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刘慈欣关于《流浪地球》的冷思考:国产科幻热可持续吗?

2019-05-27 18:38图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在2019年春节之前,刘慈欣几乎每次面对媒体时都要被追问——《三体》电影什么时候会面世。不过今年他不用再回答这个问题了,群访中几乎一半的问题围绕《流浪地球》展开。

在2019年春节之前,刘慈欣几乎每次面对媒体时都要被追问——《三体》电影什么时候会面世。不过今年他不用再回答这个问题了,群访中几乎一半的问题围绕《流浪地球》展开。

今年5月初,电影《流浪地球》在中国内地正式下映。该片内地总票房超46亿元人民币,票房成绩居中国影史票房第二位。

但作为电影《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刘慈欣在面对近乎狂热的粉丝时,仍保持着一种冷静。

有限的“炙手可热”

5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另一颗星球科幻大会”在北京举行。

对于中国的科幻迷来说,这应该算是一场狂欢节。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被认为是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凭借《三体》拿下“雨果奖”的刘慈欣,会在两天的时间里出席其中的多场论坛。

由于科幻大会日程早已公开,只要是有刘慈欣参加论坛,前来“围堵”的粉丝往往会提前一个小时就在场外等候。

这让大会主办方“未来事务管理局”如临大敌。虽然这样的大会去年已举办过一次,当时刘慈欣也曾出席,但很明显,刘慈欣今年的热度更高。

有科幻迷将这样的热度归因于电影《流浪地球》的巨大成功。“《流浪地球》之前这么火,大刘的热度肯定也水涨船高。”刘慈欣的一位“铁粉”这样告诉记者。

在经过稍显慌乱的第一天之后,主办方在25日深夜提前发布了“活动规则”。其中规定了刘慈欣参与论坛的入场人数及排队规则——活动开始一个小时前就开始组织排队,同时会场外还设置了三四道“关卡”。

即便如此,粉丝们也只用了5分钟,就排满了活动现场可承受的人数上限。工作人员不得不对没能进入会场的粉丝不停做出解释。

尽管北京26日降下小到中雨,可当天下午举行的刘慈欣签售会同样遭遇粉丝“围堵”。一位从外地赶来的科幻迷告诉记者,虽然因现场人数限制,没能拿到刘慈欣的签名,但能“见见活着的大刘”已经心满意足了。

现场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意刘慈欣,一边维持秩序的保安就是一个例子。当被路人问“人群中在干什么”时,一名保安回答“不知道是谁,好像是一个作家签名,咱也不稀罕”,然后摆出一副“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的表情。

显然,公众对科幻的关注仍然有限,而热度主要集中在科幻迷这个圈子之中。

关于国产科幻片的冷思考

与现场粉丝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刘慈欣的冷静。

在参与本次大会各种论坛、签售的间隙,刘慈欣抽出35分钟,接受了十余家媒体群访。

这一次,他不必再回答有关《三体》电影何时将出炉的问题了。因为有关科幻电影的问题都围绕着《流浪地球》展开。

“《流浪地球》的热度肯定是一件好事。这个电影对我们这些创作者来说,它的成功是出乎意料的。在我们看来,这种电影可能得5-10年之后才出现,但它现在就出现了。”

虽然至少从五年前就有媒体在预测“国产科幻片元年”,但在刘慈欣看来,《流浪地球》仍属于超常发挥。

但他同时告诉记者:“我们不可能,也很难指望以后每一部科幻电影都像《流浪地球》这样。”

毕竟如果按照西方电影工业的标准来看,中国的国产科幻电影其实并不具备这样的体系。

“电影工业体系什么意思?科幻电影需要一个很细分、很专业的东西。举个例子,前两天就在这个会议上,我听说国外有公司就只是做科幻电影里电脑屏幕上出现的画面,只做这个它就能生存;还有比如说,科幻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太空服,国外有的公司还不是做太空服,就做太空服的头盔。”

同时,是否能维持《流浪地球》所带来的科幻热度,还取决于业内是否有优秀的科幻编剧、科幻作品的原创力量是否缺乏等等。

 

“没有情怀的作品好不到哪里去”

“但我相信这些差距都是经过努力可以缩短的。”在刘慈欣看来,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一个极具未来感的国家”。

“这样的中国给科幻电影、科幻文学,提供了一个很肥沃的土壤。从长远来看,对于中国的科幻电影,我是乐观的。”

同时,这种乐观很可能还来自于电影《流浪地球》的“意外”成功。

此前报道显示,这部电影在极为有限的预算下,最终实现了超极限的拍摄质量。在电影工业之外,创作团队中人的因素起了更大的作用。

“所有人都倾尽全力,让我感到骄傲。是这件事情本身产生的魅力,慢慢凝聚了这些人。”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总结。

类似地,刘慈欣也更愿意将科幻电影看成是一种艺术创作。“创作者应该对科幻本身有一种情怀。如果一部科幻电影的创作者,没有这方面的热情、情怀,那最后创作出来的作品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新一代电影导演中,相当多的人有这样的情结。比如《流浪地球》的创作团队就是,否则他们不会面对那样大的困难,还坚持下去。这只能是他们自身的科幻情怀在起作用,才能使他们坚持下来。”

“我认为今后这样的创作者、这样的创作团队,会越来越多。”刘慈欣说。

作者:宋宇晟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我市垃圾分类工作全面提速!今起,《南京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草案建议稿(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建议稿)公开征求意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