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坚持市场化政策导向 高质量建设创新名城

2019-05-29 08:3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本报记者 冯芃摄

南京市委市政府颁布的2019年1号文《关于深化创新名城建设提升创新首位度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了聚焦创新的“市场化、高端化、国际化、融合化、集群化、法制化”六化目标。其中,“市场化”作为六化之首,既表现为要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创新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也表现为政府在制定创新政策、发挥“有形之手”作用时,充分尊重创新市场“无形之手”客观规律,构建边界清晰、机制灵活、有机融合的“市场+政府”城市创新治理的双强模式,进而建设高质量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名城。

“市场化”是创新名城建设政策落地生根关键一招

“市场化”作为“六化”之首,是实现创新“六化”的重中之重,是推进创新名城建设的制度保障,也是确保创新政策落地、落实、出成效的关键一招。 

首先,市场化创新政策坚持公平原则,能够实现创新扶持的非歧视和普惠性。创新政策不仅要扶强,聚焦具有战略性、公共性、前瞻性的关键共性技术创新发展,还要更大程度上补弱,对中小型高科技企业进行普惠性的创新扶持,最普惠的创新扶持其实就是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广大创新主体提供公平竞赛的跑道、为那些敢创新、真创新、实创新的科技企业提供合理知识资本回报。 

其次,市场化创新政策坚持竞争原则,能够实现提高创新公共资源的使用绩效。市场化创新政策不是替代市场挑选创新赛跑的赢家,而是在充分竞争的前提下尊重市场自然选择,如以奖代补、以事中事后激励方案激励创新主体持续创新。以无形之手的市场反馈代替有形之手的政府意图,有利于畅通企业与市场之间“科技创新—市场投票—创新迭代”的信息循环,有利于企业基于终端消费者的口味和偏好优化创新成果转化效率,提高企业可持续创新能力。只有经过市场投票的创新企业,才能在竞争中实现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 

再次,市场化创新政策坚持效率原则,能够激活各类创新主体的积极性。实现创新效率的基础是确定创新主体对知识产权的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只有在知识产权边界清晰前提下,才能对创新主体的绩效进行市场化奖惩,谁的创新方案更优,谁的市场回报就更大,谁就有更大动能持续创新。只有始终坚持“谁创新、谁获益”的对等补偿机制,才能真正激活包括科研人员、研发机构、高科技企业各类科研主体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创新政策落实的梗阻现象,才能让创新政策落实至创新链的“最后一公里”。 

因此,坚持市场化创新政策,发挥市场在配置创新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激活创新主体活力、理顺科研创新机制、激发灵活创新方式,进而水到渠成取得创新绩效。 

打造“科创企业森林”,培植活跃创新生态

在2018年1号文基础上,2019年南京市创新新政在市场化方面具有不少亮点,不仅体现在科技企业、科技人才、科技金融、科技平台和科技服务等各个方面,还体现在“高端化、国际化、融合化、集群化、法制化”其他五化的实现机制和路径上。 

在创新主体方面,从根本上尊重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打造“科创企业森林”,培植南京活跃的创新生态和文化。在创新企业方面,实施三年企业倍增计划,更大力度培育创新型领军企业,更大力度引进科技型中小企业,鼓励大中型企业和中小企业形成联合体共同参与政府采购创新产品,形成“龙头+中小型企业”的创新企业雁阵;在创新平台方面,采用市场化方式聘用职业经理人,支持龙头企业牵头建设新型研发机构,鼓励新型研发机构联合化、集群化发展,支持新型研发机构与专业技术交易平台结合,激发平台技术孵化、企业裂变、市场转化能力;在创新载体方面,改革高新区运行体制机制,建立南京高新区”一区多园“管理体制,赋予高新园所在行政区同等经济管理权限,推进人员薪资待遇与目标绩效挂钩,这也相当于是高新园区更大程度上摆脱了行政约束、实现了“公司化”运营机制。这些政策从创新主体、平台、载体多方发力,致力培育南京市场化、多层次、协同化的创新主体生态。 

在创新资源方面,从机制上利用市场广泛集聚、对接和保障科技人才、金融和土地等创新要素。在人力资源方面,充分发挥企业聚才留才的主体作用。发挥企业为主体的人才评价机制,逐渐从评审制转向以企业薪酬、风投注资、运营绩效、知名榜单、专家举荐相结合的综合评价体系,为高层次人才、中间类人才、企业博士等对象提供项目资助、安居租赁补贴等扶持政策;在科技金融方面,充分发挥市级产业并购资金使用绩效、支持企业做大做强,首次提出市级科技创新基金与企业资金、社会资本平等地位、可先行出资为天使子基金提供增信支持,探索市产业基金、科技创新基金与孵化器共同设立创新孵化基金,设立工业企业技术装备投入奖补资金普惠性地为企业设备升级提供支持;在科研用地方面,大力发展“硅巷”经济,发掘老城市中心的创新潜力,鼓励盘活存量科研用地,特别是支持高校院所利用老校区、旧址开展创新创业经营性活动;在开放创新方面,对外开放创新进一步完善符合国际惯例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制度,引导企业主动对接运用国际规则和标准,从直接支持国内企业海外拓展转向与海外创新主体建立合作关系、获取国际创新资源。对内开放创新表现为积极参与长三角城市群创新网络建设,积极推动G42创新走廊建设,实现跨区域征信信息一体化,加快南京都市圈一体化建设,推动城市间自主创新产品采购通买通补。 

在创新环境方面,从制度上优化市场化、法治化和宽容失败的创新环境。首先构建科技服务市场体系,支持高校院所等事业单位科技人员组建个人(团队)持大股的新型技术转移服务机构,鼓励成立技术经理人事务所,建立科技服务业骨干机构培育库,重点打造若干平台型科技服务企业,促进科技产品和服务在以市场为平台自由流通;其次优化政府公共科技服务功能,推动创新政务服务信息化,开展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服务,设立知识产权维权援助资金,加快国家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试点建设,为城市创新提供优质法制基础和环境;最后强化宽容失败的制度保障,关键在于改善国有创投资本的考核机制,主要考核社会资本投入规模、在宁投资项目数等,为真创新者解除后顾之忧。

优化市场化创新政策,建设高质量创新名城

建设高质量的具有全球影响力创新名城,建议南京进一步优化市场化创新政策。一是充分利用南京作为长三角资本市场服务基地之一的制度优势,鼓励支持南京都市圈科技型企业登陆科创板,补齐创投资金缺口短板。二是考核科技企业、孵化平台的绩效指标逐渐从项目数量、投资金额转向带动的社会就业增量和质量。三是加快南京高新园区与国内其他城市高新园区的合作步伐,支持企业、园区到上海、北京、深圳发展“创新飞地”,广泛集聚国内优质创新资源。 

(作者单位:南京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

作者:董也琳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城建城管大会,会上明确表示今年将启动宁芜铁路征地拆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