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许知远推出转型力作《青年变革者:梁启超》

2019-05-07 14:47图文来源:南报网

南报网讯(记者 解悦)5年磨一剑,许知远推出转型力作《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回访历史现场,状摹青年梁启超的希望与挫败,复活时代的细节与情绪,展现几代人的焦灼与渴望、勇气与怯懦。

《青年变革者:梁启超》讲述了梁启超从出生到变法失败的早年岁月。本书是许知远的转型之作,也是一部富有雄心的作品。许知远冀望这部还在写作中的三卷本,成为“一部悲喜剧、一部近代中国的百科全书,复活时代的细节与情绪,展现出几代人的焦灼与渴望、勇气与怯懦。”

为撰写此书,许知远阅读了大量的史料和研究成果,以保证“言之有物、言之有据”;同时以“理解之同情”和“当代意识”书写历史与人物,文字有温度,也有深度;写法上也多有创新,叙事准确而流畅,现场感极强。

著名学者葛兆光评价本书时说,“许知远阅读史料体验那个时代的心情,借助想象重塑那个社会的生活,通过将心比心的感受复活梁启超的生命历程,并尝试着以梁启超式‘笔端常带感情’的写法,写出梁启超和他的时代,也写出中国那一段风云诡谲的历史。”

重回历史现场,寻求历史与现实的关联

许知远对过往那段波澜起伏的历史拥有深刻的体认。作为曾经的媒体主笔,他深知进入历史现场的必要性。因此在搜集、阅读了大量史料和研究著作的同时,许知远从广东新会茶坑村,到广州万木草堂,再到北京、上海及至日本横滨,一路追寻梁启超的足迹,以寻求历史与现实之间隐秘而有韧性的关联。

许知远在茶坑村散步,品尝陈皮制作的各种菜肴,夏日午后在残留的万木草堂发呆;在衰落的上海福州路上想象报馆与青楼林立的昔日繁盛,在夜晚的火宫殿小吃摊上,猜测梁启超抵达长沙的心情;或是在北京法源寺外闲坐,想象他与谭嗣同、夏曾佑热烈的青春……历史的现场已经面目全非,想象也不尽可靠,但个体的情绪心思却是可以相通的。用想象激活史料,时代的细节和情绪也因此复活。

“笔端常带感情”,以“理解之同情”和“当代意识”书写历史

梁启超的文章常常情感热烈,纵横捭阖,笔力激荡。他在1900年所作的《少年中国说》中,以人的少年与老年之对比,呼唤一个“少年中国”的诞生,其激越进取之精神令人振奋。本书涉及的时段,正是梁启超人生的前二十五年,他的“敏锐开放、自我创造与行动欲望”,在这一时期展现无疑。而许知远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写作不可避免地带有当代意识,许知远亦然。他认为,梁启超应该“进入全球最敏锐心灵的行列”。作为旧传统与新思潮更迭的亲历者,即便处于现代世界的变局之中,在希望与挣扎中不断摇摆,但梁启超依然以开放的视野不断探索思考,从中国语境出发,回应了很多普遍性问题,对于科学、民族主义、个人精神等做出了独特判断。

许知远说,“那一代人也面临一个加速度的、技术革命与知识爆炸的时代,他应对这些变革时的勇敢与迷惘,激起了我强烈的共鸣”。

怀抱“理解之同情”,撰写者和撰写对象越走越近,历史真实也愈发清晰。学者马勇评价,许知远的人物传记“在很大程度上是写作者的情感投射”。

状摹有血有肉的青年梁启超

作为晚清民初转型时期的重要人物,梁启超兼具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教育家等多重身份,对中国近现代的学术、思想、政治等都产生了无可替代的影响。在许知远看来,“在世界舞台上,他更是被低估的人物,他理应进入了塞缪尔•约翰逊、伏尔泰、福泽谕吉与爱默生的行列,他们身处一个新旧思想与知识交替的时代,成为百科全书式的存在,唤醒了某种沉睡的精神。”

在考察诸多既有历史书写之后,许知远发现,梁启超“至关重要却又面目模糊”。这大约与中国传记写作传统有关,对个人行谊的记述,往往被融入历史的潮流之中,较少情感和情绪。梁启超虽是时代和思想的开拓者,影响力时至今日都清晰可见,但对其日常与情感,内心挣扎与交游细节却较少得到深入的展现。本书正是对这一方面的有益补充。 

作者:解悦责任编辑:刘阳
关于许知远梁启超的新闻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