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和扬子江相遇 汇成南京产业新蓝海

2019-05-26 08:4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三十二次往返,跨越一千公里的“南京邀请”,促成北大新型研发机构落地——未名湖和扬子江相遇 汇成南京产业新蓝海

江北新区崛起国际健康城。 本报记者 冯芃摄

工作人员在操作微型双光子显微成像系统。本报记者 孙中元摄

扫码关注“紫金山观察”

去年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来到金光生命科学大楼一层大厅,仔细察看了新一代干细胞技术、碳芯片技术、微型双光子显微成像系统等科研装置和实物模型,并给予高度评价。其中“微型双光子显微成像系统”,由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钙信号研究室主任程和平领衔研发,将成为中国脑科学研究的核心工具。 

这项国际领先的脑成像技术选择了落户南京江北新区。 

5月24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和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共同为新型研发机构——北京大学分子医学南京转化研究院揭牌。该研究院由程和平院士、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肖瑞平领衔,在“高端生物医学成像装置”和“重大疾病创新药物研发”两大方向上深入探索,打造由脑园与药园双园协同驱动产学研融合的新型研发机构,承载转化医学的探索与实践。 

北京、南京,相距1000公里。为了这个项目,南京有关人员32次往返,未名湖和扬子江的相遇终将汇聚成新的产业蓝海。

1 为什么是南京?

2017年12月17日,程和平首次带队考察南京江北新区。在此之前,为了寻找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合适的转化基地,他和研究所所长肖瑞平已经走遍了深圳、重庆、杭州、苏州、武汉等城市。 

“南京在我心中的印象是太极八卦图,这里是历史和未来拥抱的地方。”程和平表示,南京作为古都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交通便捷、科教资源丰富,与此同时,正在建设创新名城的南京又拥有无限的活力,朝气蓬勃。

近年来,我市致力于创新名城建设,大力推动“两落地一融合”工程,将组建新型研发机构作为这项工程的重头戏。经过一年多的加快发展,我市签约和备案的新型研发机构分别达到239家、131家。 

吸引北大团队注意的,正是南京“两落地一融合”的完善政策保障。“南京的校地融合已经有了一套先进的制度,能够充分激发现有的人才优势,加速技术成果转化。”程和平说。 

肖瑞平也表示,北大分子医学研究所聚焦的研究方向,属于人才、技术、资金密集型产业,三者缺一不可,还需要完整的产业链来支撑高端产品的研发。南京的大健康产业已经形成集聚,上下游产业链都很完善,符合他们的需求。 

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南京对这件事情的诚意与支持,张敬华书记亲自带队访问北大并考察该项目,市委常委、江北新区党工委专职副书记罗群多次带队赴京协商具体事宜,一批又一批的人来来去去,多达32次、跨越1000公里的“南京邀请”,让他们最终选择了南京。 

2 跑出“加速度”

一个需要建设高端实验室的新型研发机构,从签约落地到正式运营,需要多长时间?南京江北新区给出的答案是一年。 

2018年5月1日,北京大学与江北新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本月,位于江北新区生物医药谷的北大分子医学南京转化院已经交付使用。这座大楼分为三层,紧靠另一家新型研发机构——人源化模型与药物筛选创新技术研究院,这也是未来南京转化院的合作机构。 

“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新区速度’,从选址到设计、从施工到装修,整个过程我们充分感受到了新区的干劲和诚意。”南京转化院运营团队负责人杨帆博士介绍,我们对实验室的装备要求很高,新区充分尊重科学家意见,搭建起脑科学领域的高通量公共服务平台和药物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其中,脑科学领域的高通量公共服务平台将构成世界首创的体系化服务,在平台建成以后,将吸引全世界的科学家来新区运用该平台开展脑科学研究。

“新区速度”让人赞叹,但起初,双方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2018年1月15日,罗群带队赴北大对接,双方初步确立了合作意向。随后,双方对南京转化院的顶层设计产生了分歧。 

“北大团队的初衷是设立一个传统的研究院所,采用政府拨款资助方式开展科学研究。”江北新区科技创新局局长方靖介绍,后来我们反复与他们沟通新型研发机构的体制机制优势:市场需求能够激发科研活力,制度设计能够体现科研人员的劳动价值,金融资本能够加速成果转化,公共技术平台能够快速形成聚合效应,政策体系能够全方位支撑研究院发展……最终,新型研发机构模式得到了团队的认可。

谈起签约过程,“吃包子”的事给程和平留下了深刻印象。“2018年4月13日下午,江北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潺嵋带队来北大,和我们在办公室内逐项推敲新型研发机构的制度安排和实现路径,所有人忙着讨论合作细节,全然忘记还没吃晚饭。最后我们点了包子外卖,大家一边啃包子一边谈协议,直到晚上11点才结束。”程和平笑称,就是这顿包子,让合作圆满了。

3 脑园药园协同驱动

目前,南京转化院正在“高端生物医学成像装置”和“重大疾病创新药物研发”两大方向上深入探索,打造由脑园与药园双园协同驱动产学研融合的新型研发机构,承载转化医学的探索与实践。

方向一 “高端生物医学成像装置”,探索人类大脑的秘密 

人类大脑仅有1400克重,但它却如同一个小小的宇宙,包含了百亿级神经元和百万亿级的神经突触。要揭开大脑的神秘面纱,成像技术是其中的关键。

2017年,程和平领衔的跨学科团队实现了双光子显微镜核心部件的微型化。“在此之前,双光子显微镜只能观察麻醉的或者固定的动物。而现在,经过训练的小鼠可以戴着只有2.2克的探头自由活动。”北京大学分子医学南京转化研究院脑平台主任赵婷博士表示,这意味着研究者可以对自由状态下实验动物进行长时间的观测,无疑将开启脑科学研究新范式。

这一“利器”一经问世,迅速震惊了世界,斩获2017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2018 Nature Methods年度方法等多项殊荣。 

目前,这一项目已经在江北新区开始运营,北京大学分子医学南京转化研究院脑园已形成高通量动态脑成像平台、脑信息处理院士工作站、生物医学显微成像设备公司的“三位一体”功能布局,将服务于药物开发企业、神经生物学科研机构、国际/国际大科学计划项目。 

“江北新区也顺势启动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产业技术创新计划,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高校正在加入新区脑科学研究联盟。”罗群表示,未来,脑科学研究将成为新区大健康产业的新名片,甚至转化为地区和国家尖端科技、产业竞争的硬实力和软实力。

方向二 “重大疾病创新药物研发”,有望研发出脱发顽疾的治疗抗体 

与此同时,南京转化研究院还聚焦重大疾病的“大品种”一类创新药及干细胞与心脏再生药物的自主研发,搭建成果孵化创业公司,打通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 

和其瑞医药有限公司是转化研究院成立后迅速引入的孵化企业。上月,和其瑞医药有限公司宣布与世界知名药企拜耳公司签署独家许可协议,在全球推进靶向泌乳素(PRL)受体单抗的开发和产业化,这是拜耳公司首次将全球首创新药知识产权许可给一家以中国为基地的新创企业。 

泌乳素(PRL)受体的单克隆抗体初始研发适应症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实验中却意外发现它有显著的促进毛发生长功能。肖瑞平教授领衔的科学家团队,在亚洲独有的红面猴模型上验证了雄性素源性脱发适应症。“更令人欣喜的是,这批实验红面猴只长头发不长毛发,在抗体洗掉3年后,头发依旧茂密,这是一项多么令人振奋的结果!”肖瑞平说。

作者:朱晓露 鲁舒婷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