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兼容并蓄中发现南京之美

2019-05-20 06:4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生活在南京的你我,能否发现这座城市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美? 

去年来宁的苏格兰教师库勒姆说:“南京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仍能让人享受宁静和独处的大城市之一……它无疑是一座现代化城市,但有一种古老的韵味,这座城市的历史遗韵使建筑与自然环境很和谐。” 

这段话出自15日《环球时报》转载的一篇外媒报道。文中写道:从北京西路周边的民国时期低矮建筑,到新街口四周的摩天大厦,再到浦口区周围遍布简陋房屋的蜿蜒小巷,南京拥有各种风格的建筑群……这种新旧并存在其他城市或许看着扎眼,在南京却很“搭”……南京的节奏不同于熙熙攘攘的北京,也不同于极其新潮的上海,而是新来者乐于接受的平和折衷。 

在外国友人看来,“多元”令南京独具魅力。回顾南京的历史,“包容”就是一个贯穿始终的关键词。如今,这一特质内在地体现在南京人的性格、口味和习俗上,外在则表现为多姿多彩的建筑类型与自然景观。城市中心有江、有山、有湖,有古迹,是先天的资源禀赋;风格各异的街巷建筑得以保留,幽林碧水得以存续,则是后天维护之功,呈现于今的兼容并蓄着实难能可贵。 

曾有人感叹,中国多数城市都可称得上历史悠久,能让人看出历史底蕴的建筑却不多。在城市更新的进程中,不少地方风格相似的高楼大厦和人造景观越来越多,固然光鲜,却难免千城一面,带来审美疲劳。近年来,各地在文物保护方面多有共识,但对待50年以上历史建筑的态度各不相同,对待更“年轻”建筑的分歧就更大了。 

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说,每座建筑都包含一段人类生活的历史,这些隐性的基因与密码造就了风格各异的建筑形态。建筑即使够不上文物的标准,也可能承载了某种难以替代的元素,“旧的”“不同的”未必是丑的,反而可能是美的、特别的。东北三江流域的赫哲族人上岸后拆掉了传统的鱼皮屋,硕果仅存的几座如今成为当地最珍贵的景观和旅游资源,就是个典型例子。 

对于文物,推倒重建易,修旧如旧难;对于城市更新,整齐划一易,和而不同难。现代化城市能不能容下低矮房子、老旧街巷,用什么方式留下历史记忆,说到底是如何处理保护与利用、传承与弘扬的关系,体现了城市的智慧、品位与胸怀。如今在南京,不少老旧社区在“微更新”改造中淡化“面子”,把资金主要用在“里子”翻新上。关注民生需求、功能提升,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城市更新理念;而淡化“面子”刚好有利于保护城市建筑风格的多变与多元。 

习近平总书记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说,如果人类文明变得只有一个色调、一个模式了,那这个世界就太单调了,也太无趣了。其实小到一座城市,也是兼容并蓄了各种“色调”与“模式”才更有趣。兼容并蓄不是说城市不能有整体风格和色调,而是要更加展现地方特色、彰显文化辨识度。对于南京来说,兼容并蓄既赋予了城市独特的美,也是使城市格外宜居的“秘诀”之一。这种包容与开放是南京的形象、气质和能力,也是南京面向国际、面向未来的一项优势。提升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顺应群众品质需求,遵循城市发展规律,保持并彰显这一优势,“美丽古都”一定会焕发出更加迷人的风采。

作者:吴云青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