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南大系作家:在宁筑起南方文学高地

2019-05-24 07:2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20190524B03_pdf

点击查看风雅秦淮·书香整版详情

在南大,既有以叶兆言、赵本夫、储福金为代表的作家,也有以丁帆、王彬彬、张光芒为代表的文学批评家。在近日召开的南京大学校友小说创作研讨会上,包括叶兆言、赵本夫、储福金等在内的全国各地南大校友作家与特邀评论家60余人齐聚南大仙林校区,共同参与、探讨小说的相关活动和问题,“南大系作家”概念被正式提出。

南大作家有自己记忆的特点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南京大学文学院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无数著名学者和名家曾在这里执教,培养出大批优秀人才。近几十年来,一批又一批作家从南大文学院走出,在江苏乃至全国文坛产生重要影响,形成了独特的“南大系作家”。 

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海南师大教授毕光明从文学地理学的角度分析“南大系作家群”和“江南写作”时说,“江南写作的风格是多样的”,“南大作家有他们自己记忆的特点。” 

以《卖驴》《天下无贼》等作品为众人所熟知的赵本夫,是南大作家班的第一期学员,包忠文等老南大人的风范一直在影响着他。 

叶兆言认为,自己的根在南大,“没有母校就没有我的今天。”他说,与小说创作相比,南大一向更看重做学问,但自己恰恰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开启了自己的写作之路;叶兆言的女儿叶子当年也是少年成名,凭借的正是写作,如今回到南大执教,从事比较文学研究。 

南大的创作传统兼容并包,既有赵本夫、叶兆言等主流写作方式,也有类型小说的创作者。程千帆的外孙女,现在广州暨南大学任教的张春晓的武侠梦就起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南大。其时,南大中文系的办公楼就在当年赛珍珠居住的“小白楼”,张春晓在这里开始了武侠小说的创作。当时,“班上武侠创作之风浓厚,男生爱古龙,女生喜欢的则是金庸和梁羽生,署名‘全庸’多是男生捉刀所为。”张春晓回忆说。此后,张春晓的创作则是不断追梦的过程,无论是本科毕业,还是在写博士论文,甚至是到哈佛访学,她都坚持在一个阶段完成一部小说。 

除了小说,南大作家在其他文体上的创作也多有建树,正如江苏文学院执行院长吴俊所言,南大系作家群体的出现,既有一定体量的作家和作品的规模,也有标志性的作家作品。至于全域性的写作,则已做到“各种文体都有”。 

比如在儿童文学领域,因《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等作品颇受小朋友喜欢的郑春华、现居德国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程玮、江苏少儿出版社编辑章红,等等,都曾受过南大的熏陶和滋养。 

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双峰并峙

江苏是文学大省,以当代文学为例,经年形成了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高峰并峙、双翼齐飞的格局,这也被人誉为“共和国文学史上罕见的文学彩虹现象”。 

在文学批评上,南京与北京、上海三足鼎立,在此背景之下,南大则涌现出丁帆、王彬彬、张光芒等在全国都响当当的批评家。 

在梳理南大校友小说创作的成就、弘扬南大校园写作传统之际,参加此次南大校友小说创作研讨会的嘉宾们则围绕精神寻根、思想求实、理想追梦等主题,考察小说百年发展的历史,探讨当下小说创作存在的问题,用毕光明的话说,“自己的学术团体研究自己的创作队伍,是南大独有的”。 

在赵本夫看来,中国当代最优秀的文学作品和世界文学是同步的,也必然会从中产生一定的经典。他分析,今天的中国是个充满变革的大时代,各种理念情感往往交织在一起,这就为伟大理念的诞生提供了营养。 

赵本夫说,作家需要发现生活,读者、批评家和翻译家也需要发现作者,“即便这部小说的作者或许没有什么名气。” 

针对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的问题,赵本夫说,紫金山在南京伫立了一万年,一点也不封闭,也不寂寞。同样的,文学艺术既需要交流,更需要阻隔而独立生成。“如果文化交流的结果最终都导致同质化,这个世界会索然无味,我们进行国际文化交流,是因为人在旅途只是为了看见另外一种风景。”赵本夫表示,一个作家一定要找到自己,忠于内心,保持自由的灵魂,做到有尊严的写作。 

面对如何写好小说等实际操作问题,毕飞宇、叶兆言等大家和与会校友小说家进行了交流。王彬彬认为,好的文学作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保持对人性的好奇,对语言的敏感性,以及相对稳定的价值观。 

毕飞宇到南大任教后,捧出了文学教育作品《小说课》。他认为, “对创作来说至关重要的小说思维,绝非条分缕析。用逻辑思维讲小说,是对小说思维最大的破坏。” 

作为老一辈作家,储福金与江苏多位老作家多有交集,受他们的感召,他借“文学之船”的概念强调,文学有其一定的主体性与包容性,文学可以包容很多东西,能够融汇政治、人生、哲学、甚至宗教,其表现力度是与圆融程度成正比的。

决定作家精神风貌的是文化土壤

会议举办了两场特别活动,一个是根据赵本夫《天下无贼》和叶兆言《花影》改编的戏剧《大剧作家:纸上传奇》的专场演出,由南大著名教授吕效平指导;另一个是“2019·南京大学小说之夜”,让小说家诵读自己的作品。 

别开生面的组织方式、原创性的艺术形式,以及由此延展开的话题和浓厚氛围,让《钟山》主编贾梦玮对“诗在北大,小说在南大”有了更深的认识。 

作为一名有着20余年编辑经历的文学从业者,贾梦玮看到很多有天赋的青年作家处于野蛮生长状况,最后却总是缺少一定的高度,甚或欠缺一定的文学技巧。在他看来,大学对作家的培养有不可替代之功,从人文情怀、艺术素养,对作家的成长都大有裨益。 

那么,被毕光明认为“在文学与社会互动的研究方面所作的贡献极为突出”的南大,为什么更利于小说的成长? 

“南大一直被评论界视为南方的一个精神高地,不能想象,没有南大的江苏文学是什么样子。”贾梦玮认为,决定一个作家精神风貌的,就是文化土壤,而作家在这土壤中成长起来,最终也组成了江苏的文学氛围。 

江苏文学院执行院长吴俊则认为,在南大,大家有着很强烈的认同感,包括对南大、对文学、价值观的理念的认同。正如张春晓在回忆中追溯起来才发现,自己喜欢武侠小说是有很多渊源的,原来,她的外婆、著名教授沈祖棻一直在从事历史小说的创作,曾受南大教授汪辟疆的指导,“很多东西已经植入了骨髓中。” 

在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徐兴无看来,让作家们重返母校,回到自己的文学之路的起点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作,把自己的理论和反思反哺母校,意为“寻根”;“求真”是要求作家要扎根大地、扎根人民,培养自己的思辨力和多元化的价值观,反思一切;“追梦”则是把人们的“白日梦”写出来,“作家应该代整个人类写好白日梦,写出他们已有的梦,也要写出他们想做的梦。”

作者:王峰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江北大道近在眼前,却像隔了万水千山。眼看着路现在快修好了,为了这一天,我们等了8年。”陈同义说的这条路,即纬八路(天华西路)东延工程,是江北新区打通“断头路”的一号工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