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多加面,面多加水,钵小了可咋办

2019-06-06 12:42图文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6月3日)有媒体报道说,前天,广东省广州和深圳两市发布通告称,增加城市小汽车通行的增量指标配额。不过,有点蹊跷但细思也并不令人意外的是,对这个有关城市交通方面的重要公共政策的变化,媒体冠以“车市迎硬核利好”。

“车市迎硬核利好”,这是对城市交通方面的公共政策变化的诠释么?或者,为什么有涉城市交通的公共政策的变化,其动机被媒体归结为是为车市带来“硬核利好”?可以肯定的是,城市交通方面的公共政策并非不可变化,并非不可调整,并非不能“救市”,甚至也并非不能复旧。但是,如果这个政策变化和调整的动机只是为了“救市”,只是为了拉升地方GDP,而忘了当初实施汽车总量控制的初心,在调整公共政策时无视城市交通的现状,那么,这种公共政策“翻烙饼”的现象,实在有损政策制定者的权威,也实在有损公共政策的权威。

继上海北京实施居民用机动车总量控制之后,其他一些城市也相继对民用机动车数量增长实施了标准不一的控制措施。对于人口集中的超大规模城市来说,制定和实施这种公共政策确是万般无奈之举,人们对此不满甚或愤懑,可人们也想不出控制总量的更好方法,也找不出在有限的城市道路上保持机动车数量与通行顺畅相平衡的办法。从公平和公正的角度而言,现行“后来者”抽签、摇号或者参拍的办法,与公共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原则并非完全一致,因此难以做到手段与目的的统一,但其毕竟对阻止城市交通状况持续恶化起到些作用。在找到可替代的方法——如创新管理、提升驾驶者文明水平、科学规划和完善城市道路等——之前,当前的总量控制办法起码可以延迟最坏状况的到来。

在一定程度上放松民用机动车总量控制,这无疑会增加购车者的中签概率,因此对要购车的人来说,这确确实实是一个“硬核利好”。但是,在没有给出公共政策变化的根据、以及为什么如此变化的情况下,放松总量控制实际上就成了迟来的、早该给而没有给的“硬核利好”——因为既然如此,又何必当初;既然原定控制的总量尚有空间增加数量而不会恶化城市交通状况,为什么不早点放松总量控制?

失当的公共政策及其调整和变化,最大的后果就是造成“过这村没这店”的现实。这种现实,将普通人的机会只与某种时间顺序上的机缘挂上钩,而忽视乃至无视权利的根据。人们平时常见的二人排队也会惶恐不安争先恐后的现象,实际上就是这种公共政策的后遗症之一。至于投机、插队、钻空子,那更是失当公共政策及其调整和变化的嫡系正宗,获益或失益于这种公共政策的人们,却都会由此养成相同的行为模式,不惜任何手段获取实际上本该属于自己的机会。

广州和深圳是重要的汽车产地,在目前汽车销量下滑的市场行情下,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增加汽车销量,这再正常不过。但是,在没有说明机动车数量与城市交通状况之间关系的情况下突然放松总量控制,而目的就是为了让“车市迎硬核利好”,全然忘了城市交通方面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初衷和变化依据,那么,车市行情即使上去也难持久,或者车市行情上去了,城市道路却更拥堵了,于是总量控制复又更紧了……这样的公共政策及其调整和变化,这种让人们取得利益的途径和方式,能不让人促急投机钻营吗!

公共政策的制定、实施及其所要达到的目的,要循原则有分寸。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在南京,涉及鸭子的订单占整体订单的比例,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均高于全国其他城市:在白天,南京鸭子订单占到6.8%,而全国平均是5.4%;在深夜,南京鸭子订单占到7.6%,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6%。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