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上海一健身会所:4000元两年期会籍卡只退3元

2019-05-13 16:00图文来源:新民晚报

近期,虹口区水电路上R+健身游泳会所的多位会员遇到一个共同问题:原私教已离职,新服务不如意,退卡难如愿——有会员去年3月办的4000元两年期会籍卡,被告知只能退3元!记者今天上午了解到,虹口区市场监管部门已于一月前受理该案,将在法律规定的60天期限内处理,包括合同是否涉及“霸王条款”等。

会员张先生:“七除八扣”后只能退3元

去年3月,我在这个R+健身游泳会所办了一张4000元的两年期会籍卡。办完会籍卡后又办了私教卡。去年6月,我在原私教课程还剩十多节的情况下,又花12600元续了36节私教课。没想到,今年4月私教离职了。我的私教课还剩18节没上。

我是冲着这位教练办的私教卡,私教离职后就想退会籍退私教卡课。一开始,会所方面说私教没离职,不能退;然后又说经理不在;接着又称经理不让退;最后干脆说合同有约定:因个人原因不能退。

我发现合同上没有这样的约定,接下来,跑了一次又一次,投诉了一次又一次,才终于等到了可以退的答复。

但他们说,会籍费中40%是销售提成,要扣除。剩余款项中,要按原价计算扣除已消费项目。算下来最后只能退3元。

而私教课费用同样“七除八扣”后只能退1000元。

我感觉不能接受。

会员金女士:不退费遭私教“洗脑”

我的遭遇比他们更奇葩。

我即将结婚,到这里健身是为了塑形。郑先生离职后,会所先给我换了一个康复型教练,我不满意,又给我换了另一个。她一开始说先试半小时,我觉得合适后再开始计算私教费。试了半小时我觉得还可以,就继续上。结果,继续上的半小时就算成了一小时。接下来一次,那个私教再教我时就要我买“拉伸课”私教。从晚上9点半给我“洗脑”一直“洗”到10点半。我不敢再去了。

我想退剩下的私教费,郑先生离职时告诉我还剩13节课,可那个教练说系统里只有9节。怎么会差这么多?

会员倪女士:退费险变欠费

我的私教卡5600元,扣25%手续费就是1400元;按原价(450元/节)计算我已经上的8节课,要扣3600元,这样一来,只能退600元了。要是多上两节课,就要倒欠人家钱了。

《私教协议》

据了解,该健身会所里,郑先生教过的会员,有28个想退剩余私教课,有的还想退会籍。但未能如愿。

记者看到几个会员提供的《私教协议》格式文本上,专门有“教练”一栏,该栏后都有教练郑先生签名。但对学员实现私教服务权益的教练,《私教协议》下的《私教章程》格式条款又要学员接受教练离职情况,并赋予会所更换教练的权利:“如原定私人教练无法提供指导,R+健身游泳会所有权另行安排合格教练代替”。同时限制会员:私教课程“不得转让他人和退换抵用其他消费”。

这些条款夹在其他条款之间,都没有以特别字号、字体或颜色的形式呈现出来。多位会员说,原来虽签了字,但都未看出来。

会所解释

记者5月10日现场采访后,第二天接到了R+健身游泳会所店长级负责人刘先生回电。

刘先生说,教练离职后,有的客户已经退了卡(扣掉正常手续费)。之所以要扣手续费,是因为售卡后,教练或会籍销售员要拿提成——主管、经理、店长都要拿。而且根据所售价格和销售指标不同,所拿提成比例不一样——有的为卡面金额的20%,最高的为卡面金额的30%,所以,退费手续费也不一样。

刘先生辩称,如果不这样,可能会出现教练或会籍销售员让亲人朋友先买卡后退卡的情况,出现教练或会籍销售员拿到提成,客户“全身而退”,会所亏本当“冤大头”的情况。

刘先生否认会所有“最低30节起售私教课”情况,称“如果顾客需要,一节课也卖”。

律师说法

昨天下午,张先生等告诉记者,会所仍没给他们说法。他们将会所的计算称为“云计算”——让会员云里雾里的计算。他们最早于4月3日投诉后,于4月9日接到虹口区市场监督局的回复:“经审查后决定受理”。这一回复得到了虹口市场监督部门的确认。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星海律师认为,会员产生退私教课的想法,是因为他们的私教教练离职。在买私教课时,会所与会员都已明确指定私教教练为郑教练。如果因为郑教练离职,会所要给会员换教练,属于合同实质性条款的变更,应该取得会员的同意。

如果会员不同意,双方协商不成,此时因为会员指定会所提供私教课服务的教练离职,会员上私教课的根本目的无法实现,会所应该无责解除合同,全额退还会员剩余的私教课学费。

至于“退费不成遭打压”的情况,如果会所不能按约定提供服务,属于违约,会员可以要求会所承担违约责任,情况严重的,还可以向会所主张惩罚性赔偿。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R+健身游泳会所的经营方为上海梵斐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由于存在“其它卫生计生领域的行政处罚事项”违法行为,这家企业于2018年9月5日被虹口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罚款2500元。同时,这家企业并未出现在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名录中。而根据规定,销售预付费卡应向单用途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报送有关信息,否则,由单用途卡行政执法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的,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2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

作者:罗水元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在南京,涉及鸭子的订单占整体订单的比例,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均高于全国其他城市:在白天,南京鸭子订单占到6.8%,而全国平均是5.4%;在深夜,南京鸭子订单占到7.6%,全国平均水平则是6.6%。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