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粉丝追星挤碎机场步道玻璃 扰乱秩序谁担责众说纷纭

2019-05-07 09:02图文来源:法制日报

“一早不到8点就到了,全是人,简直比春运还夸张。”4月20日早上,在上海上学的小布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定位是上海虹桥机场。这一天,有16名艺人出入虹桥机场,机场的粉丝量达到近期巅峰。

粉丝追星挤碎机场玻璃警方呼吁理性文明追星

机场追星缘何停不下来

“一早不到8点就到了,全是人,简直比春运还夸张。”

4月20日早上,在上海上学的小布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定位是上海虹桥机场。这一天,有16名艺人出入虹桥机场,机场的粉丝量达到近期巅峰。

当晚,自动步道的玻璃在承受了一天与之不相符的“重担”后,碎了一地。

此次虹桥机场玻璃挤碎事件发生后,公安部新闻中心、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中国警方在线”发微博呼吁“理性、文明追星”,并明确“扰乱公共秩序、侵犯人身权利等违法行为,依法可处行政拘留并罚款;严重者追究刑责”。

但《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手机党、站姐、代拍的出现,让机场的粉丝生态渐趋复杂,也使机场追星行为变得越来越不理智。同时,艺人也很难放弃这个“舞台”。未来的机场,虹桥一幕能否不再上演,或许还是个问号。

粉丝接机扰乱秩序

谁该担责众说纷纭

“别挤了”——在小布的描述里,这3个字是4月20日虹桥机场拥堵人群最突出的声音。

当日视频显示,上海虹桥机场内人山人海,其中不少粉丝举着追星的牌子和摄影设备。有目击者曾向媒体反映“感觉像春运又来了”。

对于被挤碎的玻璃,据民航业内人士称,有可能是人员冲击造成的,也有可能是镜头等坚硬物体碰撞造成的,所幸无人员受伤。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近年来,随着“流量明星”出现,其粉丝数量急剧扩张、需求扩大,大量出售航班信息的黄牛应运而生,自发性的接机行为就此在饭圈风行开来。

2018年5月7日,上海虹桥机场的20多名粉丝为了追随某偶像团体,自行购买机票全程追随,甚至出现了不验票直接冲撞的举动,造成航班被迫延误两小时。起飞后,一部分位于经济舱的粉丝又齐刷刷奔向头等舱,航班落地滑行时不听安全劝阻,起身围堵在机舱的出口处,严重扰乱航班秩序;

2018年5月10日,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的国航CA1549次航班,因粉丝干扰迟迟无法起飞……

近年来,粉丝追星的行为越来越疯狂。

据央视新闻报道,仅首都机场T3航站楼,2017年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共有20起;2018年1月至7月,有记录的粉丝警情共有7起。

不少网友提出疑问,“如何规范粉丝公共场所追星行为?”“当粉丝的行为扰乱公共秩序或者破坏公物后,谁来买单?”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破解“谁撞碎了虹桥的玻璃?”这一谜团,粉丝圈将当天艺人的行程公开,一张当日经过上海的的明星行程图广泛流传,各家粉丝都试图将“爱豆”与此事撇清关系。

据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介绍,目前,接机活动的组织多为两种情况,一是粉丝接机是明星所属公司或者工作室组织的,这种情况下,公司或者工作室就是法律条文中所说的“活动的组织者”,那么应由公司或者工作室来承担机场损失的赔偿责任;二是粉丝接机是自发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损失的赔偿责任理应由接机粉丝承担。

“粉丝接机扰乱机场秩序,甚至破坏公共财物的,轻则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重则面临行政处罚、刑事处罚。”北京律师徐莹告诉记者,根据侵权责任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进行相应的处罚,“粉丝追星应当注意公共道德,如果粉丝接机活动本身组织是合理的,同时并未影响他人以及公共秩序,那就是无可厚非的个人行为,并不违法。”

粉丝生态集中爆发

追星乱象屡禁不止

有媒体称,追究是谁的粉丝引起了虹桥机场事故,或许已经没有意义,这次事故是一次“机场粉丝”生态的集中爆发。

记者在网络上输入关键词“明星航班行程”,随即便搜索出一些贩卖明星私人信息的网络卖家,这些卖家会在微博上发布明星出行的时间和地点,想了解具体的航班信息,需要私信卖家。据了解,粉丝们花不到20元就能轻松获取到自家“爱豆”的航班信息,如果有相熟的黄牛,还能打折到10元以下。

刷关,也是粉丝机场追星常用的手段之一。粉丝得知明星的航班信息后,购买相近时间段的机票,通过安检,陪同明星一起候机。把明星送上飞机后,再出来退票,只损失二三百元的退票费。

为何粉丝们越来越热衷于机场接机?小布解释称,因为性价比高。

“不少粉丝还是学生甚至未成年人,可以用在追星上的钱并不多,机场接机花费就是百元左右,比起那些动不动就被炒到上千元、还与自家‘爱豆’有一段距离的演唱会内场票,还是来机场更划算。”小布说,如果运气好,在接机人数少、经纪公司允许的情况下,还可能和“爱豆”聊天、合影并索要签名,“这可是演唱会不可能有的待遇”。

记者查阅相关条例发现,2018年7月11日,民航局已发布《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其中主要指出了三点具体的管理方向:防止泄露知名旅客信息;强化机场秩序,避免粉丝大量聚集;杜绝粉丝机上扰乱秩序行为。此外,民航局在相关规定中明确指出,“堵塞、强占、冲击值机柜台、安检通道、登机口(通道)”等行为,有可能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或被追究刑事责任后列入特定严重失信人。

“明星航班信息泄露涉及网络安全、个人信息保护、商业秘密保护等问题,轻则侵权,重则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应该追究刑事责任。”朱巍认为,在粉丝经济日益增长的情况下,这种新经济业态理应加强监管。

粉丝经济大行其道

热闹背后各有所图

在机场的粉丝中,除了拿着手机簇拥在明星身边拍照录像、数量庞大的粉丝“主力军”外,还有不少端着专业相机、戴着黑口罩的人,他们一般被称作“站姐”“站哥”,即开设明星图博、站子的粉丝。他们的职责是记录明星的每一次行程,拍摄下来修图后发在网络上,通过美图吸引、巩固粉丝。

“在这次虹桥机场事件中的所谓粉丝里,肯定有真正的粉丝,但一大部分是站姐和代拍。真正的粉丝去接机,根本挤不过代拍和站姐。”小布说。

一位站姐Li向自媒体毒眸透露,代拍一般分为三种:“一类是站姐在追活动、机场的时候,顺带拍队友以及当天参加活动的其他艺人;一类是兼职挣钱,接到单子就去机场;还有一类是专业代拍,每天都在机场,拍到谁都马上在群里出。”

一个站姐能赚多少?据业内人士透露,如今,不少饭圈内部都有关于代拍的微信群,群内由代拍发布、接单,站姐买图,供需关系稳定、交易娴熟。

据自媒体毒眸披露,长年累月的拍摄,令站子们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他们会将积累的图片进行调色排版,打印制作成PB(photo book),在owhat等App进行贩售,在饭圈中口碑好、修图技术高的站姐,甚至会被吹捧成“神站”,购买“神站”PB的粉丝也会更多。

PB的印刷成本不高,大多定价低廉。有些站姐只收邮费,但也有些站姐通过贩售PB牟取高额利润。朱一龙白宇的双人站“肆月山河”就曾经以单价149元、销售量超过1.6万件的PB获得了超过245万元的收入,虽然这些收入事后已经全部退还,但在当时仍然引起了不小的舆论风波。

“年初,某个只有两三千粉丝的站子,打着公益应援的名义卖了200多万元销售额,利润应该是150万元至200万元,做公益花掉50万元,最后剩下的钱落到谁手里呢?”小布说,“后来这个站子被扒出来,基本没有追过明星的活动,图片是从某图库中下载的。”

有业内人士称,机场对于很多艺人来说,也是重要的“阵地”。

“最核心的就是艺人的穿着带货,时尚品牌尤其是服装品牌的露出,让机场秀成了品牌的秀场,很多明星都在抢夺‘带货王’称号,背后利益是经纪公司很重视的。”一位艺人宣传告诉记者,“这是一个怪圈,粉丝是爱,代拍为利益,艺人、经纪公司可以扩大曝光度从而提高商业价值,每一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这可能也是机场追星停不下来的原因。”

作者:赵丽 董佳莹责任编辑:邢宝文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现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来到南京,在南京市社科联、南京市社科院与秦淮区委宣传部共同举办的“金陵智库-名家讲坛”中,作题为《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报告。[详细]