打破常规,在都城城门设置内瓮城,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在纪录片中,城墙研究专家对这个问题给出了解答。

在中国古代城垣的建造史上,历经无数次的战争检验后,建造者们开始在城门外筑以半圆形的小城,形成相对独立且自身完备的战略要塞,因形似古代生活用品中的“瓮”,故称“瓮城”。瓮城的出现,意味着攻破城墙要打破两重城门和城墙,成为城墙防御体系的一次重要升级。 

南京开创的内瓮城设计,并非历史的偶然,其设计思想诞生于中国古代城垣防御实战之中。最早提出开筑内瓮城设想的是南宋陈规,精通军事工程的他一生经历过多次城垣保卫战。在陈规撰写的《守城机要》中,从理论上提出了设置内瓮城最初构想,但当时并未被南宋政权采纳。 

元末以前,中国古代的战争依旧处在冷兵器时代,直到元末明初才开始出现威力较强的火器,对城垣特别是对城门构成了极大威胁。这种新型战略威胁的出现,对城垣建造者们提出了新的要求。陈规提出的“内瓮城”设想,在此时得到了重新认识。 

火器的特性是发射很多可以燃烧的炮弹,对城墙防御体系造成很大的破坏。内瓮城的设置,既能保护瓮城周围的城墙、加强城门防御能力,还可以在城墙本体内储藏大量战略物资,同时驻扎大批士兵,迅速完成整个瓮城的守卫工作。瓮城“由外至内”的重要升级,将城门守御这个薄弱部位,变成了防御作战中的强点,这是之前的外瓮城无法做到的。

擦亮城市名片,让世界透过城墙读懂南京

双语纪录片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美宣传片亮相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台城、中华门美图登上《世界遗产杂志》……

作为世界现存最长的砖石构造城市城墙,阅尽600多年风雨沧桑的明城墙,见证了南京发展变迁的足迹历史记忆。这座连接着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文化遗产,是最具标志性的城市文化名片。近年来,南京城墙“走出去”的脚步不断加快,这部砖石砌筑的城市史诗,正在用充满国际范的表达方式,打破国界、地域与语言的隔阂,让世界更懂南京。 

2017年9月,世界知名城市“南京周”纽约站活动期间,“南京城市文化客厅”进驻纽约中央火车站,现场运用VR、AR等数字科技手段打造的“山水城林VR秀”,让纽约市民身临其境领略雄伟壮丽的南京城墙。戴上VR眼镜,观众如同坐上一艘既能在水面航行、也能升空飞行的“画舫”,时而放舟水面,欣赏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时而升空遨游,飞越巍峨矗立的中华门城堡。 

今年4月,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与意大利拉斯佩齐亚市文化教育局签订《交流合作意向书》,将从2020年开始在展览、艺术、文化交流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南京城墙将与拉斯佩齐亚市的圣乔治城堡博物馆、普契尼音乐学院、皇家高中合作,共同举办博物馆展览交流、城墙音乐节、中学生研学游等一系列活动。 

曹方卿表示,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还计划与抖音合作,举办以城墙文化元素为主题的短视频创意大赛,并依托抖音海外版“TikTok”发布展示,吸引更多外国民众特别是年轻人群体了解南京城墙。“南京城墙的国际化传播,不仅能提升中国明清城墙的知名度,扩大申遗的影响力和公众知晓度,同时也是向世界讲述南京故事、展示城市形象。”

作者:朱凯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