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大学生志愿者历时两年,采集86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家庭资料

2019-06-11 20:01图文来源:南报网

大学生志愿者历时两年,采集86户幸存者家庭资料

一场和时间赛跑的记忆抢救

南报网讯(记者 许琴 实习生 谭淑文)16名大学生,历时两年,利用周末和寒暑假采访了 86户幸存者家庭,口述资料13万字,音频4730分钟……6月11日,16名参与南京大屠杀微观调查的大学生志愿者,对两年的调查进行总结。

2016年,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朱成山领衔的微观史视角下的南京大屠杀研究课题,列入了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项目。该项目其中一个子课题是《南京大屠杀300户家庭受害研究》,于2017年启动入户调查。与过去口述史调查注重宏观,采集的是幸存者特定的一段历史不同的是,这次调查不仅关注受害者本人当时的受害情况,更注重受害者及其家庭在生活上、身心上遭受的旷日持久的影响,其面更宽、线更长。课题组聘请了南京晓庄学院商学院的大学生参加调查工作。

两年来,16名大学生志愿者利用周末和寒暑假,从江宁大学城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及郊区一户一户的走访,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或者幸存者后人面对面的交流,记录下这些家庭的受害经历,用文字、录音和图片形成了以口述文档为主、录音、调查表和影像图片资料为辅的一套口述材料,记录下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历史记忆。汇成不容置疑的南京大屠杀史立体证据链,为课题组编辑出版《历史与记忆——117户南京大屠杀受害家庭(族)微观史调查与研究》一书奠定基础。

在调查中,很多大学生志愿者发现,很多幸存者老人至今还在做着被侵华日军残害的噩梦,有的老人常会在夜里哭喊着醒来,有的甚至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那是多么残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用一生的时间去控诉,有的至死都不能释怀。”志愿者朱延驰说,通过调查,她才真正明白,侵华日军当时对百姓造成的伤害有多大,行径有多残暴。

“以前我只是从书本和影视里了解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这次参与调查,接触了一个个幸存者老人,真真实实地了解这段历史真相,非常震撼。”参与调查的大四学生涂慧说,两年来,采访过的每一个家庭都历历在目。幸存者付兆增老人给他们看了大腿的伤疤,那是1937年,他1岁时被日军子弹擦过所伤。程福保老人临别前对他们说,自己有义务把那段经历说出来,让更多人知道这场灾难。他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我想这也是我们此次调查的目的,不为铭记仇恨,只为牢记历史, 警戒未来。”涂慧说。

随着时间推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们正日渐凋零。“活着的幸存者就是活证据,他们的口述资料非常珍贵,我们的调查也是在和时间赛跑。”志愿者王茸婧说,去年10月,她在新闻上得知,幸存者张兰英老人离世,而这位老人,正是她此前采访过的,她的内心很触动,也更加觉得这次调查意义非同寻常,所以她和小伙伴们,都是尽心尽力把最真实的资料呈现出来。

作者:许琴责任编辑:巢宸舒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