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政协主席会议建议案关注养老 协商破解医养融合服务进社区进家庭难题

2019-06-06 08:0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南京是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截至2018年底,全市60岁以上户籍老龄人口的规模已超过146万。南京的医养融合工作起步早、政策好、成效明显,走在全国前列。

市政协主席会议建议案关注养老

协商破解医养融合服务进社区进家庭难题  

res11_attpic_brief

玄武区新街口街道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内,护理人员正在辅导社区老人锻炼身体。本报记者 崔晓摄 

写在前面

南报网讯 南京是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截至2018年底,全市60岁以上户籍老龄人口的规模已超过146万。南京的医养融合工作起步早、政策好、成效明显,走在全国前列。市政协主席刘以安要求,要认真总结我市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养老服务中心,依托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办家庭居家养老床位,一体化延伸进社区进家庭的“两依托一延伸”模式,增加医养融合的有效供给,实现南京医养融合工作水平更高、覆盖更广、领跑更快。2019年,南京市政协把“创新医养融合模式,推动医养融合服务进社区进家庭”作为重点课题调研,并召开议政性主席会议进行专题协商。

5月24日,市政协召开十四届18次主席会议,围绕“创新医养融合模式,推动医养融合服务进社区进家庭”主题协商议政。政协委员和政府部门负责人面对面协商恳谈,着重就如何加强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布局,着力解决“融”的问题;完善政策配套,引导社会资本,着力解决“钱”的问题;强化技能培训,加强队伍建设,着力解决“人”的问题;合理配置资源,满足供需平衡,着力解决“床”的问题等“四道难题”商量办法、凝聚共识。 

人口老龄化呈现“五个高”特征  

现 状

南京市政协教卫体(文化文史)委员会进行了多方面的调研。我市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呈现出“五个高”的特征。 

一是高基数。截至2018 年底,我市60 岁以上户籍老人有 146.81 万人,占总人口的 21%。 

二是高增速。南京进入老龄化社会后,老龄人口年均增长3%—4%,约是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的5 倍,社会老龄化明显加速。 

三是高龄化。我市 65 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9.65 万人,占总人口14.3%;8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22.3 万人,占总人口3.2%,按联合国划分的标准,南京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四是高需求。近年来,我市老人养老需求升级态势明显,他们更加追求物质生活的好品质、精神生活的高品位、社会生活的深度参与,老人需求已从简单生活照料向综合性需求转变。 

五是高负担。南京老年抚养比约为2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个百分点,且逐年增长,进一步增加了社会和家庭的负担。预计到 2020年,60 岁以上老人将超过 158 万人,老龄化已成为 21 世纪不可逆转的趋势。 

面对养老现状,我市积极应对。南京医养融合工作不仅起步早、步伐稳、敢为人先,而且政策好、机制活、成效明显,得到了上级部门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赞许。领导高度重视,市政府成立了医养融合发展工作领导小组;注重政策引导,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关于提升养老院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试行)》等一系列文件,使医养融合工作有章可循,有力地促进了医养融合快速发展;明确推进目标,计划到 2020 年实现每个街镇至少建成 1 个社区医养融合机构,养老机构医疗卫生服务覆盖率要达到 90%,护理型床位占养老机构床位的80%以上,为医养融合可持续发展确定了目标导向;强化试点引领,经过多年的努力,南京已经形成了养老机构办医疗、医疗机构办养老、两类机构签约合作、设家庭养老床位和家庭病床五种医养融合模式,先后被国家发改委、民政部确定为全国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地区,被国家民政部、卫健委确定为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 

“四个问题”亟待有效破解  

res07_attpic_brief (1)

鼓楼区幕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团队来到居民家中,为年老体弱且行动不便的居民进行免费体检。本报记者 徐琦摄 

问 题

“我市的医养融合工作特色鲜明,成绩喜人,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参与调研的市政协教卫体(文化文史)委员会主任张强表示。 

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在我市养老领域,希望居家养老的老人占比90%以上,希望社区养老的占到6%到7%,其余则为希望或者需要机构养老的老人。目前,我市“医养融合”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大多仍处于医养分离状态。解决“医养融合”服务进社区进家庭,促进和加快“医”的要素向养老领域转移,逐步完善和优化医养资源融合,主要存在着“四个问题”亟待有效破解。

一是医与养融合程度还需加强。医养融合发展的速度略显缓慢,统筹协调推进的力度有待加强,“医中少养”“养中缺医”“医养分离”的现象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全市 134 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设有床位 4815 张,其中康复护理型床位占比不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养”的成分不多;全市民营医院147 家,办养老的占比不高,民营医院办养老还有较大的空间。全市262 家养老机构,大部分与医疗机构签订了合作协议,但“医”的功能还需加强;全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1211 个,其中仅部分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护理中心具备医疗护理功能。卫健与民政部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与三级医院之间的涉老数据没有做到互联互通。

二是服务供给尚显不足。从抽样调查的情况看,我市老人对医养融合的需求十分旺盛,上门医疗、上门护理服务的需求比分别达63.91%、56.09%。面对老人多层次、多样性、个性化需求,尤其是癌症晚期、失能半失能等居家老人对健康医疗服务的需求难以满足。全市多家护理院呈现出一床难求的局面,社区嵌入式医养融合小型机构数量偏少,智慧医养手段还跟不上就近、就便、快捷服务的需求,医养融合服务供给不足、质量不高、发展不均衡的矛盾日益突出。

三是医养融合人才缺口较大。目前,全市失能老人约5.7 万人,半失能老人约9.4 万人。按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6:1 的比例计算,需要护理员3.4 万人,而我市护理员岗位缺口较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的医务人员较为缺乏。由于待遇、职业前景、社会认同等因素,有编缺人、招人难、人才流失等问题较为突出。

四是医保政策还需优化调整。由于设立家庭病床期间暂停享受“门慢”“门统”“门特”待遇,使得巡诊费、药费等综合费用很容易超出家庭病床标准,导致患者自我支付比例较高,往往选择住院治疗。全市家庭病床数量大幅减少。我市医保对基层医疗机构门诊一般诊疗费实行一年一结算,往往上一个年度的门诊一般诊疗费要到次年才能兑现,尽管市里安排了一定的周转经费,但对基层医疗机构运营还是有一定影响。医保对护理院主要采取按床日结算方式,住院老人因突发疾病等额外产生的医疗服务费用没有着落。 

实实在在的举措现场回应委员关切  

res03_attpic_brief (2)

鼓楼区大方巷社区一楼大厅成了“临时门诊部”。几位专家坐诊,附近很多中老年人前来免费测量血压、血糖,咨询医疗问题。本报记者 冯芃摄 

对 策

医养融合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长久之计,是惠及我市百万老年人的重大民生工程。本次市政协主席会议听取了市政协教卫体(文化文史)委员会调研情况的汇报;听取了市卫健委、市民政局、市人社局(社保中心)、市医保局等部门医养融合工作情况的通报。上述部门负责人还就市政协调研报告中提出的加强医养融合“融”的力度、增加家庭养老床位供给、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以及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等对策建议提出了不少政策性强、含金量高,具有针对性、可操作性的实招和举措,积极回应民生关切,形成了良性的互动。

——对策一:着力解决“融”的问题 

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方中友说,在“融”的问题上,要着力加强医养融合服务供给。加快发展为老年人服务的医养融合专业机构,鼓励新建以中医药健康养老为主的护理院、康复医院,逐步形成涵盖老年病医院、康复医院、护理院、安宁疗护机构等医养融合机构服务体系。牵住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这个“牛鼻子”,进一步丰富居家护理服务内容和范围,拓展个性化服务包,优化服务流程。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增设康复、护理和安宁疗护床位,实现优质康复和护理服务下沉。鼓励执业医师到基层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多点执业。到2020年,每个区建有1所以上的护理院或康复医院,不断提升医养融合机构数量和服务质量。 

市民政局局长蒋蕴翔表示,加强医养融合“融”的力度,有效提升112个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护理中心“医”的水平。对全市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护理中心服务情况进行“会诊”,逐个“把脉”,提出能力提升方案,不断提高“养”中有“医”的服务能力。在1099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嵌入“医”的功能。目前我市已建成509个具有“助医”功能的AAA级以上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下一步将采取提档升级的办法逐步提升其他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助医能力,或者采取与基层卫生机构签订合作协议的办法,为老年人提供便捷的医养融合服务。

——对策二:着力解决“钱”的问题 

蒋蕴翔说,市民政局将出台政策,对新建社区护理院给予一定补贴。参考市政协调研报告中提出的建议,对于具体补贴标准,市民政局将会同市卫健委、市财政局进行调研论证,争取早日拿出实施办法。

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刘莅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基本医疗保险配套支持。完善一般诊疗费结算办法,对一般诊疗费中医保基金支付部分费用实行考核结算,配合市医保局适当调整考核结算中的人次人头比参数,在新的一般诊疗费结算办法出台前,对基层医疗机构按月度实际发生人次的一定比例实行预结算。配合市医保局研究出台长期护理险管理办法,妥善解决老龄化所带来的长期护理问题。

市医疗保障局局长刁仁昌说,将加快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在广泛听取政协委员、各相关部门和社会公众代表等方方面面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进一步修改完善实施意见,报请市委市政府审定。针对调研报告中提及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中家庭病床、门慢、门特等保障待遇问题,市医保局将在制定长期护理保险政策待遇过程中,加强统筹考虑,精确测算,确保总体待遇不降低,保障失能人员护理待遇。完善老年人慢性病保障待遇,在南京已经实现国家要求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门诊慢性病保障待遇。市医保局将在现行支付政策基础上,通过进一步完善医保支付方式、落实基层首诊制度、支持医联体建设、推进门诊按人头付费、支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措施,积极引导基层就医,促进建立合理的就医秩序,全力支持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同时,调整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调整部分儿童专科、麻醉类、精神类等医疗服务价格。提高上门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将家庭病床巡诊费、出诊费分别进行调整,激励基层医疗机构上门服务。 

——对策三:着力解决“人”的问题 

蒋蕴翔介绍,为了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市民政局采取多种举措提高养老从业人员的岗位待遇。一是资格补贴。按照养老护理员的等级给予一次性补贴。二是入职补贴。给从事养老护理岗位满五年的全日制大中专毕业生一次性补贴。非全日制毕业生,参照全日制的一定比例奖补。三是岗位补贴。根据工作年限,按不同档次进行补贴。同时,把从事养老服务年限纳入积分落户加分项。通过补贴措施,把人留住。 

刘莅说,市人社局将进一步加强对基层养老医疗机构扶持力度。一是按现行的职业培训补贴政策加大养老护理人员培训力度,支持有资质的技工院校积极为养老机构培养专业人才。二是加强社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才引进力度,积极配合市、区卫健部门,综合施策解决招人难、留人难问题。 

方中友表示,在医养融合队伍建设上,市卫健委将加强老年医学、康复、护理、营养、安宁疗护等方面专业人才的培养,安排康复护理专业人员参加基层医师务实进修培训计划。明确医疗护理和生活照护的内涵,尽快制定评估标准、家庭病房和家庭医生上门服务的规范标准和流程。创新编制管理,备案管理人员与编内人员同岗同酬,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完善职称评聘和绩效工资制度,提高乡村医生薪酬水平和保障待遇,加大补助力度,打造一支素质高、能力强、能奉献的医养融合人才队伍。 

——对策四:着力解决“床”的问题 

方中友说,市卫健委为缓解床位紧张矛盾,坚持政策扶持,大力发展医养融合机构。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或PPP模式,大力发展护理院、康复医院等医养融合专业机构。鼓励企事业医疗机构开设养老服务,转型为康复医院,在医疗机构内部设置安宁疗护病区,二级及以上医院开设老年病专科,开设老年病床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设康复医学科并开设床位。坚持多元发展,积极探索新模式。例如省人民医院与栖霞区人民政府合作建设四级康复医疗服务体系,将慢病管理、居家养老、医养融合等功能进行延伸与整合。省人民医院和钟山学院合作建立钟山康复分院,派出技术和管理骨干,按省人民医院管理模式运行。省级机关医院全面运营、管理江宁沐春园护理院,内设门急诊科室和配套医技室等医养结合部门,打通了医养融合“最后一公里”障碍,有效增加了床位供给。

蒋蕴翔表示,为有效增加家庭养老床位供给,就市政协调研报告中提出的“将家庭养老床位补贴标准在现有基础上适当增加”的建议,目前我市鼓楼区、玄武区在市级补贴的基础上,又结合本区实际,建立了家庭养老床位建设补贴和运营补贴制度。下一步市民政局将继续指导各区出台符合本区实际的配套补贴政策,并积极与市财政局沟通,争取出台市级层面的相关政策。

本报记者  吕宁丰

本报通讯员  管妍  傅可  朱昊

作者:吕宁丰 管妍 傅可 朱昊责任编辑:吴丽莉

周刊

作为联接南京江南主城和江北新主城“双主城”的重要纽带,五桥无论功能、技术还是意义,都堪称南京拥江发展的新地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